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2章 我是怕你淹死了

第12章 我是怕你淹死了

書迷正在閱讀:
“來,兄弟,初次見面,這杯我敬你!”郝少群端起酒杯,說道。“像你這么年輕就有這種技術的人,我郝少群是真的敬佩。”

  “謝謝。”夏陽想了想,端起酒杯跟他干了一杯。

  俗話說煙搭橋酒開路,只要喝了第一杯,第二杯酒不好再拒絕,面對陌生人更是如此。

  夏陽本就不是狠人,很快,就被郝少群以及那個連總廚,還有三個性感女郎輪流敬酒,硬生生擋住了一波又一邊的車輪戰。

  好在他的身體機能經過仙泉的改善,以及強悍得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所以,當對方所有人都喝了個半醉的時候,他雖然臉色潮紅,卻還是清醒不已,酒量頂多去了兩分。

  酒多人膽大,那名叫做可兒的性感女郎又突然一手搭在夏陽的大腿上,吐氣如蘭的說道:“小帥哥,我想----”

  “你想什么?”夏陽嘴上是這么問,小腹卻突然竄起一股邪火。

  “我想上洗手間。”可兒伏在他耳邊,笑瞇瞇的說道。“你能帶我去嗎?”

  “不行不行。”夏陽連連搖頭,說道。“我也喝多了,等下,我叫個服務員來帶你去。”

  這時候不是周末,現在又是早上,農家樂的客人不是很多,無所事事的工作人員都在休息,一名女服務員在夏陽的示意下,帶著可兒走向了洗手間。

  “兄弟真是好酒量。”郝少群的手在身邊女郎的身上不安分起來,笑道。“要不咱們去城里找個地方吼幾嗓子?”

  “不去不去,下次吧。”夏陽拒絕道。“喝多了,一動就不舒服。”

  “去玩玩唄,不去就后悔了!”郝少群繼續誘惑道。“你是不知道,可兒的嗓音好得不行。”

  “什么叫好得不行嘛!”去廁所洗了把連,又把胸口拉低了一些的可兒扭著屁股坐到夏陽身邊,噌笑道。“人家可是拿過唱歌比賽獎杯的好不好。”

  再三勸說,郝少群發現夏陽這混蛋就是油鹽不進,只喝酒,這讓他耐心變得開始暴躁起來了。

  他沉默的抽了支煙,正色說道:“夏陽,我知道你在給福滿樓供應蔬菜魚肉,我也坦白跟你說,我跟他們老板陳佳是死對頭,你種的菜真的很好吃,我們嘴刁的連大廚都稱贊,跟著我們合作,有錢大家一起賺,一起干吧?”

  “不好意思。”夏陽搖頭笑道。“以后我規模擴大了的話,可以考慮考慮。”

  “價格我給你比福滿樓的搞出半倍!你要什么我給你什么,房子車子女人隨便你要。”郝少群看了看桌子邊上的三個性感女郎,笑道。“就算你想要這三位美女一起跟你來場刺激的游戲,都不是問題。”

  “哎呀,討厭!”

  “他吃得消嘛?”

  “小帥哥,想不想?”

  幾個女孩一聽郝少群的話,頓時熱絡起來,酒桌氛圍也為之一松。

  “不好意思。”夏陽還是搖頭拒絕。

  “高出福滿樓一倍的價格!”郝少群一咬牙,說道。

  “除非你能高出十倍的價格。”夏陽搖頭,正色道。“否則免談。”

  說罷,他站了起來,打算不再跟這些家伙消耗時間。

  “年輕人不要那么沖!”一直很少說話的連總廚站了起來,神色不善的盯著夏陽。

  “沖又怎么了?”夏陽來了脾氣,干脆再次一屁股坐下,翹著二郎腿,拿起一個小碗,然后彈煙灰一樣的手指在碗邊緣一彈,原本質量牢固完好無缺的碗就被他彈裂了一塊,‘咔嚓’的一聲掉在地上不遠處。

  “嚓卡!”

  不等幾人反應過來,夏陽又輕輕的用手指一彈,小碗再次被彈裂,這回眾人終于看清了,這家伙是練家子,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練家子!

  他娘的這不是欺負人嗎?

  連總廚一時無語,臉色一黑,看了一眼郝少群,然后又坐了下來。

  “兄弟這是要撕破了?”郝少群瞇著眼睛,問道。

  “我跟你無親無故,哪來的撕破之說?不想跟你們合作就是不想跟,就像有的人不喜歡吃蒜苗一眼,這是挑食。”夏陽笑瞇瞇的說道。“送客,前臺過來結賬。”

  “操,走著瞧!”郝少群站了起來,臉色陰冷到了極點。

  “先生,你們一共消費兩千五百三。”前臺工作人員快步跑到桌子邊上,說道。

  夏陽看了看地上的碎碗,說道:“小李,把碗算進去。”

  小李點點頭,小聲說道:“先生,一共兩千五百五。”

  郝少群有錢,也沒吃霸王餐的習慣,他摸出一疊錢數了數丟到桌子上,冷笑道:“小子,走著瞧,要不了多久,你就會求我的!”

