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阿賓正傳 > > -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54)暗渡2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54)暗渡2

書迷正在閱讀:
別忙,別忙,他一面抹揩著,一面說:我來幫忙就好。阿銘可不笨,他跟著有樣學樣,也伸手來撈掄著說:當心,當心。倆人同時到她的肥上,或輕或重的搓磨著,她一時也沒輒,只是胡亂地說:不必不必我自己來可是她的房已經被他們得結結實實,而且仲韓還用力的捏了捏,捏得云雀忍不住唉唷的輕嘆著,仲韓和阿銘見云雀并不怎么抗拒,色膽包天,就愈加放肆更形無禮了。阿銘這次搶在先頭,他的位置正好方便他穿手進到云雀的浴袍里,他一伸而入,同時將她的領襟掀開,云雀里面可沒有穿戴罩,倆人同時都看見了她珠圓玉潤的脯,他們平時就知道云雀豐滿動人,今天眼見為憑,不免臉紅心跳,息氣喘了。倆人搶著去捧云雀的大包子,交相撫動,阿銘還挑著云雀小小的頭逗個不停,云雀如何受得了,筷子紙杯都軟手跌在地上,空舉著雙手任由他們著。別這樣他們分別將云雀推圓弄扁,云雀無可抗辯地仰在沙發椅背上,他們各托起她的一條腿擱到自己膝蓋上著,因此云雀兩腿張開,腳尖墊起,浴袍已松開,她的內褲剛才臟了,沒穿放在浴袍口袋里,那私密景色更加一覽無遺,豐腴雪白的大腿之間夾著飽滿肥沃的阜,仲韓先看到了,指給阿銘看,他們對云雀的浴袍下是一絲不掛十分驚喜,倆人差點流出鼻血,爭先恐后的把手指擠向她的美妙戶,云雀大吃一驚,卻是無力阻止。別這樣他們當然繼續這樣,阿銘還訝異的說:嘩,嫂子濕得這么快仲韓把頭靠近云雀,問說:嫂夫人也是個騷底貨哦唔云雀正在悵然迷惘,轉頭張嘴就把仲韓的嘴給封住了,香軟的舌頭迫不及待地伸進他嘴里交探著,底下的濕被好幾只指頭玩弄得簌簌而抖,腰枝不停的用力抽搐,完全是春情蕩婦的模樣。阿銘經不起風浪,眼前的活色生香就足夠讓他發狂,他著急地解著褲帶,脫去長褲內褲,乖乖,這年輕人,好長好有活力的一巴,但是卻是包谷,只有前端突出小小一點兒頭。他拉來云雀的手去它,云雀轉頭看著,表情又高興又難過,還是幫他套動起來,這邊的仲韓也在脫褲子了。仲韓如十八手觀音如來,脫著自己的褲子還能兼顧著挖摳云雀的騷,云雀的蒂周邊被他們欺侮得充血漲紅,交感神經將豐沛的愉悅不斷地傳遞到全身各處,她想將臀部后縮,卻躲不掉倆人連手的攻擊,愛亂淌,重新燃起對男人的渴望來。她雙手左右各執住一巴,沒有規律地亂搖亂捋著,仲韓和阿銘不約而同的跪起在沙發上,將巴翹向云雀,云雀從沒曾像這樣被兩只熱烘烘的棍子指著臉,口一陣酸熱,興大發,張嘴就把阿銘的巴一口含住,吸吮了一會兒之后再轉向仲韓,小舌把他的頭攪得痛快無比。阿銘欲毒攻心,跳下沙發,跪趴到云雀的正面,提著巴,對準云雀濕淋淋的兒,輕易的就一而入,全盡沒。他瘋狂的抽送著,云雀如果和小虹相比,那是美太多了,小虹也許年輕,全身充滿彈,云雀則是香四溢,腴華成熟,最要命的是,她還是自己上司的老婆,這干起來太有味了。云雀底下挨著阿銘的長巴,嘴上吸食著仲韓的頭不放,被兩個男人一起服務的快樂是加倍的。這倆人說熟不熟,說陌生也不陌生,和他們作起愛來不知道怎么搞得就是變得很瘋狂,她現在只想和他們干,干,干,再干翻過去。阿銘的表現也很夸張,他一邊拼老命的捅進捅出,一邊嗚嗚地喊叫著:好爽好爽哦嫂子的干起來好舒服哦好緊湊哦云雀聽得他的贊美,更努力地縮著好爽死他,仲韓在上面也化被動為主動,用力的 起云雀的小嘴,三人扭成一團。好啊你們忽然旁邊有人說:連云雀姐都敢搞,未免太大膽了吧仲韓和阿銘一起轉頭,原來是小虹。小虹將春山陽顛倒的反 出來,正軟在他身上喘氣,聽到客廳外有奇怪的呻吟浪叫聲音,才記起還有仲韓他們,她跳下床來到門口一看,乖乖隆得咚,那倆人竟然押著云雀在強干,云雀好像并不掙扎,反倒是在享受迎合著,她暗想,美人無乾凈,真是至理名言。窺伺間,方才和春山的一陣荒唐并沒有得到滿足,這下兒里又偷地流出春水了,她不甘寂寞,也想和他們一起快樂一下,就裸著身體,開門出來,故意出聲驚擾他們。