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62章 暴風雨之夜

第62章 暴風雨之夜

書迷正在閱讀:
“我們是啥關系,好像輪不到你管吧,你又是誰?”夏陽覺得這個人明顯是不懷好意,看樣子有點找茬的意思。【舞若小說網首發】

  “我是吳良,何小雅的男朋友,現在知道了吧,告訴我,何小雅在什么地方?”吳良趾高氣揚,怒氣沖沖的吼道。

  “我哪兒知道,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夏陽懶得鳥他,可沒聽說何小雅有什么男朋友,再說那樣溫柔如水的美女,而且也不像是缺錢的主兒,會找吳良這樣的滿身銅臭氣的男朋友嗎?

  “小子,我可警告你,最好帶我去,否則有你好看。”吳良怒吼了一聲,沖過去打算拉住夏陽,可是發現夏陽跟木樁一樣,巋然不動,他憋足了勁也沒有一點用。

  夏陽伸手輕輕一推,吳良就一個趔趄險些倒在了地上,急的火冒三丈的。

  “差點把我衣服扯破了,你這人也真是的,拉拉扯扯的像什么話。”夏陽白了吳良一眼,伸手在身上彈了彈,一副嫌棄的樣子。

  吳良好搖搖晃晃的好不容易站穩,打量一下夏陽皺巴巴的衣服,冷笑道:“就你這破衣服值幾個錢,老子馬上給你一萬,告訴我何小雅在哪兒?”

  隨即吳良就拿出了一疊錢來,在夏陽眼前晃了晃,見夏陽伸手過來接,一副看不起的樣子,好像自己已經勝利了。

  豈料夏陽把錢直接扔了,漫天飛舞的,不以為然道:“這點錢就想打發我呢,我又不是要飯的,路在那邊,趕緊走吧。”

  “兔崽子,我看你是活膩了,知道老子是誰嗎?”吳良很惱火,沖過來就揪著夏陽的衣領,朝上面一提。

  夏陽依然沒動,吳良卻身子騰空飛起來了,哐當一聲落地聲,摔了個四仰八叉的。

  “沒摔著吧,動手動腳的做什么呢,自討苦吃。”夏陽好笑起來,搖了搖頭。

  “我弄死你個混賬東西。”吳良從車子里抄了一根棒球棍,怒吼著朝夏陽砸了過來。

  嘭的一聲悶響,棍子斷了兩半截,夏陽只是動了動肩膀,啪的一巴掌扇過去,吳良嚎叫著栽了個跟頭,爬在地上,一個狗吃屎,掙扎了起來。

  “這可是你要動手的,我可不客氣了。”夏陽把半截棍子撿起來,踩著吳良的腦袋,就要砸過去。

  “住手,夏陽,不要,你會傷著吳良的。”何小雅聽見了動靜跑了出來,及時的喊了一聲,好像很緊張的樣子。

  夏陽回頭看了看,松開了吳良,原本他也只是想嚇唬一下吳良的,自然不會真動手,否則的話,吳良早就昏迷不醒了。

  “這人你真認識呢?”夏陽把棍子扔了,點了一支煙抽起來。

  “嗯,你們怎么打起來了呀?”何小雅皺眉,過來看了看吳良,撇撇嘴說道:“你沒事吧?”

  “小雅,可算是見到你了。”吳良笑的比哭喊難看,起來拍了拍自己華麗的衣服,只可惜已經滿是灰塵了。

  “你來做什么?怎么找這里來了?”何小雅眉眼間掠過一絲復雜的思緒。

  吳良憎恨的瞪了夏陽一眼,很快又笑呵呵的望著何小雅說道:“小雅,我好不容易才打聽到你來這里了,怎么你也不打聲招呼呢,讓我好找。”

  “噢,你有事嗎?”何小雅淡淡的問道。

  “我專門來看你的,等會兒。”吳良說著就去車里,拿出了幾個盒子,打開后,盒子里閃著幾道金光,居然是一套金銀手飾。

  何小雅瞥了一眼,明顯有點厭惡,擺手道:“吳良你什么意思?”

  “送給你的呀,你喜歡嗎,我給你戴上,這可是我親自挑選的,應該很配你的。”吳良喜滋滋的,先取出項鏈,打算給何小雅戴上。

  何小雅退后了幾步,搖頭道:“我不要,你拿走吧,如果沒有其他的事,你就走吧。”

  吳良很尷尬,卻不依不饒,堅持道:“小雅,你不戴上,我是不會走的,你知道這段時間我不見你,是朝思暮想,吃不下睡不香的,我的心都快死了,好不容易才見到你,我覺得是老天賜給我的緣分……”

  “真是多情的人,哎。”夏陽沒等吳良說完,冷不丁的冒了一句。

  “你說什么?小王八蛋,你再說一遍試試看?”吳良咬牙切齒的沖著夏陽吼。

  夏陽不慌不忙道:“我要是你,不會厚著臉皮在這里了,眼看也要下雨了,回家洗洗睡吧。”

  “夏陽,你是不是想找死,我……”吳良捏著拳頭,想過去動手,可是想想剛才吃了虧,只好忍住,“老子現在不動你,有本事你給我等著,改天我不叫人打好你。”

  “吳良,你說什么呢,別在這里胡鬧了,你走吧。”何小雅失望的喊道。

  “小雅,怎么說你我相戀一場,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你和這個夏陽到底什么關系,你居然維護他?”吳良幾乎惱羞成怒了。

  “沒什么關系,再說,也輪不到你管。”何小雅看了看夏陽。

  吳良碰了一鼻子灰,不過還是很不甘心,苦笑道:“小雅,你真的不愛我了嗎?”

