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49章 抓賊

第49章 抓賊

書迷正在閱讀:
“是這樣的……”張麻子如此這般的說了一番,又道:“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夏老板,我接下來該怎么做?”

  “很簡單,你這樣……”夏陽交代了一遍,強調道:“記住了沒有?”

  “記住了,夏老板。【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張麻子卻并沒有走的意思,好像很糾結的,支吾道:“夏老板,這事要是辦成了,你會放過我不?”

  “當然,還會獎勵你,到時候還給點事情你做,你可以跟你的婆娘小翠一起好好的過日子呢。”夏陽笑了笑,不過話鋒一轉道:“但是如果辦砸了,你是知道我的脾氣的。”

  張麻子嚇的一哆嗦,干笑道:“夏老板,你就是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辦砸了,你放心好了,這事一準能成。”

  “行,你去吧,等你的好消息。”夏陽揮揮手,還發了一根煙給張麻子。

  看著張麻子屁顛的的走了,夏陽暗暗捏了捏拳頭,村里的那些眼紅的家伙,一直是自己的絆腳石,這次不借機打擊一下,以后做事就危險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夏陽可不是好惹的,等著瞧好了。

  夕陽的最后一絲余暉滑下了山坡,夜幕降臨在村莊里,村里的老少爺們收工回家了,婆娘們忙著做飯,炊煙裊裊燃起,偶爾傳來了牛羊的叫聲和狗吠聲。

  “強哥,我跟你說個好事唄。”張麻子扶著喝的歪歪倒倒的的強子,從張富貴的宅子里出來,附在他耳邊嘀咕了一句。

  “說個求,啥好事?”強子打了個酒嗝,面紅耳赤的。

  “怎么著,張富貴沒跟你說起過?”張麻子故作吃驚道。

  強子迷糊道:“說個求,別跟老子打啞謎了。”

  張麻子呵呵一笑,壓低了聲音道:“這個土豪讓我們去辦一件事,要是辦好了,就有獎勵。”

  “放屁,他啥時候跟你說的,我咋不曉得?”強子納悶道。

  “我騙你搞毛線,你看這是什么?”張麻子說著從兜里掏出一疊錢來,迅速的在強子眼前晃了晃。

  “你他娘的,哪兒來這么多錢?”強子眼前一亮,伸手要去拿。

  張麻子縮回去,說道:“慌什么,張富貴說了,老子和他是一個姓的,多分點,你跟著幫忙就行。”

  “放屁,一個姓的怎么了,你娘的有老子和他交情深?給老子拿過來平分。”強子急的動手搶了起來。

  張麻子推開他,氣惱道:“慌個求,這事辦好了,自然少不了你的。”

  “什么事,快點說。”強子噴著酒氣,很著急。

  張麻子如此這般的說了一番,又道:“明白了嗎?”

  強子一愣,有些緊張的四處看了看,酒醒了不少,緊張道:“這能行?萬一出事了可不得了。”

  “怎么,你怕了,你不去老子一個人去,這錢就都是我的了。”張麻子說著就要走。

  強子拉著他,一橫心說道:“老子會怕,現在就去,你把風,這錢我分一大半。”

  “這可是你說的,你有把握?”張麻子道。

  “屁話,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你就跟著老子看好戲吧。”強子說著一把將錢拿過來,自己抽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給了張麻子。

  張麻子嘟囔道:“你娘的,早知道不跟你說了。”

  “少嗦了,做這事,老子比你有經驗。”強子數了數錢,賊賊的笑了起來。

  夜里八九點的光景,村里的人大多都把門關上了,圍在屋里看著電視,誰也不知道,有兩個黑影悄悄的摸向了村里的田地里。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張麻子和強子,兩個人鬼鬼祟祟的,躡手躡腳的到了田埂上,望著地里那些農作物,搓著手縮著脖子四處的瞅了瞅。

  “快點,一會兒被發現了。”張麻子小聲的催促起來。

  強子手里拿出來幾瓶藥水,這可是烈性農藥,平時里隨便噴灑一點,地里的草就死一片的,如果是給莊家殺蟲,必須要稀釋兌水,可是強子就那么灌在了噴霧器里,戴上了口罩,輕手輕腳的摸索到地里去了。

  剛要動手噴向那些農作物,突然就聽見張麻子喊道:“壞了,有人來了,快點跑啊。”

  強子嚇的一激靈,回頭一看,一道手電筒光打過來了,直接籠罩在他身上,電筒后面是一個人影,看起來有點眼熟。

  壞了,這好像是夏陽啊,強子情急之下,連忙小跑了幾步,一跟頭跳到了田溝里,縮著脖子就卷成一團,把頭給捂住了,心里亂蹦亂跳的,祈禱不被夏陽發現了。

  “誰在哪兒,站住。”夏陽呵斥了一聲。

  張麻子轉身想跑,被夏陽給拉住了,兩人一對眼,張麻子連忙喊道:“夏老板,是我呀,你就放過我吧。”

  “你想的美,敢來我地里搗亂,今天你死定了。”夏陽說著朝張麻子使了個眼色,隨即就拿著個水桶敲打的咚咚響。

  “哎呦,疼死我了,夏老板你別打了。”張麻子裝模作樣的嚎叫起來。

  “讓你瞎搞,打不死你,說,還有誰跟你一起的?”夏陽怒吼道。

  張麻子連忙搖頭道:“沒有啊,就我一個人。”

