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阿賓正傳 > > -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67)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67)

書迷正在閱讀:
阿賓就天花亂墜的鬼扯蛋,手指在雪梅臉上細劃著,分散雪梅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地拔拔,雪梅慢慢的忽略了疼痛。晚上我們再去吃燭光晚餐。阿賓提議,當然沒忘記扭動屁股。嗯雪梅哼了哼:不要為什么我今天又沒生日她說。沒生日也可以吃啊我才沒啊唷那么多嗯生活費她喘著。我請你啊阿賓說。不要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嗯她說。可是,我們已經這么好了啊阿賓說。那有什么用雪梅望著天花板:吃完飯,你就走了啊我今天可以陪你一整晚。阿賓說。啊輕點雪梅別過頭:那還是不一樣的,你要作我男朋友嗎嗯這個阿賓這可就遲疑了。哼這樣好了阿賓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以后當我們在一起,我作你哥哥,有時候陪你吃飯,有時候陪你看書,好不好我保證,疼你,愛護你,好不好喂喂你干嘛又哭啦我不知道雪梅流著淚:我不知道我我沒有爸爸媽媽,自己一個長大,你你別對我這樣好好好乖阿賓真慌了:我不說了,我不說了,乖,你現在覺得好點嗎唔唔雪梅臉紅得像蘋果:很脹,好奇怪。脹阿賓說:我還有一半沒放進去呢你吹牛雪梅笑起來。阿賓為了證明他不是吹牛,屁股用力一沉,雖然沒有百分之百將巴完全進去,卻也和雪梅相貼,吻合度總有八、九成了。雪梅被他撐得杏眼圓瞪,婉轉啼叫著。怎么樣信了沒阿賓說。信了你你一定要輕點雪梅哀求的說。好啊,阿賓動了:像這樣嗎嗯嗯哦荷還痛嗎阿賓又問。雪梅搖搖頭,臉上有千般滋味,嘴兒閉不起來,阿賓看她的小舌頭在嘴里亂蠕,忍不住親上去,雪梅立刻摟緊他,深深地吻在一起。阿賓逐漸將動作加大,抽到最外面,重重地送回去,雪梅鼻息沉悶,腰枝酸僵,阿賓選好時機,突然展開一輪猛攻。啊雪梅吸不住阿賓的嘴,叫出聲音:啊哦這樣好不好阿賓也喘起來。雪梅拼命搖頭,不愿答話。阿賓聳動不止,繼續追問:好不好啊好好雪梅勉強迸出幾個字。這樣呢阿賓更快了。雪梅這時連回答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辛苦的咿咿呀呀,阿賓不為難她,埋頭苦干,勤勤耕耘。也許是倆人的調情實在太夠了,也許是雪梅的花徑太鮮緊,阿賓沒多久就丹田烘熱,背脊發涼,他猜自己應該再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不打算多支持下去。在同時,雪梅的腰身也吃力的彎挺著,小圓臀主動配合著阿賓湊迎,屁股下濕得不成體統,兩人交頸擁抱,作瀕死的戰斗。決勝時刻來得比想像中還快,雪梅開始大聲尖叫,回腸蕩氣,阿賓也呼吸濃濁,滿頭大汗,最后雪梅突然脫力,澆出更多的水,阿賓也僵住不動,強勁的陽深深灌入雪梅的子之中。沒有人還有多余的力氣,所以只能交擁著調整呼吸,阿賓用手掌在雪梅全身摩動,讓她更感溫存。