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章 第一桶金

第9章 第一桶金

書迷正在閱讀:
何小雅在猜疑夏陽,夏陽也在暗自打量她,心里猜想她是不是單身,身上好聞的味道是香水還是天然香等等,一時間,店鋪里的氛圍變得有些詭異。

  好在這種情況很快就被打散,因為二十分鐘后,一輛轎車停在了藥店門口,一個戴著老花鏡大約五十多歲的老頭下了車,急匆匆的朝店內走來。

  “小雅。”老頭一走進來,朝何小雅點點頭,然后再把目光放在夏陽身上,問道。“是這位小伙子嗎?”

  這老頭正是山城縣出名二十多年的中醫大師,嚴宏茂。

  “是的嚴叔。”何小雅給嚴宏茂讓坐,說道。

  “你好。”想必這位就是何小雅口中的中醫大師了,夏陽連忙起身,笑道。“您就是那位中醫大師吧?快請坐。”

  “什么大師不大師,叫我老嚴就行。”嚴宏茂笑著罷罷手,然后看到了堆放在桌子上的人參,正色道。“這就是你那十顆人參了?”

  說著,他拿起一顆人參,開始細細打量起來。

  片刻后,嚴宏茂放下手里的人參,再次伸手去拿起第二顆打量,接著是第三顆,第四顆直到看完十顆人參。

  “好個十胞胎!”緩緩放下第十顆人參,嚴宏茂收回目光,說道。“十顆長相大致相同,最重要的是,大小幾乎一樣!真是難得啊,我十幾年前只見過一次兩保胎人參,想不到今天有緣!一見就是十胞胎,當真難得!”

  “我能嘗嘗不?”嚴宏茂自言自語片刻,似乎覺得有些失態,臉色微微不自然。

  夏陽看了何小雅對視一眼,都能理解嚴宏茂這種人的感受。

  他就像是那些古代俠士劍客見了一本連載的武功秘籍或者絕世好劍一樣激動。

  “老嚴,你要嘗就嘗,不礙事。”夏陽笑著說道。

  嚴宏茂點點頭,從桌子上取出水果刀,小心翼翼的切了一小片指甲片大小的人參肉,然后放進嘴里嚼起來。

  嚼著嚼著,嚴宏茂竟然瞇起了眼睛,很是享受的樣子,一小片人參竟然讓他吃了十來分鐘!

  “專家就是不一樣啊。”夏陽想到。“要是自己多半當蘿卜吃了。”

  就在兩人都有點不耐煩的時候,嚴宏茂突然一口咽下,然后睜開眼,對何小雅一陣小雞啄米似的點頭,說道:“這人參絕了,看著剛成年,其實已經有了千年人參的成分,當著奇怪!老何要是配上我開的藥方,每天針灸,再加上這十根人參,一兩個月之后,保管痊愈!”

  “謝謝嚴叔!”何小雅再不疑惑,移步到夏陽跟前坐下,說道。“還沒請教你的名字?”

  “我叫夏陽,夏天的夏,陽光的陽。”夏陽被一邊的嚴宏茂灼熱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然,臉色微紅,說道。

  “好,夏陽,十根我都要了,你開個價吧!”

  “這種事情嘛!”夏陽一瞥邊上的嚴宏茂,笑瞇瞇的說道。“我們倆都不是專家,這不是有個現成的大師嗎?他每天接觸中藥,一定比我們更知道這些價格,你說是不是,嚴老?”

  “嘿嘿,這小鬼頭。”嚴宏茂搓搓手,笑道。“這按理說,每根價格在一百萬是比較合理的,但是,人家小雅一個人打理那么大的公司也辛苦,你小子少要點。”

  “嚴叔,錢不是問題,這都是小事,只要我爸身體能康復就好。”何小雅笑了笑,道。“就按嚴叔的價格,十根給你一千萬,沒問題吧?”

  見夏陽不說話,何小雅繼續說道:“要是你覺得少,我可以再加一些。”

  夏陽不覺得少,相反覺得多得自己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我操,一千萬啊!

  以前做夢都不敢做這么大的夢!

  夏陽緊緊咬牙,很快就鎮靜過來,他撓撓頭,笑道:“我沒覺得少,你看這樣行不?我只收你五百萬,但有個條件,我想跟你討要一些人參種子,還有靈芝種子,以及一些其他的珍貴種子!”

  “這人參是你種出來的?”嚴宏茂聞言大驚,問道。

  “是的。”

  “種了多久?”嚴宏茂上去一把抓住夏陽的手,激動不已,生怕他一下子跑了一般。

  “種了好多年呢!”夏陽強忍住這種熱情,哭笑不得。“你老別激動啊喂!”

