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章 吃八方酒樓

第11章 吃八方酒樓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得到這塊上蒼賜給的神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剛開始的時候他曾經認真的在里面觀察了幾遍,除了植物以外,并沒發現其他動物的生命跡象。之后經常在仙田與現實中進進出出,也沒看到過。

  今天突然發現這個黑影,實在嚇得不輕。他忐忑的握緊了手中的木棍快速靠近仙田,同時意念集中,要是打不過對方,立刻就遁到現實,先逃命再說。

  那黑影只是一閃而過,夏陽并沒有看清楚具體多大。人類總是對未知的事物有著先天的恐懼心理,這時候一陣清風吹來,小樹林里沙沙作響,嚇得他趕緊回頭猛看。

  “嚇死了!”夏陽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咽了咽口水,走上矮矮的小山丘,爬在泥土邊上,悄悄的探出一顆腦袋,朝不遠處的仙田窺去。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夏陽頓時覺得頭皮發麻。

  只見仙田里,一只半米高的大老鼠站立著,前雙爪抓著自己的已經的人參一陣狂啃!

  這尼瑪簡直成了精啊!

  這要是繼續讓他在玉石空間里生存,那自己種再多的東西也都白搭!

  一想著老鼠的戰斗力弱爆了,夏陽的恐懼心理頓時消散了許多,他撒開腳丫子就沖了上去!

  鼠精耳力極好,瞬間就發現了身后的動靜,它轉身一看夏陽,竟然裂開嘴笑了笑,那笑容詭異不已,然后撒腿就逃。

  “你大爺的!”夏陽一棍子落空,轉身又追了上去。

  這只老鼠精雖然體型巨大,但動作可不緩慢,反而可能是因為在空間里吸收了靈氣還是什么原因,四肢竟然靈活不已,動作敏捷得跟田鼠一般。夏陽沒棍子都落空,一人一鼠就這樣在玉石空間里追逐了半天。

  夏陽實在累慘了,他想起了阿才,意念一動就出了玉石空間,然后朝之前種西紅柿地里跑去。

  “阿才,過來!”

  “汪汪!”阿才聽到夏陽的聲音,應了兩聲,快速的沖到了他面前,搖晃著尾巴,詢問主人有什么吩咐。

  “走,帶你去仙境里,幫我抓只老鼠!”夏陽說著,一手抓住阿才,意念一動就進了玉石空間。

  然而一進去并沒有發現老鼠精的影子。

  感情是趁自己出去找阿才進來幫忙的空檔跑了,會藏在哪里呢?夏陽站在小溪邊思索片刻,對阿才說道:“阿才,有只大老鼠,你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經過仙泉洗滌身體機能的阿才靈性十足,點點頭,然后嗅著狗鼻子開始尋找老鼠的味道。

  結果是一人一狗找了兩個小時也沒找到。

  空間里的占地并不是很大,一個小時左右就能走完一圈,也沒發現什么山洞之類的地方,能藏在哪里呢?

  夏陽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想到老鼠的克星是貓,自己找只狗來怎么行呢?

  這么一想,夏陽把阿才帶出空間,讓它自己去地里。

  他則跑到自家院子里,果然,家里養的那兩只貓正慵懶的躺在樹下乘涼睡著午覺。

  農村老鼠多,幾乎每家每戶都會養有幾只貓,夏陽家也不例外,這兩頭金黃色的貓是從街上花十塊錢賣的,已經養了兩年,平時抓老鼠也勤快,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抓到空間里的那只老鼠精。

  一邊想著,夏陽一手抓起一只貓,進了玉石空間里。

  “喵!”

  “喵!喵!”

  兩只貓一進空間,瞬間全身毛孔舒展,跳到地上,像是發了春似的跑到不遠處的草坪上翻身打滾,嗅了嗅鼻子,看來是呼吸到了靈氣充裕的空氣。然后這兩只家貓跑到小溪邊喝水,這一喝不可收拾,跟夏陽剛喝到仙泉的時候一樣,喝了個肚皮朝天,然后心滿意足的跑到他身邊坐下,精神飽滿的開始用舌頭梳理自己的毛發。

  夏陽雖然身在玉石空間里,但他的意識任然可以繼續觀察外面世界的動靜,這不得不說玉石的神奇,要是不能得知外面的動靜,那危險系數豈不是很高。

  就在他看著兩只貓發呆的時候,聽到有腳步聲走來,于是趕緊意念一動出了空間。

  “夏老板,你沒事吧?”夏陽剛回到現實睜開眼回神,就看到農家樂的一名廚師學徒跑到了自家院子里,關切的問道。

  “沒事,剛才在發呆呢。”夏陽遞給他一支煙,笑著說道。“叫老板別扭,叫我名字就行,你急急忙忙跑過來叫我有什么事啊?”

  “農家樂來了幾個客人,他們指明了要見老板。”那名廚師學徒趕緊說道。

  “男的女的?長什么樣啊?”夏陽一頭霧水的站了起來,朝農家樂走去。

  “兩男三女。”廚師學徒快步跟在夏陽身后,說道。“男的長得挺一般,女的長得,我也不好說,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萬一是你朋友呢?”