好漂亮,雪梅阿賓說。雪梅乖巧的親吻他汗濕了的膛,貓一樣的躲著不動。你今晚是不是真不回去,要陪我嗎雪梅問。嗯。雪梅低低的說:我好怕怕什么怕你走雪梅說:我第一次和男人做這個,你如果做完了就走的話,我會覺得我會覺得傻孩子,我不會的。阿賓說:我不是說過,會疼你愛護你嗎雪梅仰起臉看她,那深邃的眸子,明亮而閃爍,就像是一潭清澈的小湖。太陽雖然開始斜了,屋頂還是寂靜而襖熱,仿若什么事情都不曾經發生過一樣。考試對學生來說,總是比想像中來得慢,比實際上來得快。所以當審計學副教授在下課前宣布,下個禮拜要期中考的時候,大家還是發出哇啊的聲音,表示偽裝的驚訝。副教授司空見慣,連一點反應也沒有,收拾好提袋就走了。喂,怎么辦依姈對旁邊另一個女生說:這科好難,你有抄筆記嗎我抄得很亂,那女生說:我恐怕連自己都看不懂。那怎么辦依姈轉向前排座位問:文文,你一定有抄吧有啊文文說:可是不曉得有沒有用借我copy,依姈跑過去:先讀了再說。筆記不會自己抄啊更前排的雪梅冷冷地道:干嘛到處借咳咳依姈和文文面面相覷,文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依姈等雪梅離開座位后,對著她的背影作了一個鬼臉,小聲說:裝模作樣咳嗽鬼雪梅這兩天染了風寒,咳個不停。剛才坐在依姈旁的女生也走過來,說:別理她,人家是好學生嘛欸欸,對了,我有聽別科的同學說啊,我們這個副教授最近情緒很差,下個禮拜的題目不曉得會不會故意啊你別嚇我文文很擔心。真的那女生說:人家說的,他和太太辦移民,可是他太太到了美國以后,就說要離婚了不是,是說已經離婚了又有人說。這種小道消息女孩子可有興趣了,馬上忘記考試的事情,繪聲繪影地交換起情報,自然免不了加油添醋,無事生非一番。好了好了半天沒吭聲的阿賓實在聽不下去:吃午飯了,吃完快點念書。你請客啊那女生問。呃,阿賓一時語塞,顧左右而言他:今天天氣真好。一點誠意都沒有。那女生說:別老黏著女朋友,我們這些同學其實也不錯的偶而約約我啊阿賓赧澀的看了看依姈和文文,趕緊收拾包包,依姈機靈的很,提議說:好了,一起吃飯吧順便把筆記copy了大家一份。這最后一句是問文文的,文文點頭說:嗯。眾人背起包包,到校門口的自助餐廳胡亂吃了些東西,依姈平時沒燒香,這時不敢怠慢,主動去影印行印好了筆記,分給大家,然后便作鳥獸散各自回去抱佛腳了。依姈拉住文文:文文,我有一個想法她將她的想法告訴文文,文文聽著,時而搖頭,時而點頭,依姈說完了,問道:好不好這樣好嗎文文很遲疑,依姈是提議去拜訪副教授。好啦好啦依姈說:包準妥當。可是可是文文說:為什么我要一起去哎呀依姈挽住她的手:你有抄筆記,你問起來比較有方向嘛不過不過文文不放心。沒關系的,依姈拉她:去啦天好黑,好像要下雨,我們快走。天真的很黑,烏云壓頂,空氣十分沉悶。文文向來沒有主見,依姈連哄帶騙,將她拖著走,來到學校旁的教職員宿舍。好像是這一家。依姈跳上門階,按著電鈴。還是不要啦文文想反悔。上來啦依姈又按了一次。這樣說不定老師反而不高興哦文文苦著臉。不會的。依姈再按了第三次。好像要下雨欸不如文文隨便找藉口。誰啊可是來不及了,門已經打開來:唔,你們老師依姈漾起迷人又燦爛的笑臉。找我嗎副教授穿著汗衫,嘴里正嚼著什么東西。