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2章 異種大蒜

第2章 異種大蒜

書迷正在閱讀:
回到家,夏陽見老爹正在院子里編竹背簍,自從下身雙腿幾乎不能走路以后,他每天都會編制一兩個,到了趕集那天就拿到街上賣錢補貼家用。

  “老爹,別編了,喝水歇歇。”夏陽把農具丟在院子,走進廚房,意念一動,然后進了玉石空間里,他從小河里打了一壺水出來,然后裝在碗里給父親端去,說道。“天氣干燥,你要多喝水。”

  夏山接過泉水喝了一口,然后又一口氣灌完,疑惑道:“這哪里的水?口感這么好?”

  “家里的唄,估計你是口渴了才覺得好喝。”夏陽笑呵呵的說道。

  “再給我來兩碗。”夏山說道。

  “哎!”夏陽笑瞇瞇的跑到廚房,然后又端出兩大碗玉石空間里的泉水遞給父親。

  “啊,奇怪,真是好喝。”夏山品味了片刻,說道。“飯菜給你留著,去吃飯吧。”

  看到老爹也感受到了泉水的與眾不同,夏陽心里也高興,洗了個澡,然后鉆進廚房吃飯,等他出來,就看到自己老爹正轉著輪椅飛快的朝廁所跑去。

  “老爹你怎么了?”夏陽強忍住笑,明知故問,他知道那是泉水已經見效,清麗了人體內的垃圾,然后想如廁的結果。

  “沒事,拉個大號。”夏山丟下一句話后,就鉆進了廁所。

  因為老爹腿腳不便,夏陽在去年就把廁所進行過改造,所以也不擔心入廁問題。

  夏陽沒把自己這個秘密告訴父親,一個人偷偷藏在心底,吃過晚飯,招呼夏山睡下后,他一個人來到院子里,確定沒外在條件打攪后,意念一動,又再次進了玉石空間,他想看看外面是夜晚,里面是不是也同樣。

  夏陽進去一看,里面也是夜晚,而且,里面的月亮似乎要比外面的月亮明亮得多,也許是空氣的原因。

  “這全身既然能夠快速清麗人體殘留的垃圾,用來種植不知道怎么樣?”夏陽暗自嘀咕著,拿起水瓢在玉石空間里舀了一瓢水站,在院子里,準備選擇一顆植物澆水。

  黑土鎮的人民愛吃大蒜勝過蔥,不論蒜苗還是蒜種,所以農村都種有很多蒜苗,夏陽家也不例外,只不過由于父親腿腳不方便,自己之前又常年在學習,所以家里的蒜苗種得慘不忍睹,他前兩天從學校回來以后,才種了一小片大蒜跟蔥,今天都還沒冒芽呢。

  “就蒜苗吧。”夏陽想著,把一瓢水都灑在了院子里那小片蒜苗土里,似乎覺得不夠,他又從玉石空間里舀了兩瓢,灑均勻,然后才回屋,輾轉一陣后,沉沉睡去。

  “咕咕!”家里養的公雞剛剛叫第一聲,夏陽就醒來,他睡眼惺忪的穿好衣服,來到院子里洗漱,然后準備去廚房下面條吃。

  忽然想起昨晚給蔥蒜澆過水,夏陽下意識的一撇眼,然后他就傻眼了。

  “啪!”夏陽手里拿著的牙刷掉在地上,驚醒呆滯中的夏陽。

  只見昨天還沒冒芽的那小片蒜苗,經過一夜的時間,竟然長了這么恐怖!

  至于有多大,夏陽估計不出來,他瞪大了眼睛一步三回頭的往自己房間跑去,生怕那幾十顆大蒜跑了一半。

  夏陽拿出卷尺跑到院子一量,每顆大蒜的高度都在一百二十厘米出頭!

  大蒜的下半部分竟然像鋤頭把那么大,深綠色的葉子看起來讓人頗有食欲,整個一看,竟然比玉米苗還粗壯。

  “我操,這下發達了!”夏陽狠狠咽了一口口水,折了一片最小的葉子朝廚房跑去,他趕緊下了一碗面條,放了各種佐料,然后切了大蒜葉子往碗里一丟,聞著那奇異的香味,一碗面三下五除二就被吃光,他舔了舔嘴唇,竟然感到意猶未盡。

  “陽子,這是什么東西?”就在這時,夏山的聲音在院子里響起。

  “老爹,這是大蒜,我自己研發的一種新品種。”夏陽神色自若的說道。“我剛才試吃了一下,味道非常好吃,我打算留幾顆咱們自己吃,剩下的拿去賣給鎮上的餐館。”

  “真的假的?”夏山一臉狐疑,打量自己兒子,又看鬼一樣的盯著那幾十顆大蒜看,良久才說道。“一晚上也不可能長這么大吧?而且,你騙爹不識字沒文化呢,誰家的大蒜能長成玉米苗的樣子?”

