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阿賓正傳 > > - 章節目錄 6少年阿賓 (68)

章節目錄 6少年阿賓 (68)

書迷正在閱讀:
文文嚶嚶低訴,充滿彈力的膣腔將副教授夾得妙不可言,副教授歲至中年,那巴早就不能保持年輕時的雄偉,但奇怪的是,今天卻如同二十出頭似的,不只硬,而且硬得發漲,硬得發酸,令他情緒高亢。他仗恃著船堅利,蹲妥身體,對準文文的嫩就橫沖直撞,一頓猛。文文由他在屁股后面恣意挺動,因為怕驚動房間里的倆人,不敢多出聲,只得咬住下唇,辛苦的扭著纖腰,迷人的嬌羞盡寫在臉上。她的膝蓋還跪在地上,為了要保持后翹的姿勢,雙腿不自主撐得發抖,小兒里也順帶一縮一縮的,副教授的陽具上青筋正在暴露,惡狠狠的突起,擦過兒的時候,每一下都被她夾得痛快異常,從末稍傳到脊椎,讓副教授簡直要抓狂了。他疾速的抽出入,雖然蹲立的方式實在很不方便,卻有一種窘迫的異常快感,催促他更快一點,再快一點老師好深哪文文呻吟著。好女孩老師好舒服副教授將臉靠著她的臉說。嗯嗯我也舒服老師喔呵副教授喘著:你真老師好久沒做了哦文文細聲細氣地回答他:唉呀呀副教授側臉去吻她的臉龐,文文閉起眼睛,櫻唇輕啟,迎向他的嘴,倆人馬上就吻得濕熱。副教授雖然爽得不可言喻,可也真的很累,畢竟體力大不如前,但是瞧著文文那又羞又滿足的表情,只得繼續強打神,努力聳動屁股,對著文文的小不停搖晃。哦老師文文嬌媚的吐氣:再快再哦再深一些啊唷這不是要命嗎再快一點這可為難了副教授。不過在這小美女面前怎能示弱,副教授真的干得更快更深了,遭遭都刺到文文的最深處,點了一下馬上收回,又馬上撲進去,把個文文弄得氣若游絲。文文的內褲本來被扯到一邊,結果因為倆人的迎湊,漸漸順著屁股溝跑回來,而且被扯過之后那褲底已經糾纏成索條,正好陷在她的縫之間,束緊她的浪豆,也勒住副教授的巴,倆人又是一陣麻兮兮。老師哦老師老師呀我我快要了嗯呀我快快要了呀嗯來來老師幫你來嗯嗯師生倆人正在緊要關頭,卻聽得旁邊有人咯吱一笑,真嚇了老大一跳。繼續啊蹲在門旁滑稽的看著他們笑的是依姈:干嘛停下來哎呀文文馬上雙手掩臉,副教授則眼睛直愣愣的獃著。那個呃那個副教授想說些什么。快啦依姈一掌拍在他的腿上:你沒聽她快來了嗎副教授哪敢造次,依姈瞪他一眼,索推著他的屁股動,副教授半推半就,順著力量聳起來,依姈直起身,湊嘴到他耳邊說:臭男人,嘻快副教授被她一罵,果然認真抽動,恢復原來的速度。嗯文文仍然掩著臉,但還是被他擠出聲音。依姈滿意的點點頭,慢慢站起,跨兩步移到兩人身側,又蹲下來。文文知道依姈在看著,又變回平常的拘謹,忍著盡量不要出丑,只是身體越抖越嚴重,副教授知道這時絕對不能停下來,更是快馬加鞭,放奔馳。那作怪的依姈,蹲也不蹲好,右手托著下巴,左手還來捏文文的頭,弄得文文內外交煎。她的羞恥全部轉成蕩樣春心,下頭失防的小兒就像是沒關緊的水龍頭,泌出源源的騷水,不斷的滲漏到地板上,濕成一大片。副教授一面干著文文,一面看著半裸的依姈,依姈見副教授的賊眼滴溜溜的在她身上打轉,便斜眼對他笑著,故意挪了挪屁股,裝做不在意的樣子,將兩腿大方的張開,她那鮮嫩私處就清晰呈現無遺,副教授的眼珠都快掉出來了,一巴硬的像要斷掉一樣,不要命的對著文文猛肏.