  “真的?好像是沒有人了。”夏陽拿手電筒掃過去,早就看見強子在那里縮著了,即便是不要手電筒,以他目前的超常視力,在夜里也看的比較清楚了,和白天隔不了多少,這都是玉石空間的影響。

  強子心里直打鼓,手里的農藥很刺鼻,戴著口罩不敢動,都快悶死了,他聽見夏陽和張麻子的談話后,覺得很慶幸,看樣子張麻子還挺講義氣的,危險時候居然沒出賣自己。

  強子真希望夏陽快點走,可是夏陽卻沒有走的意思,他讓張麻子在那里站好了,拿了一把鐵鍬過來,就在強子附近挖掘了起來。

  “夏老板,你這是在干啥呢?”張麻子喊道。

  “松土啊,晚上沒事做,你別多嘴,站好了,一會兒送你去村里,讓大伙瞧瞧你的德行。”夏陽話語剛落,一鐵鍬土就朝身后不遠的強子扔過去了。

  強子急的不行,可是還忍著,心里咒罵夏陽是個神經病,大晚上的不睡覺,來松個屁的土啊。

  可是罵歸罵,沒想到的是,夏陽手里的動作越來越快,泥土不停的飛過來,眼看就把強子給掩埋了,在這樣下去,還不得活活的憋死了。

  終于強子實在是受不了啦,跳起來,拔腿就跑。

  “咦,怎么有一頭畜生在這里?”夏陽一個箭步竄過去,鐵鍬直接砸在了強子的后腿上,強子嗷的一聲慘叫,一跟頭栽倒在地上,四仰八叉的。

  “你個畜生,居然來偷吃我的東西,打死你。”夏陽邊吼邊嚇唬,揚起鐵鍬朝強子頭上拍了過去。

  “別打啦,我不是畜生啊,是我啊。”強子捂著腦殼,求饒了起來,連忙摘下了口罩讓夏陽看。

  夏陽把手電筒拿過來晃了晃,一巴掌扇過去,憤怒道:“好你個強子,居然和張麻子一塊來搞破壞,你膽子不小啊。”

  強子嘴里身上都是泥土,還連忙把噴霧器扔掉了,哭喪著臉說道:“我沒有,我只是路過,我準備給我地里打農藥呢。”

  “那你怎么在我地里,你以為我眼就瞎了嗎?”夏陽好笑起來,一腳過去,強子再次跌倒在地上了,揚起鐵鍬要砍下去。

  “別打,我承認就是了,你怎么不打張麻子啊?”強子看著不遠處的張麻子,心里很不平衡。

  “誰讓你逃跑的,都跟我回去。”夏陽像是提小雞似的,一手提著強子,一手提著張麻子,走到了田埂上去,卻又站定了,大喊道:“大家快來看啊,有人偷東西啊,抓賊啊……”

  這一吆喝不要緊,整個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聽見了,夏陽的聲音簡直跟地震似的,比村里的高音喇叭都弱不了多少,旁邊的張麻子和強子連忙捂著耳朵一臉的痛苦。

  很快田里來了不少的村民,大家都拿著扁擔鋤頭和鐮刀什么的,鬧哄哄的沖了過來。

  強子頓時嚇蒙了,臉色蒼白的說道:“夏,夏老板,你這是何苦啊?”

  “哎,我也沒想到這么多人,只怕他們會打死你,你還是快點跑吧。”夏陽說著推了強子一把。

  強子有點意外,可是也顧不得多想了,撒腿就狂奔而去。

  “小偷在哪兒呢?”村民們趕過來問,他們可是恨透了賊,都是氣勢洶洶的。

  “往那邊跑了,我沒追上。”夏陽伸手朝強子跑的方向指了指,和旁邊的張麻子對視一眼,不由笑了笑。

  張麻子可笑不起來,他有些畏懼的看著夏陽,暗自慶幸自己改邪歸正了,要不然和強子的下場一個樣啊。

  很快,強子跑到河邊上去了,剛想跳水,就被幾個壯實的村民逮住了,徑直摁在了地上,拳打腳踢的,原本黑燈瞎火的,沒有人管那么多,越來越多的村民加入進來,不管什么都朝強子身上招呼。

  強子被打的死去活來的,撕心裂肺的喊道:“不要打了啊,求你們了,我是強子,你們好好的看看啊。”

  “咦?好像是強子,這是怎么回事?”村民們拿手電筒一照,不由納悶了。

  而此時強子鼻青臉腫的,渾身是傷,已經七竅流血了,有氣無力的躺在地上呻吟著,跟死了差不多了。

  “原來是強子啊,沒想到是你呢,你怎么會來地里偷東西?”夏陽假裝不知情,走過來,很惋惜的搖搖頭。

  強子想說什么,可是看著村民們怒氣沖沖的樣子,不敢吭聲了,萬一說錯話了,肯定又是一頓毒打啊。

  “夏老板,不管是誰,偷東西搞破壞可不行,你說這強子怎么處理吧?”村民問道。

  “先關起來吧,明天再說,麻煩各位了。”夏陽很客氣的說道。

  “跟我們客氣什么,這樣的人就該打,你種我們的地,我們獲得了不少好處,最恨賊了,沒想到強子是這種人啊……”村民們指責著,強子蜷縮在那里,被人給抬回村里了。

  ...  <="4();</><=""><="5();</>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