  “哦哦,不好意思,失態了!”嚴宏茂大囧,連忙坐回自己的位置,對何小雅說道。“小雅,我覺得他這個提議不錯,你可以試試,放心,你爸那方面,我會跟他溝通的。”

  “好,就這么成交。”何小雅說道。“我現在給你電子轉賬,然后再找種子,你們稍作。”

  五百萬到賬后,何小雅就起身進了里屋。

  半個小時后,夏陽揣了一大包種子出了藥店,要不是有病人等著看病,嚴宏茂都想跟他回村看看他是怎么種植的。

  剛出藥店不久,夏陽就接到某銀行經理的電話,讓他去銀行換張金卡。

  夏陽來到銀行,在經理殷勤的服務下辦了一張白金卡,第一桶金就這樣穩固到手。

  回到家里,夏陽就進入玉石空間給那一百多顆人參種子并排種在小樹林后面的仙田里,然后第二排又種上二十顆靈芝種子,第三排種上一些瑪咖種子,做完這一切,他拿起水桶均勻的給所有種子澆水,然后才出了空間,美滋滋的去睡覺。

  由于地里的事情都交給李二牛去打理,夏陽終于能睡了個懶覺,起來已經是九點多,他吃過早餐,背著手來到地里,看到自己的兩畝地里,三五個人正在搭架子種黃瓜苗子,他打過招呼,又劃船過了河,來到那十畝租來的地里。

  因為有片區域是種植葡萄的,所以,有十幾個是暫時請來的泥水工建水泥架子。另外十幾個鄰居則在種的種土豆,撒的撒青菜種,澆水的澆水,分工明確,三十幾個人忙得火熱朝天,時不時爆發出一陣歡愉的笑聲,好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巡視完畢,夏陽回到家里,驚訝的發現好幾個城里打扮的人正站在自家門口。

  “你好,請問你們有什么事嗎?”夏陽上去問道。

  “你好,我們從縣里來。”其中一個男人說道。“請問這里是夏陽家嗎?”

  “是,我就是夏陽,你們是?”夏陽更加疑惑了。

  “是這樣的。”一個胖嘟嘟的可愛女孩擠上前來,舔了舔嘴唇,笑瞇瞇的解釋道。“我們在福滿樓吃飯,發現他們的食材都特別特別好吃,經過苦苦央求才打聽到,原來他們的蔬菜是你供應的,這兩天周末我們正好休息,就前來拜訪了,嘿嘿,不打攪吧?”

  “沒關系,反正我也沒事。”夏陽哭笑不得,感情這四五個家伙是趁著周末休息,來村里改善伙食的啊。

  把他們請到院子里坐下之后,夏陽跟自己老爹說明了他們的來意。

  夏山現在已經不需要拐杖也能走路,雖然還沒徹底恢復到以前的正常狀態,而且不杵拐杖走路還有點點疼痛的感覺,但,他堅決不用拐杖了。得知這幾個人是來吃農家飯的,他熱情的寒暄過后,就去摘了些蔬菜黃瓜,又道魚池里逮了兩條魚,殺了一只雞,然后開始在廚房忙活。

  飯菜很快做好,一群城里人就跟餓了八百年似的開始風卷殘云,臨走時還很客氣的付了五百塊的飯錢給夏山。

  夏陽下午就去了鎮上報名學車,回來經過老爹一講,他還不以為意,第二天又去學車,沒想到在路上遇到一波城里人問路,竟然又是來自家的!

  這次來的人更多,十幾個人開了兩輛車,夏陽不得已給老爹打下手做飯招呼這幫人,當然,免不了在收飯錢的時候多宰了幾百。

  周末過去,夏陽想應該不會再有人來了,沒想到第三天來的人更多,經過一打聽才知道,這些人全是因為在福滿樓吃過飯,被那些美味所吸引,所以慕名而來的。

  自己招待他們,這么干,福滿樓的生意要是下滑,陳佳那大長腿應該不會放過自己吧?

  夏陽暗自想著,一個計劃浮上了他的腦海。

  搞個農家樂!

  說干就干,夏陽第二天就請來匠人進行設計,第三天材料一帶,一伙人就開始在夏陽家門口不遠處的一塊地基修建房屋,做成農家樂。

  夏陽去跟村長辦蓋房證件的時候,王云柱一改往日的傲慢,態度客氣了不少。那塊地基原本屬于夏陽的,以后打算蓋房子用,現在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先給村里帶來利益再說。

  在金錢的推動下,一座頗具農村風格的新型農家大院在兩個星期就建成了!

  這天清晨,夏陽一大早就騎車出發,他要出去找一批廚師團隊來農家樂工作,剛出村不久,就看到不遠處,一輛白色路虎氣勢洶洶的朝這邊開來。

  “糟了,陳佳!”夏陽準備掉頭就走,他真不知道要怎么跟陳佳解釋自己拉了她的食客這種問題,想了想,他拿去頭盔戴上,這才繼續騎行。

  “夏陽,你給老娘站住!”陳佳把路虎一橫,擋住本就狹窄的村路,冷聲說道。“你以為戴個頭盔我就不知道是你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