差不多就在同時,文文的兒劇烈痙攣,而且響起小小的咕嘰輕響,水份噴灑著泄出來,接著身子骨一軟,幸好副教授立時接著她,扶她緩緩倒到地上,文文還忍不住連連抽噎,哼哼地喘著,副教授也一屁股坐下來,吐著大氣。依姈又咯咯的巧笑起來,站直身子,脫去襯衫,全身細皮嫩一絲不掛,背著雙手,還搖起屁股哼著曲兒,悠悠地走到沙發那邊,面對副教授斜躺著坐下來,兩腿交疊,舒服地靠在沙發扶手上,掩嘴俏皮的看著他們這邊,慵懶的擺了個誘人的姿勢。接著更厲害,她假裝沒打采的伸了伸懶腰,順勢把兩腿推直,然后一寸一寸打開,又將一腳屈起,擱到沙發椅背上,擺明了開門緝盜,雙手穿過腿彎,先是輕輕的護著私處,捂了幾下后就一左一右的輕捻著唇,從肥厚的蚌中抹出黏黏的來。副教授貪婪的吞著口水,那仍然死硬著的陽具渾似裝了彈簧般的向上彈起,橫空搖晃不已。依姈伸出左手食指對他勾著,副教授丟魂似的站起來,放著文文不管,依從她食指的勾引向著沙發走去。依姈的美眸一直盯準副教授的眼睛,副教授挺著石條一樣的巴,來到離沙發前約莫半米處,依姈揚手便握住那巴,輕輕拉過來。說也奇怪,副教授高大的身體居然變得像個氣球似的半點重量也沒有,隨著她若有似無的柔胰漂浮,整個人直挺到她身邊。依姈揪著那從褲襠中挺出來的巴,它看起來很驕傲,自從剛才在門口硬起來之后就再沒軟過,而且散發出燙人的熱量。依姈用食指和拇指圈住桿子,優柔的滑前滑后,副教授剛剛享受完文文的刺激,氣焰當然還十分高昂,依姈四兩撥千斤,稍為使點兒勁就套得他全身打擺子,中年肥起的肚子縮瑟連連,依姈偷偷好笑,反正送佛送到西,她就拿整只手掌都去握住,開始逐漸加快速度的替他打著,副教授的頭被她箍得發脹,又紅又亮,依姈突然想起耶誕燈泡,終于忍不住笑出聲音來。副教授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及中在短短十余公分長的上,哪顧得了她在笑什么,只能屁股交錯的扭曲擠夾,兩腿在褲管里不聽使喚的抖著,隨時都要腦漿涂地。依姈不躺了,她坐正身子,將脯高高聳起,那粉紅色的小尖也硬得跟豆子似的,她再將副教授拉近一點,讓他的馬眼正好觸在她的尖上,隨著手的動作磨來磨去。喔嗚副教授喉嚨里沒有意義的滾著聲響。依姈的手抽動得更狠了,彷佛想要把副教授的巴拗斷。好大啊不知道文文什么時候踗到依姈旁邊,傍著她坐下來,她好奇的打量副教授那男兇器。沒用的丫頭,我替你復仇呢依姈說。文文沒再出聲,把頭側靠在依姈肩上,看著她忙碌。喔喔副教授叫起來了。幫我忙,他快來了,依姈對文文說:含住它不要好丟人丟你個頭啦,胡說什么傻話依姈白她一眼:這東西剛才還弄得你要死要活的,不是嗎文文不樂意嘟著嘴,還是低頭下去,依姈讓了讓身子,文文就把副教授的頭含住了。依姈換過另一只手,沒停頓的接續搓著。老師,她挨到他身上:還撐哪要來了沒副教授酥麻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依姈還在催他:出來嘛,出來嘛呃啊副教授恍惚無神。依姈使出最后絕招,她張嘴對著副教授的腰間,沒預警的咬上一口,副教授吃痛,大聲叫了一句啊唷,垂死的猛烈顫栗,叫聲也遲鈍下來,身體轉為呆滯,巴突突脹大,依姈和文文都知道這是他敗戰的前兆,都快速地再深吞深套了十來次,副教授便仰起頭著喉嚨,停下來了。哦哦我的天那巴再度跳動起來,同時噴出一股又腥又濃的陽,文文首當其沖,吃了第一口,滿嘴都是男人味道,連忙把巴吐掉,副教授第二股就又噴過來,在她的臉龐上。