  七八分鐘后,兩人來到農家樂,廚師完成自己的任務,很識趣的從偏門跑去廚房忙活去了。

  夏陽定眼一看,只見太陽傘下面的桌子邊上,坐著一個大腹便便和一個精瘦的中年男人,那名胖子脖子帶著筷子般粗細的金項鏈,宛如暴發戶一般。

  那名精瘦的中年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西裝革履的他時不時瞟一眼手上帶著的勞力士手表,眼珠子也不老實的在身邊三個女人的身上掃來掃去。

  那三名女孩都是二十四五歲的年紀,一個比一個性感妖嬈,加上穿著暴露,讓人一看之下就不忍轉移視線,滿腦子浮想聯翩。

  夏陽剛走進農家樂院子里,就看到了這副景象,這讓他不得不懷疑這幾人是混黑的。

  三個女人,兩個分別坐在胖子跟瘦子的邊上,其中一名則是獨自一人坐在一邊,正站起來拿著筷子夾菜,那白色連衣裙緊緊包裹著的豐碩臀部,讓人熱血暗流。

  他狠狠咽了咽口水,清了清嗓子,大步走上去,笑道:“各位好,我是農家樂的老板夏陽,請問是你們要找我對吧?”

  “喲,這么年輕就當老板了啊。”西裝革履的精瘦男子笑呵呵的站起來,說道。“了不起,真心了不起,兄弟快坐,耽擱你一點時間,我們聊一聊。”

  “客氣。”夏陽笑著坐下,目光開始打量在坐的幾人。

  “我是從縣城里來的,叫郝少群!”精瘦男子似乎是這幾人的領頭人,他笑瞇瞇的指了指那個暴發戶一樣的胖子,繼續道。“這位是老連,這可是粵菜頂級大廚!”

  郝少群話鋒一轉,笑瞇瞇的指了指三個性感女郎,意味明顯的笑道:“這兩位你就不用記住她們的名字了,都喜歡我們這種老男人,你邊上那位你有必要認識一下,可兒,聽說她喜歡吃你這樣的嫩草。”

  話音一落,幾人笑了起來,很懂得給精瘦男人做陪襯。

  剛才被夏陽狠狠‘偷看’了一下后背的女人假裝佯怒的噌道:“郝總就會拿我們開玩笑。”

  夏陽不喜歡這幾人,甚至在短短一分鐘內,就變成了討厭。

  太官場了,他很厭惡這種虛偽的行為。

  這幾個女的雖然長得還可以,身材也是很誘人,但是,既然她們肯跟這兩個男人出來,多半就是秘書或者高級妓一類的,夏陽想想就覺得無語。

  他笑了笑,問道:“請問郝總找我有什么事呢?要是沒什么事情的話,你們吃好喝好,我還有其他事情,就不打擾你們了。”

  “哎!有事,有事,當然有事!”郝少群翹著二郎腿,松開摟在女人肩上的手,說道。“你的事跡我聽說過一些,今天呢,就帶著幾個朋友來嘗嘗,沒想到這蔬菜魚肉的味道還真不錯,有沒有興趣跟我們合作?”

  “你們?”

  “沒錯。”郝少群一攤手,得意的說道。“縣里的吃八方酒樓是我的生意,那酒樓你聽過沒?”

  “聽過。”夏陽點點頭,那可是縣城數一數二的大酒樓,作為本土人士,他自然是聽過這家酒樓的大名。

  “跟我們怎么樣?”郝少群看了看胖子總廚,一幅輕描淡寫的笑容,說道。“蔬菜魚肉我們都包了,價格你說了算。”

  “目前規模還沒那么大,不能同時供應兩家酒樓。”夏陽想都不想就拒絕了,一是不喜歡這人的態度為人,二是他現在跟陳佳的福滿樓合作得很愉快。“所以,不好意思。”

  大腹便便暴發戶一樣的總廚聽到這里,臉色一黑,冷笑道:“小伙子,不要亂說話,想好了再說。”

  幾個女人聽出了火藥味,頓時停止了嬉戲,安靜的等待著。

  “哎,老連就是這臭脾氣,夏陽你別在意啊。”郝少群笑瞇瞇的點燃一支煙,對可兒說道。“可兒,愣著干什么啊?給你喜歡的小帥哥倒酒呀!”

  “哎呀,我這腦袋。”可兒故作俏皮的拍拍自己胸脯,趕緊站起來走到夏陽面前給他倒酒,那白花花的一片就那么呈現在眼前,聞著那誘人的香水味,讓人燥熱不安。

  作為一個沒碰過女人的初哥,夏陽頓時就坐不住了,他端起酒杯站了起來,說道:“謝謝幾位美意,但是,恕我不能答應跟你們合作。”

  “哈哈,咱們不談合作,就談喝酒。”郝少群哈哈一笑,眼神對可兒示意,后者很識趣的坐到夏陽身邊,緊緊挨著,笑盈盈的給他倒了第二杯酒。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