老師,依姈拉著文文的手:對不起,你在用餐啊真抱歉是這樣,我們剛剛課堂上有一兩個地方搞不懂,兩個人又討論不出結果,可以再問問老師嗎依姈說得好像跟真的一樣,副教授很難推辭,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者,他抓了抓耳朵說:好好啊那好啊請進來依姈的第一招成功了,她對文文使了個眼色,倆人手牽手一起跟在副教授后面走進屋里。對不起,副教授邊走邊說:屋里亂了一點咯嘰依姈和文文忍不住都笑出聲來。這屋里哪是亂了一點,簡直是亂了七八九十一百點。宿舍本來就很舊,可是一進門,就有一種單身男人特有的臭味,門旁是亂成一堆的鞋襪,客廳里衣服和雜物到處散堆,電視跟電腦的螢幕都亮著,沙發上有書有瓶罐還有杯盤碗筷,長幾布滿紙張文具,唯一的小空位放著一碗泡面,正在熱騰騰的冒著白煙。你中午吃這個啊老師。依姈問,而且和文文轉頭四下打量這不可思議的房子。呵呵副教授除了傻笑,也不知道要怎么辦。啊,依姈說:那你先繼續吃啊,我們等一下再問。唔這個副教授變得傻呼呼的,和課堂上專業權威的模樣完全不同。吃啦吃啦,依姈牽著文文的手:文文,來她們往屋后廚房走去,副教授獃了一會兒,坐下來繼續吃他的泡面,不過眼睛還是不安的瞄著廚房那邊。廚房傳來隱約的水聲,還有叮叮冬冬的其他聲音,不久文文出來了,提著一只塑膠籃子來撿零零落落的那些碗筷。欸那個副教授覺得很不好意思,正想說些什么。吃你的面,老師。依姈也出來了,提著一只更大的籃子。副教授像是幼稚園的小朋友,乖乖地夾起他的面,做錯了事般默默的吮著。文文端了籃子回去廚房,依姈則蹲到沙發旁邊,把帶著汗味的衣服一件件丟進籃子里。副教授邊吃著面,邊看著依姈,依姈專心的收拾連瞧都不瞧他。副教授眨著眼,心頭酸酸的。依姈側蹲在那兒,盈盈的腰枝和嬌俏的小臀構成美麗的曲線,副教授盯著這充滿青春活力的學生,有些發愣。吃面啊,傻瓜。依姈說。副教授大夢初醒,被叫作傻瓜反而有點臉紅,恰好文文又拎著空籃子出來,沖淡了一些尷尬。轟隆外面猛的打起一道響雷,嚇得文文呀的縮了一下,接著就聽到嘩啦啦的雨聲。下雨了依姈問副教授:洗衣機在哪里廚房后門出去就看到了依姈對他嫣然一笑,轉身往后頭去,副教授心頭又是一陣酸。文文把沙發上剩余的碗筷一掃,都推到籃子里,也回到屋后頭去了。雨下得很大很大,副教授心神不寧的又撈起他的面來吃,卻聽到筐啷一聲,還有兩個女孩的驚呼,他連忙將面吐出來,站起來大聲問:怎么了沒沒事這是依姈的回答。副教授不放心,正要去看看,依姈和文文就從廚房走出來了,兩人身上都濕了半邊。依姈吐著舌頭笑笑說:開后門的時候撞在一起了,打翻了水桶她們拍著身上的水,文文白色的短褲還有一大片泥漬。依姈和文文正在整理間,門鈴突然又響起。副教授望了望她們倆,又望了望門,才放下筷子,往大門走去。哪位副教授將門打開。門口站的是雪梅,她被雨淋得全身都濕淋淋的。老師她才開口,又閉上嘴,原來她看見屋里的依姈和文文。氣氛一下子僵硬起來。副教授才想起應該叫雪梅趕快進來,依姈就開口了:啊,你遲到了,怎么淋得這么濕,快進來文文先是瞪著依姈,不過馬上也反應過來,隨著說:是啊,你怎么晚這么多她跑到門口拉著雪梅走進來:哎,你不是還在咳嗽嗎淋成這樣副教授讓開位子,還真以為她們是約了一起來的。老師還在吃午餐,我們剛好幫他收拾一下依姈轉頭對副教授說:你看,我們三個都濕透了,有沒有衣服讓我們換呢我怎么會有衣服讓你們換副教授關上門,搔著頭說。襯衫t恤都可以啊,我們先把濕衣服換下來。