  “自以為是。”夏陽翻了翻白眼,點上一支煙,悠哉悠哉的回家。

  由于喝了點酒,加上一直極力忍耐把那個叫做可兒的女郎拖到房間征服一番的沖動,夏陽顯得有點疲憊,回到院子里剛躺下不久就睡著了。

  一覺睡到下午,剛醒來正準備去玉石空間看看呢,陳佳就大步流星的沖到了院子里。

  在夏陽沒種出新品蔬菜之前,吃八方酒樓算是山城縣食客最多的大酒樓,福滿樓頂多排行在第二第三,由于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福滿樓就一下子沖到了第一名,讓吃八方酒樓生意一下子下降了很多,所以近期兩家開始明察暗訪的進行對戰。

  為了穩固自己的生意,不讓對手有可趁之機,陳佳一聽到了風聲就趕來東郊村。

  她當面確認一下夏陽到底有沒有跟吃八方酒樓的人達成什么協議!

  “老實交代,你跟吃八方的郝少群有沒有達成什么合作?”陳佳喜歡穿牛仔褲,到了夏天也是,只不過由長褲換成了短褲,她今天就穿了一條牛仔短褲,上身是一件簡單的白色體恤,那雙雪白筆直的大腿瞬間讓夏陽腦袋發熱。

  “沒有沒有。”夏陽連忙罷手,笑嘿嘿的道。“現在規模這么小,怎么可能跟他們合作。”

  “好你個夏陽,那你的意思是,以后規模大了就準備跟他們合作了?”剛走到院子里摘了兩根黃瓜的陳佳一聽,又是怒氣沖沖的跑到夏陽跟前,說道。“那種良心被狗吃了的生意人,你要是跟他們合作,那不是禍害大眾嗎?”

  “怎么說?”夏陽問道。

  “哼,今天來得急沒帶我搜集到的資料,下次讓你看看郝少群這幾年做過的虧心事你就知道了。”陳佳一屁股坐下,拿起黃瓜就咔嚓咔嚓啃起來,雪白得無一點瑕疵的大長腿交叉著,看得夏陽暗自咽口水不已。

  “看什么看!”陳佳發現夏陽這小色狼又再偷瞄自己引以為傲的大長腿,心里美滋滋的,嘴上卻是惡毒不已。“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嘿嘿。”夏陽摸摸鼻子傻笑,在心里想著這極品美女對自己有多少好感度。

  “我想吃烤魚了。”陳佳話題一轉,說道。“我們去魚塘逮條小點的吧。”

  “你一說我也想了。”夏陽拿起網兜,說道。“走,帶你吃野味,逮條大的。”

  “這還差不多!”陳佳高興的走上來挽著夏陽的手胳膊,笑瞇瞇的說道。“老娘就知道你小子靠譜。”

  “男女授受不親啊喂!”兩人剛走出院子,迎面走來幾個村里人,驚詫不已的看著兩人。夏陽小聲臉色微紅,小聲說道。

  “小屁孩子怕什么?”陳佳最喜歡看夏陽吃癟的樣子,笑瞇瞇的摟緊了他的手臂,說道。“老娘一個未出閣的黃瓜大閨女都不怕你怕個屁!?”

  魚塘距離家里不遠,兩人很快就走到。

  李二牛依然很勤快,雖然魚塘的繁殖能力以及上來,但是,他忙完分配工作的事情后,都把監督的活交給了自己挑選出來的手下,他自己則光著膀子在河邊抓魚,瀟灑享受不已。

  一到魚塘,陳佳就興奮的拿過網兜跑去網魚,一撇眼看到停在河邊的小木船,她雀躍著跑上船,玩得不亦樂乎。

  “哇靠!陽哥,這進展真夠快啊!”李二牛瞪大了眼睛走到夏陽面前,目瞪口呆的說道。“這就好上了?什么時候辦喜酒啊!?”

  “沒那么快!”夏陽臉上滿是陶醉的神情,感情還沒從剛才聞到的那股子清香里清醒過來。

  “啊!”

  就在這時候,河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叫,兩人一看,只見陳佳腳下一滑,噗通一聲跌進了水里。

  夏陽大驚,幾個箭步沖了到河邊,然后一個孟子就扎了進去。

  這河邊的水不深,一兩米的深度而已,但是,要是落水者是一名不會游泳的人,那也會造成致命的危險!

  作為一個在河邊摸魚長大的農村孩子,夏陽的水性是極好的,他一頭扎進去之后,就朝快速陳佳的位置潛去。

  幾個眨眼間就摟住了陳佳的細腰,兩人快速浮出水面,夏陽摟著她奮力的朝岸邊游去,游了幾下才發現陳佳根本沒有一點掙扎驚慌的反應。

  “你?”

  “你什么你!”陳佳臉色微紅,羞怒道。“老娘可是游泳高手,你那么著急沖下河干什么?想吃老娘豆腐?”

  “不不,我是怕你淹死了。”夏陽尷尬的摸摸鼻子。

  他娘的,不帶這么玩人的啊!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