我來,我來依姈急忙張開嘴兒轉手接過來,丁香小舌尖頂在頭的分瓣處,副教授流如注,弄得兩個女孩子滿臉漿汁。副教授果真好久沒做了,文文瞇著眼說:好多啊啊還有好燙依姈也很訝異副教授出來的份量,她等他得差不多了,才重新叼住他的頭,間斷的吸啄著,把他體內最后賸余的部份也都啜出來。副教授終于像只泄了氣的皮球,不支地跌向依姈和文文,她們讓他翻仰坐在中間,三人倒成一堆,副教授傻喘著,本說不出話來。文文仰起臉,親在他的臉上,對他說:謝謝老師。他的思緒混亂得很,搞沒明白做了這種事是該被懲罰或是該被感謝依姈的手掌托住他半露在外面的囊,細心的捏揉著布滿皺紋的表皮。喔你們兩個小妖副教授舒服的說。老師喜歡妖吧依姈笑著。啊,老天副教授閉上眼睛:我真的好久好久沒做了。三人都沒再說話,可是兩個女孩子都已經赤身露體,只有副教授還衣冠楚楚,看起來有點不像話,依姈便去扯他的褲帶褲鈕,將他長褲脫掉,文文也一起幫忙著褪他的褲管,同時連內褲都乾脆一并脫走了。咿唔依姈撥動他的頭說:不知道還能不能再用這句話的挑釁意味太重,副教授展臂將兩人攬住,兩掌各握住一人一只的房,依姈低下身體,將已經軟化的巴吃進嘴里,用舌頭攪拌來攪拌去。哦副教授又快樂起來。副教授的手離開依姈的房,沿著她的腰往下,到大腿以后又去她的屁股,依姈的屁股又緊又實,副教授抓在手里過癮極了。副教授輕輕的在她小屁股上拍出聲響:可以翹起來嗎依姈順從地趴轉過來,舉高屁股,讓副教授的指頭從她的屁股縫向花唇。嗯副教授的指頭讓她很愉快,相對令她的對巴的吸吮更加有勁。嗯哼副教授下腹緊繃,熱流四竄,巴再度勃起。依姈看他又翹直了,舌尖沿著頭的冠溝繞圓圈,小手握著身捋動,副教授有一點點包皮,依姈就將它慢慢套住冠緣,又很快的將它退去,玩得不亦樂乎,副教授更加怒矗難馭了。硬了,可以了依姈高興的說。依姈水份豐沛,兩爿嫩黏人得緊,副教授的指頭越陷越深,他想憋也憋不住了,跳起來將依姈翻倒在沙發上,提槍就要霸王硬上弓。沒想到依姈卻踢足撐肘,不肯依從。文文找到機會報仇,藉地利之便把她的雙腿壓住,壓得依姈全身動彈不得,副教授馬上趴到她身上,俯臉吻她。慢點慢點不要不要啦依姈推著他。不行不要。文文樂得很。不是不是啦是的是的文文說。不是不是啦不是我啦不是我啦少來,文文幸災樂禍:這次輪到你了。老師,快進去。不是我不是我副教授已經拼紅了眼。不是啦你你你聽我說嘛聽我說嘛副教授看她掙扎得認真,就停下來聽她說。說什么是那個那個啦里面里面那個依姈附在副教授耳邊小聲的說。副教授隨著依姈的眼色瞄去,臥室門大開,直接看到自己的床,雪梅玉體橫陳,半裸側臥的睡在床上。那個那個對啊依姈說:清純小美人。那個可是她在睡覺啊副教授說。睡覺假裝的。依姈吃吃笑著:我們在這里胡天胡地,她能睡得著才怪剛剛我還看見她眼睛睜得大大的在看著我們呢副教授半信半疑,依姈又推他:來,起來嘛不信我帶你去看。副教授坐起來,文文沒聽到他們在說什么,心中擔憂這騷依姈又來設計自己,連忙抱坐到一旁,怕副教授撲向她來。依姈也坐直身子,比劃手勢要副教授離開沙發。副教授遵照指示下地站立,依姈先幫他解去上衣,讓他也赤條條的,然后伸手撈起他的巴,咦副教授再度變成氣球,乖乖讓她將他牽著,向臥房走去。文文瞧著沒自個兒的事,就也好奇地跟在后頭去看。依姈和副教授來到床邊,雪梅酥半裸,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顫動個沒停,而且呼吸起伏不定,果然是在裝睡。