襯衫是有幾件要乾凈的哦。依姈想起洗衣機里那一堆臭衣服。乾凈的乾凈的,副教授說:在房間里,我帶你們去。副教授拉開了臥室門,里面雖然也沒整齊到哪里,不過比起客廳是好多了。依姈走進去,文文拉著雪梅,雪梅有一點扭抳,還是一起進去了。副教授在衣櫥里翻出幾件襯衫,果然都是乾凈的,依姈相當滿意。有吹風機嗎依姈又問。她和文文只是衣衫濕了,這吹風機顯然是替雪梅要的,雪梅嘴唇動了一下,好像要說什么,終究沒說出來。有有副教授點著頭:等一下,我去拿。說著將襯衫擺在床頭,他就走出房間。房間因為副教授的離開而安靜下來,連外面也安靜下來,文文看著床邊的窗戶說:雨變小了咳雪梅說:你們在這里作什么那你又來作什么依姈甜甜地笑著,用手去輕撫雪梅的發稍。雪梅偏過頭,沉默不語。啊,我們趕快換衣服吧文文說。依姈應了一聲,自然大方的脫去濕衣服,文文比較含蓄一點,背對著兩人,也解開衣扣,雪梅動也不動,甚至不看倆人。依姈,你身材真好。文文說。依姈將外衣褲及鞋襪脫下,正要解內衣,見到文文已經要穿襯衫了,不禁問說:你里面還穿著濕衣服作什么哦文文便又將襯衫脫下,也打開內衣背扣,倆人都只剩下小小的三角褲,露出白嫩嫩的房。你身材也不錯啊依姈趁文文穿回襯衫的空檔,頑皮地伸手在文文粉淡的頭上撥了一下。唉唷文文連忙閃身躲閉,卻一家伙撞進副教授的懷里。剛才房間門也沒關,副教授拿著吹風機站在門口:吹吹風機謝謝依姈襯衫也沒扣,跳過來接起吹風機,同時將文文拉出副教授的懷抱,碰一聲將門關上。副教授的鼻子和門板只差兩公分,他還沒來得及走開,房間門又拉開了,依姈探出半個身體問:還有毛巾嗎依姈這小魔女,衣扣同樣沒扣,圓滾滾的半邊酥顫巍巍的抖著,副教授的喉頭困難地吞咽著口水。我我去拿他說。碰的,門又關上了。文文紅著雙頰,把衣扣一一扣好,依姈拿著吹風機走到雪梅旁邊,她還是穿著濕衣服動都沒動。依姈說:好了,別別扭了,來,坐這里把衣服換了,身體又不是挺好雪梅雖然聽她的話在床頭坐下來,卻沒有要脫衣服的意思。扣扣門上傳來敲門聲,副教授在外面說:毛巾文文看了依姈一下,依姈對她使眼色,文文赤著腳走去開門,接過毛巾拿去給依姈,回頭看見副教授還傻在門口,就說:老師,你的面不是還沒吃完嗎啊對了我也還沒把碗洗好呢。文文走到門口,把副教授拉走開,同時將門帶上了。房間里就只留下雪梅和依姈。依姈將毛巾攤開,蹲在床上,從背后替雪梅搓揭著頭發,拭去滿頭的雨水,然后伸手到雪梅的前,把她的衣服解開,輕輕的褪下來,倆人都默默無語。你好細的皮膚。依姈拉下雪梅內衣的肩帶時說。雪梅甩了甩頭發,還是沒有說話。依姈將一件襯衫披到雪梅身上,跳下床來要去脫她的長裙,雪梅突然一張俏臉漲得通紅。依姈不理她,仍然將她的裙子脫去,雪梅把手掌遮在內褲上,這內褲是阿賓不久前才送給她的,屁股那一面是透明細紗。依姈格格笑著,伸手在她的屁股上,說:哎呀連這里都濕掉了啦說著又要去脫她的內褲,雪梅這回死都不肯,依姈站起身來,笑著脫掉自己的內褲:傻丫頭,我的也濕了,穿著多難過啊。雖然有襯衫遮著,雪梅還是看見依姈黑黝黝的私處,依姈將襯衫往腰間掀開,香噴噴的身體全部露出來。她對雪梅說:怕什么身材好不怕你看雪梅忍不住咳了兩下,咬著牙,還是拉住襯衫遮住身體。依姈沒再笑她,只是蹲下來替她脫去鞋襪,又拿起吹風機,找到座,蹲到雪梅背后,幫她吹起頭發。溫暖的熱風吹到雪梅冰冷的發絲上,倆人不再說話了,直到依姈將她的頭發完全吹乾,雪梅猛的又咳起來,而且咳個不停。