  “老爹,你整天在村里,孤陋寡聞了吧!”夏陽得意的說道。“這算什么,人家美國那邊還能種出小汽車這么大的南瓜呢,不說了,你來嘗嘗。”

  夏陽給父親下了面條,然后放入玉石空間泉水催生出來的大蒜,那味道真把活了大半輩子的夏山給吸引了。

  在夏陽的各種忽悠下,夏山終于慢慢接受了這個試試。

  吃過早飯,夏陽也不去地里看西紅柿了,他跑去村里借三輪車,打算拉幾顆蒜苗去鎮上試試能不能賣掉。

  東郊村大多數村民都清貧,年輕人都出門打工的多,整個村子百來戶人家,家里買了摩托車的也不過十幾家,一輛三輪車價格要一萬塊錢左右,還真沒誰家舍得買這么一輛不適用的車子,因為村里的泥土路特別爛。

  唯一有三輪車的是村里土豪張富貴家,夏陽覺得自己要是能把幾十顆異種大蒜賣個好價錢,三輪車算個屁,而且,要是玉石空間的泉水對所有植物都有效的話,那自己掌握的就不是種幾顆大蒜這么簡單了。

  “張叔?在家呢?”夏陽信心滿滿的走到張富貴家門口,見張富貴夫婦正坐在院子里吃早餐,他上去遞了一支煙,笑道。

  “喲,這不是夏陽嗎?”張富貴跟他媳婦對視一眼,不冷不熱的說道。“不抽不抽,早上不抽煙,有事啊?”

  見張富貴不接自己的煙,也不詢問自己是否吃早餐,更別說找凳子讓自己坐,夏陽也不生氣,仍然笑道:“張叔,今天過來,想借你三輪車用用,拉點東西到鎮里,行不行?”

  “這真對不住了。”張富貴一臉的虛假歉意,說道。“我今天要用車拉幾車東西到隔壁村,真不能借你了,而且,我這車子毛病多,你們不經常開的拿去出了問題自己也麻煩。”

  夏陽見他虛偽得要死,不就是覺得自己窮,沒騎過三輪車,出了問題沒法承擔嗎?他氣急反笑,說道:“張叔,真不借?”

  “沒辦法。”張富貴看著夏陽一身的窮酸樣,說道。“你家不是有牛車嗎?用牛車拉唄?”

  夏陽也懶得跟這種市儈的家伙廢話了,轉身就往家里走去。

  “陽哥!”就在夏陽剛走大家門口,一個長得虎頭虎腦的家伙沖上來就抱住他,笑嘿嘿的說道。“聽說你回家兩天了,正想來找你去河里逮魚呢,去不去?”

  “二牛?”夏陽推開小伙伴李二牛,丟給他一支煙,笑道。“今天有點事情到鎮上去,改天再跟你去逮魚。”

  “什么事?我跟你去辦!”李二牛拍拍胸部,說道。“陽哥,只要不是殺人,就是叫我跟你去橫掃高地村我都干。”

  “一天就知道干架。”夏陽拍了他一把,笑著說道。“我呢,學了一些怎樣種植新品種蔬菜的技能,剛種出來大蒜苗,太大了不好弄到鎮上賣,剛去跟張富貴借三輪車,他不借,我正愁著怎么弄去呢,要不你陪我一起扛去?”

  “走!扛就扛!”李二牛拉著夏陽走向他家。“活該張富貴那狗日的兩夫妻造不出兒子!”

  于是,夏陽就拔了十根變異的蒜苗,跟李二牛兩人扛著走了五六公里的山路來到黑土鎮上。

  剛到街上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指指點點圍觀,夏陽帶著李二牛扛著大蒜苗徑直走到鎮最大的一家叫做阿海餐館的地方。

  “你們干嘛?”這時候正是早上,餐館里沒什么客人,老板正在看電視,一轉頭就看到兩個年輕小伙扛著東西往店里走來,不由打趣道。“這是什么?大蒜苗子?”

  “老板真是好眼力,這是我培育出來的新品大蒜苗!”夏陽說道。“全球有價無市,今天第一天弄出來做推廣,我見你店里生意不錯,要不要買幾根?”

  “這么大能吃嗎?”老板狐疑的圍著大蒜苗子打量,問道。“有多重,賣多少錢一根?”

  “每顆都有十斤重,因為是推廣價,所以便宜,賣兩百一根。”夏陽說道。“味道絕對是你沒吃過的香,你可以先嘗嘗。”

  “不要不要,太貴了。”老板一聽兩百,頓時沒了興趣,揮手示意他們出去。“不要,你們可以去縣里的大酒樓試試。”

  夏陽跟李二牛兩人汗流浹背,蹲在街口抽了支煙。

  “走,去縣城!”夏陽一咬牙,帶著李二牛又殺向縣城。

  十點多,兩人來到山城縣,夏陽拿出手機查了一下,輾轉來到一家叫做福滿樓的星級酒樓,兩人來到側門,還沒進去就被保安攔了下來。

  “喂,你倆干什么呢?”一名保安問道。“沒通行證不能進去,我操,你們扛著啥?大蒜?”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