副教授看著這平日最認真用功的女學生,那兩條粉嫩的大腿、一半兒雪白的小屁股,雙腳跨疊處半露出黑影的神密區域,光影交疊,還留有晶瑩的水漬,他的心境中大為晃蕩,巴顫個不停。你看,依姈貼著他說:沒錯吧副教授點點頭。那就去啊依姈慫恿他。不好吧副教授有點膽怯。不好上我你倒是很兇。依姈抗議了:去啊副教授下腹酸死了,既然依姈要他去,他搖著擺擺晃晃的棍就要上床。你干嘛依姈又將他抓回來。你你叫我去的啊。副教授連忙辯解。笨蛋,你非禮啊學生教訓起老師來了:你懂不懂女人溫柔點。啊副教授不明白:溫柔依姈白了他一眼:先吻她嘛是啊是啊文文嘴說,顯然不滿意剛才所遭受的對待副教授瞧著兩個女娃兒,訕訕地走到床的另一邊,文文和依姈對他作手勢,他小心的蹲下來,將臉貼近雪梅,聽見雪梅紊亂的鼻息。文文和依姈都噘起小嘴,表示要他吻上去,他停了一下,便直接親上了雪梅的嘴。雪梅動都不動,副教授嚐著她香噴噴軟嫩嫩的紅唇,還真有味兒,不免又吸又舔,吮個沒停。依姈悄悄來到他旁邊,牽起他的手放到雪梅的脖子上,這回他不待倆人催促,聰明地在她脖子肩膀和腮邊細細撫,依姈很滿意,過了一會兒,又拍著他,然后指指床,告訴他可以躺上去了。副教授邊親嘴邊挪動身體,面對雪梅面臥到床上,文文調皮心起,彎腰執著雪梅的手,移過去用她的掌心碰觸副教授的巴。雪梅猛的一震,文文和依姈則竊竊私笑,最爽的是副教授,那巴怒跳不止。雪梅握了就連忙放開,文文正守著那兒瞧,立時又把她的手扳回去,還一一的折彎她的手指頭,讓雪梅抓住副教授,雪梅突然啊一聲,原來是依姈捏了她的頭一下,這可慘了,還怎著裝睡副教授趁機將舌頭侵入她的嘴中,雪梅更加不好意思張眼,卻也不能假裝無所謂,只得用舌頭來擋,兩舌頭就此開始糾纏不清。雪梅覺得又有一只怪手上了前的一對蓓蕾,很明顯和依姈細滑的手掌不同,那當然是副教授。他虛著掌心輾動她的尖,雪梅緊張得汗毛紛紛豎直,芳心禁不住挑逗,反的搖動起副教授的巴。副教授見她有了回應,拉起她一條腿跨到他腿上,兩人睡得更近了一些,嘴上還是吻得你來我往,雪梅一個心慌難奈,放開了他的巴,手臂彎上了他的肩膀,將他用力抱住。這一放手,那巴得到自由,而雪梅的腿還架空擱在副教授身上,門戶已開,副教授的巴勃勃抖晃,那頭就頂在雪梅的唇上,只覺得又熱又稠,原來水早就漫流得四處都是。雪梅因之又是一震,副教授嚐到甜頭,巴更是跳個不停,雪梅香肩連縮,哦哦地吐出聲來。副教授用手托著巴,沾著她的浪水在唇外涂來涂去,雪梅將他摟得緊緊的,臉蛋兒埋在他肩頭,偷偷的低吟。副教授玩了一會兒,手上略略用力,那唇就張了開來,紅紅的頭突開繃實的小徑,勉強埋進半個頭頭。然后副教授就不管她了,手掌在她的背上到處撫慰游走,雪梅渾身不自在,等了半天他還是只著她的背,就有意無意的搖動腰枝,讓巴在兒口磨動磨動,好稍解一下那被侵入的煩躁。可是搖了又搖,副教授卻像木頭一樣,還是只擱在洞口不動,她唔了幾聲,副教授恍若不知。雪梅氣苦無門,銀牙一咬,不要了臉皮兒,用力翻身騎上副教授的身體,副教授被他推平,她順勢往下坐,那巴無聲的竄入她美之中。哦叫出來的卻是副教授。雪梅的緊迫感和文文又大不相同,文文像是兩扇關閉著的門,而雪梅,怎么說呢像是一條太小的牛仔褲,勉強可以穿得上,可是每一個地方都被她綁得密不通風,硬要穿上,就必定會累得喘不過呼吸。