依姈替她拍著背,她搖搖手表示不要緊。依姈走下床,隨便扣上兩顆扣子,抓起地上那一堆濕衣服,輕聲地離開房間,過了一會兒,她又進來,手上端著一杯溫水。老師剛好有康德,你要吃嗎依姈攤開手掌,有一顆膠囊。雪梅點點頭,接過來吞下,并喝了一口水。依姈坐到雪梅旁邊,對著她的臉一直看。文文呢雪梅問。還在整理廚房呢,依姈說:說真的,雪梅你很漂亮。雪梅又羞了,眼睛看向窗外。雨停了依姈也看著窗外說:來依姈拉著雪梅,打開窗戶,肩并肩在床上跪著,雙肘架在窗臺上,窗外是一片很小很小的園子,圍著密密麻麻的九重葛,園子里還是亂得可以。嗯空氣好好。依姈說。依姈,雪梅說:對不起什么依姈問。雪梅搖搖頭,沒有再說。依姈白眼瞪她,一招回馬槍手掌輕拍在她的屁股上。雪梅驚呼一聲,才記起她只穿著幾乎是透明的內褲,而依姈連褲子都沒穿,兩人還翹著屁股在這里看窗景,依姈摟著她的肩,一起笑得花枝亂顫。我們倆很少講話哦依姈說。嗯。唔,你有男朋友嗎依姈突然問。雪梅想起阿賓,又紅了臉:干嘛問這個有沒有嘛雪梅一下子答不上來,她有男朋友嗎阿賓好像不算男朋友,可是回答沒有又好像有點兒丟臉。不算是吧雪梅望回遠方。不算是依姈沉吟著:好奇怪什么奇怪這么漂亮的美人兒,是你猶豫還是對方猶豫啊是你胡說我哪里胡說依姈將頭靠在雪梅肩上。雪梅說:喂,你不要這樣我怎樣依姈說:靠一下也不行啊不是啦我不是說這個啦我是說雪梅說:你不要這樣嘛我又沒怎樣你別我嘛我哪有你依姈搖著雙手:我的手在這里啊雪梅狐疑地回過頭,發現臀部的圓弧后面,除了蘋果綠的內褲顏色外,還有一團毛絨絨的黑影,并且在上下左右蠕蠕移動。啊雪梅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氣。啊依姈隨著也看見了那東西,她往床邊一,抓到吹風機,機伶地向那東西撥去,那黑影被拋出床外,落到地上,原來是只肥大的蜘蛛,足有半個巴掌大,依姈趴落床緣,檢起一只鞋子,啪的將那蜘蛛拍得血模糊。呃呃雪梅嚇得直哆嗦:它它它咬我咬到哪里依姈彎下腰來。屁屁股雪梅快要哭出來了。我瞧瞧依姈安慰她:身體低下去雪梅伏回窗臺,將屁股翹高,依姈看了一下看不出異樣,便將她的內褲褪到大腿,雪梅本來想阻止,又不知那該死的蜘蛛到底對她作了什么,只好讓依姈將它捋下。有一條線沒依姈看著說。有一條紅紅細絲的般的抓痕從雪梅的右臀斜劃到右臀,依姈猜測那是她將蜘蛛撥開時,被牠的尖爪抓出來的。怎么辦怎么辦雪梅急死了。我再瞧瞧依姈再前后左右的看了看,沒有紅腫也沒有血跡。這里會痛嗎依姈用指頭沿著細痕輕輕著。嗯不會。雪梅說。這兒呢也不會。依姈又來回問她兩次,雪梅都不會痛,依姈覺得那倒霉的蜘蛛并沒有對她造成什么傷害,就放了心,看著雪梅圓翹雪白的香臀,不免起了頑皮的意圖。可是很紅欸她故意說,同時用指甲兒尖摳在那細痕上。嗯有一點癢雪梅說,她也不知道癢是指甲還是蜘蛛造成的。糟糕依姈說,食指和中指動個不停:這兒也有。她將指甲兒尖挑著雪梅菊花皺摺的邊緣,雪梅毛骨悚然起來,浮出顆顆的皮疙瘩。依姈別動,別動,依姈說:我得再看看雪梅的肛門周圍長著幾支細柔柔的嫩毛,依姈猜雪梅自己也不知道,她輕抽著其中一兩,雪梅忍不住哼出來,臉蛋兒紅得透汁。嗯唉唷你在作什么幫你檢查,她說:我再往下看。再往下看就要到不可思議的地方了,雪梅的臉燙得可以劃火柴。不不要不會咬到那里罷誰知道依姈說:還是看看比較妥當。