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4章 誰忘恩負義

第14章 誰忘恩負義

書迷正在閱讀:
強子眼珠子轉了轉,嘴角抽搐了一下,干笑道:“夏陽啊,過去的事咱就甭提了,你就當幫叔一個忙唄,你看叔年紀大了,手腳也不利索,這地租給你,叔很放心的。”

  夏陽瞇縫著眼,看著強子討好的樣子,昔日的一幕浮現在心頭,當初老爹病重無錢醫治,他去向強子求助,可是強子卻愛理不理的,見死不救,還說什么活該之類的風涼話。

  若不是好心的村民湊錢,恐怕老爹就錯過了救治時間,說不定已經不在人世了。

  想到這里,夏陽暗暗捏了捏拳頭,慍怒道:“這事沒什么好說的,你另請高明吧,沒其他事我先忙了,你慢走。”

  強子不悅起來,臉色一變,甕聲甕氣道:“夏陽,你說我們鄉里鄉親的,又是多年的鄰居,你種誰家的地不是種呢?”

  “對,別人的地我或許會考慮,就你那地我看不上。”夏陽毫不客氣,頓了頓又道:“再說,你還好意思提什么鄰居,你之前做過的事你自己不清楚?”

  “啥,啥事兒?叔有點聽不明白。”強子故作糊涂道。

  夏陽沒好氣道:“難不成非要挑明了嗎,那就沒意思了,就是我爹的事。”

  “那,那都是誤會,純屬誤會。”強子有些尷尬起來。

  “誤會?當初我老爹給你幫過多少忙?后來他病重了,你念過舊情沒有?”夏陽忘不了曾經的那一幕。

  強子撓撓頭,眨巴下眼睛,訕笑道:“你話可不能這樣講啊,你爹當時病了,我是想借錢的,問題是叔沒有啊,那是有心無力。”

  “有心無力?我看你是見死不救吧,現在說這些還有意思嗎?你怎么做的,你心知肚明。”夏陽板著臉,提起這些往事來,他就是余怒未消。

  強子有些難堪了,似乎知道自己理虧,遞過一支煙來,討好道:“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一碼事歸一碼事……”

  “少來了,我自己有煙。”夏陽拿出一包好煙來,點上了,抽一口,凝視著強子,說道:“當初要不是好心的父老鄉親幫忙,恐怕我老爹就危險了,你現在知道來求我了,門都沒有。”

  “有門,有話咱好好說……”

  “門在那邊,你請便!”夏陽打斷了強子的話,伸手一指。

  強子見夏陽這么絕情,不由惱怒道:“我說夏陽,你這話也未免太傷人了吧?叔怎么就沒給你們家幫忙了?我看你是做了老板,就貴人多忘事吧?”

  “是嗎?那你意思我忘恩負義了,你倒是說說看?”夏陽白了強子一眼,努努嘴。

  “說就說,你怕是忘記了吧?”強子來勁了,指著夏陽家的房子道:“你還記得不,當初你家里蓋房子,我那是起早貪黑的給你們家幫忙,當時累的是要死要活的,我那時候是腰間盤突出,還痛風呢,我愣是咬緊牙關,這事你不記得,你找你爹來問問。”

  夏陽好笑一聲,反問道:“就這些,說完了?”

  “怎么,你笑什么呢,你當時小,你怕是不記得,叔不怪你,但是好多村民都看在眼里的,你爹他一定記得。”強子信誓旦旦的說道。

  夏陽又忍不住笑了一聲,淡淡道:“這么說,你覺得自己幫了我家大忙了?”

  強子被夏陽笑的有點莫名其妙了,揮揮手豪情蓋天的說道:“這算什么,一點小事情,都說遠親不如近鄰,你要想感謝叔,就把我家那幾畝地給租了,你說怎么樣?”

  “你是給我家蓋房子了,這事我記得。”夏陽點點頭道。

  “你記得就好,我就說嘛,叔看著你長大的,你就是個有出息的人。”強子有點飄飄然了,眼里露著光芒和期待,又道:“那這租地的事?”

  “免談!”夏陽輕輕的吐出幾個字。

  強子的笑意僵死在臉上,像是被甩了一耳光似的,懊惱道:“這,這為什么啊?”

  “為什么?你給我家蓋房子不假,可你拿了什么報酬你不知道?”夏陽問道。

  “我拿什么報酬了?我連工錢都沒要,不信你問你爹去。”強子拍著胸膛說道。

  夏陽冷不丁道:“沒有要報酬是吧,那我家里那兩頭豬崽子是長了翅膀飛走的?”

  “你,這,叔哪兒知道呢。”強子摸了摸額頭的冷汗,好像被嗆了一口。

  “你不知道?那第二天豬崽子就在你豬圈,我爹去你家找,你愣是說那是你新買來的,死活不承認,有這事不?”夏陽氣惱道。

  強子梗著脖子狡辯道:“你,你瞎說什么,那本來就是叔新買的,你爹那是認錯了。”

  “噢,那行,我們也沒什么好談的了。”夏陽懶得理會強子了,起身喊道:“二牛,幫忙送送叔,他有些糊涂了,免得摔了。”

  二牛小跑過來,和夏陽對視一眼,就看明白了,一把抓著強子,嘿嘿笑道:“叔,你慢點走,要不俺背你?”