雪梅一騎上去后就停不下來,既然都丟臉了還管什么,她合著兩眼,甩開秀發,用力的拋動小屁股,雙手撐著副教授的腰,愉快地蠕個不停。這樣騎幾十下之后,她才驀然張開眼睛,卻發現副教授魂兒勾勾正對著她瞧,雪梅大窘,嬌嗔道:看什么,隨手從床邊柜抽來一本書甩在他臉上,副教授只好執著書遮臉,以免她羞。雪梅這才繼續她的擺動,不過又只是幾十下,她就辛苦的伏到副教授身上,不會動了。怎么了副教授隔著書問。嗯雪梅衰弱的說:沒力了副教授偷偷地笑著,終究心生不忍,于是伸手安住她的腰,下身用力的向上快速聳不停。啊呃呃這回換文文叫了:唉唷唉唷副教授勤奮的挺動,享受倆人共同創造的歡愉。挺著挺著,臉上那本書慢慢被拿開,雪梅將臉靠到他前面,靜靜端詳著他。舒服嗎他溫柔的問。雪梅點點頭。那你怎么不叫了叫什么副教授停下來,說:叫我啊。叫你雪梅傻呼呼的:老老師。不對。他說。雪梅就不懂了,只覺得他停下來讓她很心慌。不是老師,副教授說:老公。雪梅漲紅了臉,搖頭道:你羞我,誰理你嗯副教授往上挺了幾下。雪梅秀眉深蹙,芳唇乍啟,就是不叫。叫啦副教授挺得更兇了,直戳在她的花心上。親愛的,副教授一直賴著:叫我啦雪梅終于小聲說:老老公乖副教授突然翻身,將雪梅壓在身下,對他的年齡而言,這種姿勢舒服多了。他如虎出閘,大起大落,得雪梅花枝亂顫。哦哦老公雪梅將他抱得緊緊的。小乖我的小乖副教授已經很喘了。他兩只手掌將雪梅的屁股牢牢抓住,手指全部陷入那充滿彈的肥里。啊呀雪梅弓起身體叫著。副教授覺得每一抽,都像在擁擠的人群中推磨前進,頭的感覺敏銳無比,直傳到四肢百骸。稍不留神,丹田著火般的燒起,屁股一縮,強勁的就洶涌地噴進雪梅的兒里。噢他僵硬的撐著腰,然后全身失力,躺到雪梅旁邊。副教授可真累了,被這幾個女學生搞得疲憊不堪。雪梅吻著他膛上的汗珠,他則吻著雪梅的頭發,倆人享受著事后的溫馨。房間好安靜,過了一會兒,副教授玩著她的耳垂問:你在想什么雪梅搖搖頭,幽幽地說:被你抱著好舒服,老師。嗯副教授質疑。老公雪梅說。副教授滿意了,他將她抱得更進來,兩人交著頸,漸漸地一起陷入迷糊的世界當雪梅再張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黑蒙蒙的了,房間里面點著燈,副教授坐在角落的書桌正在寫著什么東西。她翻動身子,心中亂亂的。 副教授聽到背后的悉索聲,轉頭看見她醒著,便站起來,坐到床邊。醒了老她遲疑了一下:老嗯老公很小聲。乖,他溫柔地著她的臉:肚子餓嗎我給你泡碗面。副教授好像只會泡面。嗯,謝謝。雪梅點點頭:依姈和文文呢不知道什么時候走的。副教授跳下床,走到書桌拿回一張紙箋,遞給雪梅。老師,我們先走了,謝謝你今天的教導,我們還沒問的功課,雪梅會替我們問。雪梅的咳沒那么快好,晚一點請再給她吃一次藥,bye.姈&文。紙箋末尾還畫了兩個作鬼臉的女孩。哼,都是她們害的。雪梅別嘴說。還說呢,副教授指著地上說:是誰打死了我的蜘蛛你的蜘蛛雪梅睜大了眼:它是你的它它咬我。這我養來吃蟑螂的,那會咬人副教授笑著按著她的頭:不過沒關系,拿你來換蜘蛛。雪梅臉又紅了:誰要跟你換換定了,不然你賠我蜘蛛。副教授狡猾的說:我去泡面了,你等一等。副教授吻了她一下,走出房間。雪梅看了看紙箋,看了看房間,又看了看那倒霉的蜘蛛,不由得發起愣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