  “誰愛你,吳良你別胡說八道,我們本來就沒有什么關系,你走。”何小雅氣惱道。

  “怎么沒有,你忘了,都忘了嗎,你不能喜新厭舊。”吳良焦急起來,朝何小雅沖過去。

  沒想到腳下被絆住了,撲通一聲栽了個大跟頭,隨即身子飛起來,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飛出去老遠。

  很明顯,這事是夏陽做的,他實在看不過去了,搖搖頭說道:“走吧,你怎么比我臉皮還厚呢,何小雅都說了幾次了,你沒聽見?”

  “好,你們給我等著,我不會善罷甘休的,我會讓你們后悔的。”吳良憤憤不平的,狼狽不堪的回到了他的跑車里,狂按了幾下喇叭,灰溜溜的開車離開了。

  何小雅總算松了一口氣,只是嘟著小嘴不高興。

  夏陽笑了笑,問道:“怎么,這人真是你男朋友,還是前男友?”

  “亂講,什么都不是,他就是一個癩皮,真沒有想到會追到這里來,討厭死了。”何小雅一臉愁苦的樣子。

  “噢,其實你也不必那么緊張,就算是也沒有關系。”夏陽輕描淡寫的說道。

  “你什么意思?我哪兒緊張了?”何小雅委屈道。

  “你也沒必要跟我解釋,我只是看他不順眼,給他一點教訓而已。”夏陽聳聳肩,轉身打算走,卻發現何小雅很不高興。

  “你不會是被吳良嚇到了吧?放心吧,改天他要是還敢糾纏你,我替你教訓他。”

  何小雅嘆息一聲,憂心忡忡的說道:“我倒不是擔心他對我怎么樣,而是對你怎么樣,要知道他可不是個簡單的人,你得罪了他,還動了手,怕是會來報復你。”

  “為什么那么關心我?”夏陽意味深長的問道。

  “我,我們是朋友嘛。”何小雅臉紅了。

  “噢,沒事,他要是還敢來,一樣被我趕回去。”夏陽滿不在乎的樣子,隨即看了看地上的那些錢,喊了一聲道:“誰掉錢了,快來看啊。”

  他這一吆喝,好多村里人都過來了,見到地上都是散落的鈔票,連忙哄搶起來。

  何小雅咬著嘴唇吃驚的瞪大了眼睛,卻發現夏陽笑著離開了,不免惆悵起來。

  夜色降臨下來的時候,一場雨嘩啦啦的下個不停,緊跟著就是電閃雷鳴的。

  沒多大會兒功夫,屋里一片黑暗,燈熄滅了。

  何小雅摸著手機,接著幽暗的光,過去試了試開關,發現沒動靜,看樣子是停電了。

  她回到房間準備睡下的時候,聽見窗戶上有動靜,這窗戶靠著后山,發出吱嘎的響聲,讓人毛骨悚然的。

  何小雅怔了怔,還以為是窗戶沒關好,下意識的過去瞧了瞧,突然發現有一道黑影晃過去,借著一道閃電,一個猙獰的人頭出現在窗外,瞪大了空洞的眼睛,露出詭異的笑容。

  何小雅嚇的啊的一聲尖叫起來,迅速的后退,幾乎是跌坐在地上了。

  夏陽在一樓正準備睡下,聽見動靜,迅速的跑到了二樓去,敲了敲房門問道:“怎么了?”

  “夏陽是你嗎?”何小雅把手機摸起來,哆哆嗦嗦的過去,連忙打開了門。

  夏陽還沒說話,何小雅直接撲到他懷里去了,渾身都在發抖。

  “怎么了你這是?”夏陽疑惑起來,何小雅身上芳香撲鼻而來,柔軟而溫熱,讓他有點不知所措了。

  “好像有鬼,好害怕。”何小雅指了指窗外。

  夏陽瞥了一眼,什么都沒有,他打開了窗戶,朝夜幕里看了看,后面是山林,大雨滂沱,沒有什么可怕的東西,憑著他良好的夜視能力,也沒有任何的發現。

  “你不會是看錯了吧,可能花眼了,你可是高材生,農科院畢業的,還信這樣的東西?”夏陽安慰了一番。

  “可是我真的看到了,我沒有騙你。”何小雅緊緊的依偎在夏陽懷里,目露驚恐之色。

  “好吧,算你看到了行不行,不過已經沒有了,你早點睡。”夏陽覺得再爭辯也沒有用,只好拍著她的背,哄勸起來,畢竟是女人,這種天氣,的確讓她吃不消,何況她還是城里的姑娘,在鄉下住不慣也是正常的。

  “我哪兒睡得著,你別走。”何小雅拉著夏陽,似乎生怕他離開。

  夏陽遲疑了一下,扶著何小雅過去坐下,說道:“我不走,我在這里陪你,等你睡著了我再走,行不行?”

  “嗯,這樣最好了。”何小雅心有余悸,始終抓著夏陽的手,緩緩的躺下了。

  夏陽看著她曲線玲瓏的樣子,尤其是這樣的姿勢,難免有點胡思亂想了,不過只好克制,還把蠟燭點上了,屋里亮多了。

  “現在感覺好些了嗎?”

  何小雅微微點頭,放心了不少,這才慢慢的閉上眼簾,只是就在此時,一個驚雷滾滾而來,好些炸響在耳邊,嚇的何小雅直接鉆進了夏陽的懷里。

  ...  <="4();</><=""><="5();</>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