  “你,你放手,我自己會走。”強子氣急敗壞的,一推二牛,那壯碩的大個子跟疙瘩似的,險些把自己給彈倒了,強子踉蹌兩下,羞怒的瞪著夏陽道:“算你狠,夏陽這可是你要把事情做絕的,可別怪我不客氣。”

  “隨便,你愛咋咋地。”夏陽扭過頭去,愛理不理。

  “走吧叔,俺扶你,年紀大了別動氣。”二牛憨憨的笑了笑,幾乎是連拖帶拽的。

  強子踢著腿,低吼了一聲,奮力的推開二牛,喘著粗氣眼睛瞪的老大,“兔崽子你輕點,老子自己會走,你讓我把話說完。”

  夏陽朝二牛使了個眼色,有點不耐煩的說道:“行,看你能說個什么。”

  強子惱羞成怒了,說道:“你等著夏陽,是你忘恩負義在先,你不租我的地沒關系,我告訴你,我在村里還是有點號召力的,你別跟我拽,給你地你不租,到時候我讓村里人都不租給你地,你技術再好也是個屁,白瞎了。”

  見強子撕破臉了,夏陽也不打算拐彎抹角了,說道:“你這是打算威脅了,那我今天還就把話撂這里了,我就是把村里其他地都種了,也不會種你的地。”

  “好,你個瓜娃子翅膀硬了,老子還不信了,離了你就搞不成,你等著瞧,我這就去跟大家伙說說,你等著喝西北風吧。”強子怒目圓瞪,扯了扯衣服轉身就要走。

  二牛突然攔住了他,強子瞪一眼示意二牛讓開,二牛朝外面瞧了瞧道:“俺看用不著你叫了,都來了呢。”

  隨著二牛話語剛落,就見外面呼呼啦啦來了一大群村民,領頭的村民代表一進來就很熱情的喊道:“夏陽在家呢,這大忙人難得一見,我們來討點?”

  夏陽看他們架勢,就明白過來了,示意二牛招呼,二牛連忙去叫農家樂的服務員把茶水倒過來,還挨個發煙,到了強子跟前,撓撓頭道:“哎呀,叔你看,剛好完了,要不俺再去拿一包來?”

  強子氣哼哼的,自己把煙掏出來點上抽起來,卻也沒有走的意思。

  “你們找我有什么事吧?直說就是了。”夏陽示意大家伙坐。

  村民代表跟大家伙對了眼,笑了笑說道:“是這樣的,大家伙最近商量過了,這種莊稼幾年,頂不住你那地里一個季度的收入,我們琢磨著過來瞧瞧,把自己家的地租給你,你看看行不?”

  夏陽先前已經放出話去了,要大量租地搞種植,看樣子村民們是聽見風聲了,想了想說道:“當然行了,鄉親們信任我,有多少地我要多少,只是價錢方面……”

  “價錢好說,我們都考慮過了。”村民代表連忙接話,又說道:“反正我們那一畝地一年也賺不到幾個錢,你按照本錢給就行,我們還商量了,自己家的地,我們還去搭把手,跟你學習種植的經驗,你看看咋樣?”

  夏陽有些欣喜,有了這些土地,就可以依靠玉石來展開大面積的種植了,就說道:“那成,你們開個價,一畝地一年租子要多少。”

  村民們互相看了看,還是示意代表講話,代表說道:“不要很多,我們一畝地種一年莊稼,也就收入兩三千塊錢,你就給我們兩千塊就行了。”

  “沒問題,你們有多少地,要不現在我統計一下,二牛。”夏陽毫不猶豫,朝二牛喊了一聲。

  二牛早把紙筆給拿過來了,村民們紛紛前來登記,忙的不亦樂乎的。

  “不能租,這地租不得。”就在這時候,強子從人群后面擠了出來,大聲的嚷嚷著。

  村民們被這一鬧,都停了下來,不解的看著強子,那代表說道:“你瞎咋呼啥呢,怎么就不能租了?”

  強子乜斜了夏陽一眼,心里已經有了算盤,看他那架勢,是要鬧個魚死網破了,強子一蹦三尺高,紅著臉吼道:“我看你們傻了,被夏陽這癟犢子玩意兒給蒙蔽了雙眼啊,真是作孽啊。”

  “你在這里搗亂是不?誠心的吧你?”二牛忍不住了,瞪了強子一眼。

  “怎么著,你還想威脅老子,你威脅老子也要講。”強子是豁出去了,拍著桌子暴跳如雷。

  “俺看你故意找茬,你還是回去歇著去。”二牛粗聲粗氣的,擱下紙筆過去就要拉著強子走。

  “打人啦,沒有天理啦,大家伙看看吧,他們這是心里有鬼啊。”強子大呼小叫的,胡亂的踢打著二牛。

  夏陽見狀,揮手喊道:“行了二牛,你讓強子叔好好說。”

  二牛噢了一聲,松開了強子,警惕的盯著他。

  強子挽著袖子,大喊大叫,指著夏陽說道:“你們可不知道,這小子是個絕情寡義的人,平時里我住在他隔壁,幫了他不少忙,今天我來找他租地,他讓我滾蛋,這樣的人,你們把地租給他放心,他一準想占大家伙便宜。”

  “強子,你別亂講,啥意思?”村民們開始狐疑起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