依姈貓伏在雪梅屁股后面,還是用指尖,細細膩膩的撥動貼在阜上的恥毛。雪梅嗯。那個人看過你這里嗎誰那個不算男朋友的男朋友依姈把她的毛兒撥好了:有沒有你別胡說八道。依姈笑起來:嘻嘻雪梅不曉得她在笑什么。其實,這種男朋友我也很多。依姈說:本來我是要說,你男朋友一定會稱贊過你這里長得很漂亮。你你在看什么嘛真的很漂亮嘛依姈將臉貼在她的臀端上。雪梅只記得阿賓說她的小花園長得很秀氣,她也不曉得所謂漂亮是怎樣叫漂亮,不過那種地方教別人一直瞧著,還在旁邊來去,真的是丟人現眼。可以了嗎依姈。她問。不大好欸,依姈說:這里有點兒癢,對不對依姈的指甲正刮著她的會,雪梅承認的點點頭。我就知道。依姈說。怎么辦怎么辦雪梅苦著眼睛。放心,依姈說:我來想辦法。依姈的辦法頗為奇怪。她就是用她的指甲尖,挑破雪梅閉合著的花唇,然后來回慢慢地滑動。雪梅再度浮起滿身的皮疙瘩,依姈很細心很細心地重復撥開那粉紅色的軟,并且微微刺動著,好一會兒,終于有一顆珍珠般的水珠被擠到花瓣兒中間。好一點兒了嗎依姈問。事實上雪梅覺得更癢了,她又不曉得要怎么說,很想爬起身來不讓依姈看了,但是手腳就是長不出力氣來,反而緩緩的搖著頭,低頸垂首靠到床上,把臉埋在四撒的秀發之中。依姈這鬼靈豈然不知,她見雪梅沒有主張,反而得寸進尺,食指沾了沾濕,悄悄的扣進那兩片肥之中。唔雪梅用鼻子表達出不滿。就當依姈逐步使壞之際,天氣卻轉好了。雨停了,云也逐漸散去。文文收好了廚房的混亂,便想叫她們出來問功課,走來臥室門口,見門虛掩留下一道縫,她輕輕推開一點點,就看到依姈跪在床上,雪梅趴在依姈膝邊,屁股翹得老高,依姈的手指頭深深地進雪梅的蜜兒里,還不時緩緩抽動著。文文登時獃了。這這是什么狀況她雖然看不見雪梅的臉,不過卻知道雪梅全身都在發抖,沒道理了,文文懷疑自己的眼睛,她搖了搖頭,一時之間找不到頭緒。依姈一邊用食指在雪梅的身體里抽送,一邊伸掌去揉動她的房,雪梅的聲音像在低泣,同時排出滑油油的水份來。依姈低頭不知道對雪梅說了些什么,雪梅先是搖頭后來又點頭,顯然心境雜亂如麻,文文看著她從大腿滴滴流下的汁,不禁紅了臉,因為她自己底下好像也漸漸潮濕了。文文一陣暈眩,沒想到整個事情完全變樣了,拜訪老師怎么會拜訪出這種情形來,她伸手拉住門把打算關上門,不看了,才退了半步,背后就撞到一堵高大的膛。文文大驚,連忙自己掩住嘴以免發出聲響,提心吊膽緩緩斜過眼角,媽呀,是副教授,他正也望著房里看得目不轉睛。文文簡直是羞死了,今天怎么一再闖進他懷里而且這時進退兩難,說什么做什么都不對,她吐了吐舌頭,縮著肩膀,尷尬的轉回頭,思索著要怎么辦。文文不曉得副教授已經在后面站了多久了,房里的香艷節目仍然繼續上演,雪梅被依姈弄得像蟲一樣扭曲著身體,這種鏡頭真的不能多看,文文的臉像著火了一樣,又燙又辣,雙腿偷偷的交磨,心中憂心忡忡,因為那要命的地方更濕了。這時從背后,在比她屁股高一點點的地方,產生了一種堅硬突出的壓迫感,而且越來越明顯,甚至好像在她身上磨著。文文又不是小學生,她當然知道那是什么,她真該不顧一切的走開,但是這念頭才剛浮起,副教授卻伸來了雙手將她圈住,文文縮瑟在他身前,馬上聽見重的呼吸聲,吹得她頭皮發麻,她嬌嬌怯怯,再回頭偷偷查看,副教授的眼睛仍然盯著房里猛瞧。文文想說什么,猶豫了一下,還是吞回去了。房間里,依姈將雪梅的臉扶起來,倆人靜靜地接吻著,好像情人一般。這時候文文感覺到有一股更加熱悶的氣息在耳鬢邊鼓噪,心中暗暗叫糟,果不其然,副教授的嘴唇莽然地就吻過來了。糙的胡渣磨在她的俏頰上,文文皺眉閉眼,雙手想去抓副教授的腕,沒想到副教授兩掌上滑,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一雙椒。他的理智正在遠離,文文急死了。沒有罩墊底,副教授的大手整個兒的將她那青春脯滿握不放,而且理直氣壯地撫弄起來,雖然動作不夠溫柔,文文小巧堅實的尖頂在他掌心中,還是不斷的發硬。嗯房里的雪梅低哼了一聲,支持不住地傾倒下去。文文感覺力氣從自己的兩腳開始向上消融,她站立不了了,身體酸軟一味往下溜。副教授并沒有去架撐她,反而跟著她矮下去,文文重心傾斜,兩手只好扶住墻壁,臉貼在肘臂上,副教授黏著她蹲著,像兩只青蛙一前一后的躲在門邊,副教授用牙齒去啃她的后頸,兩個人同時猝猝地喘著氣。哦別這樣文文微弱地拒絕著。不過顯然副教授并不打算接受她的建議,因為他的一只左手已經離開她的房,伸進襯衫的下擺里了。文文的短褲正在洗衣機里頭洗,襯衫下面就是三角褲,最后的防線,但是她的手還架在墻上,所以副教授輕而易舉的,用兩三指頭就捏住了她脹出來的恥丘。老師文文想要夾腿,但是來不及了。唔唔副教授的氣息很急,到濕濕的棉布讓他更加興奮。文文大窘,自己急忙分辯道:那是剛剛撞翻了水嗯唷沒有人在乎她要作什么解釋,因為她的話還沒說完,副教授的指頭早勾開內褲花邊,在她的小裂口上攪和著了。啊呀呀別別這樣文文軟得說不出話來:老師副教授濃濁的呼吸一直在她腦袋后頭回響,而且右手也滑下來了,兩手一起亂亂撩,搞得文文整個戶黏不拉答的,只能恨恨地咬著牙,嗚咽忍受。著著,兩只手忽然少了一只,文文頓時覺得有點空虛,老師怎么不了副教授的身體在她的背后蠢蠢騷動著,悉悉娑娑,一會兒光景,那不見了的手又出現了,這一次向她的屁股蛋,而且在扯她的內褲,把她的內褲都扯偏到一邊,整個兒阜都涼颼颼的,完全遮不住什么重點,然后兩手一前一后,到處亂挖,挖得她魂兒都快飛了。挖著挖著,文文開始覺得,副教授的指頭變得很奇怪。奇怪在哪里呢文文也說不上來,其實她是沒辦法進行任何思考,全身熱騰騰像要冒煙一樣。不過馬上文文就知道奇怪在哪里了。文文覺得,副教授的一大得出奇的指頭在想辦法鉆進她的兒口,那指頭真大,真大文文馬上知道了,那不是指頭,那是老師老師文文下意識想要阻止,副教授的兩手同時移到她的大腿邊,固定住她那美麗屁股,然后像剝面包一樣的剝開,身體一貼,那巨大的指頭,錯了,那頭,向前推進,就沒入文文的腴美的唇瓣之中。嗯呀文文挨不住哼起來,她已經沒有辦法阻止,也不阻止了。把把屁股翹起來,好不好副教授說。好不好好不好文文的小腦袋瓜還在想,身體卻將不自主稍稍向前跪著,腰兒一實,屁股自然就翹起來了,才剛翹好,副教授立刻長驅直入,整陽具都擠進去。哦副教授劇烈地發抖,抱著她用力咽氣,文文被他侵入,大勢已去,抵抗顯然無益,她回過眼來,剛好他也在看她,文文見他血沖了頭,心中不忍,扶起他的手放到她剛才靠在墻上的位置,再將臉前貼到他的臂上,然后雙手后攬,扶住他的腰,等待他下一步的動作。副教授心頭一陣悸動,反倒停在那兒忘了要干什么。老師文文說:我我翹好了唔,唔。副教授突然醒悟,連忙作兩次抽送。咿嗯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