仲韓見是小虹,全身又光溜溜的衣服也不穿,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他勾著指頭要她過來,她扭捏作態了一會兒,還是跚跚的向前走來。仲韓將她一把拉倒到沙發上,自己轉身擺脫云雀的小嘴坐下,讓小虹騎跨到他身上,小虹也不客氣,沒等他招呼,伸手到他的陽具,對好角度,就像在干春山那樣一口氣就把仲韓的老二吞噬掉了。拜托,你也用不著這么積極啊仲韓調侃她:我們都認識這么久了,我又不會逃走,你讓我多有一些成就感好嗎成就感成就感小虹輕快地搖動屁股:弄了云雀姐嗯嗯你一定很很有成就感了嗯我還沒弄呢,就被你搶先了。仲韓抱怨說。那算我對不起你了哦嗯嗯仲韓你還真硬啊好舒服我補償你啦讓你多爽一下嗯小虹昵聲昵氣,惹得仲韓沖動得更厲害。小虹姐阿銘行有余力,還起小虹的房來:嘖嘖你的部真有彈力要死了哦你專心干你的好不好小虹說:待會兒啊你還能硬的話啊我們再來一場呃友誼賽小虹浪得緊,騷叫連連,云雀氣憤她勾拐春山,本來不想理會她,可是她一出現就把仲韓和阿銘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云雀不甘心,就跟著哼吟起來,一對大房搖得波濤洶涌,著實誘人。阿銘你好會弄啊干得好深哦再來再來對對啊干死姐姐好了哦荷她故意叫著。唔云雀姐小虹一上一下的騎著說:看你平時有模有樣嗯嗯也是騷骨子哦哦下回你有新男朋友啊啊我們就來交換啊好不好哦哦云雀呸她一口,小虹也不生氣,彎下腰貼臉到她頰邊,親起她的腮,咬著她的耳朵,然后回來吻她的小嘴,剛好阿銘這時干得兇狠,云雀全身都痛快,就和小虹貪婪的交吻著,小虹吃吃地浪笑起來,低聲告訴她說她有一個十七歲的小男朋友,問云雀改天想不想試看,云雀正爽得胡涂,隨口亂答應著,小虹更嘻嘻地笑個不停。四人干了半天,仲韓想改換嘗嘗云雀的滋味,阿銘當然早就打著小虹的主意,倆人意見一致,打過幾個手勢之后,達成共識,他們突然將巴同時抽出外,對換了位置,云雀和小虹爽在心口卻突然空虛不已,哪管對方是誰,趕快干進來再說,等到看清楚對手換人的時候,早又被得滿客廳亂叫了。云雀可不愿意輸給小虹,倆人競賽一般雪雪的喚聲此起彼落,把仲韓和阿銘都哄唬得死干活干的,賣命為二女效勞,她們也都回給他們動人的贊美,情境帶動氣氛,云雀和小虹真的很快地高潮泄身,然后連續不斷地處于亢奮的狀況里,尤其是云雀,她一次又一次的浪水狂噴,仰臉嬌啼,本顧不得房間里的丈夫是不是會醒來,身體的快樂先滿足了再說。結果阿銘先完蛋,他和小虹剛剛就已經對 得滾落到地上,他深深的鉆過小虹的蜜,強悍的撞擊她的花心,小虹哥哥弟弟的亂喊一通,他雖然身強力壯,也有窮途末路之時,他大叫一聲,死死的抵著小虹的眼,脊椎從下端直酸到頸項,頭暴脹,濃潰決般的狂瀉而下,燙得小虹唉唉騷叫,阿銘存貨太多,連了幾十秒鐘,才彈盡糧絕。唔小虹抱著他吻:乖弟弟好熱情哦阿銘喘得說不出話來,只是對著小虹傻笑。這邊仲韓和云雀還熱戰方酣,仲韓將云雀壓倒在沙發上,云雀的腳被撐架得高高舉起,仲韓動作分明,一下一下的用力戳她,她都記不起到底是第幾次高潮了,連唉唷聲都變得微弱婉轉,可是突然間,她又高聲尖叫起來,雙腳僵直,腰枝弓彎,阿銘和小虹都清楚的看見,一大股水噴泉般的從她被巴塞滿的兒口爆發出來,看得阿銘和小虹目瞪口呆,同聲嘆服她是蕩之后。仲韓也逐漸支持不下去了,他開始變得遲頓而緩慢,呼吸短促凌亂,五六十棍下來,頭冒熱汗,眼布紅絲,小虹還跑過去,故意在他頭上捏著,仲韓大叫兩聲,來不及拔出陽具,水全部入云雀的子當中。喔喔仲韓說:老天爺我這輩子從沒這樣爽過啊我也是第一次這么快活云雀說,那當然還包含了和阿賓之前先干過了的部份在內。阿銘提議說:小虹,云雀姐,我們換個地方再玩過,好不好小虹馬上附議,并且說她的公寓最恰當,仲韓和阿銘都躍躍欲試,準備再大拼一場,云雀卻說:我不去了,我要照顧那死鬼。這事情他們便也不能再說什么,小虹最開朗,就鼓舞著說:好啊,今天你們先喂飽我,改天云雀姐有空我們再弄到天亮。要不然又能如何,他們三人穿回衣服,云雀也披上浴袍,和仲韓阿銘各都擁吻了一會兒,小虹也來偷偷捏了捏她的屁股。她送他們出門搭電梯,然后回到房間來,她在浴室窗口探了探,敏霓家的廚房一點光線都沒有,阿賓一定回去睡了,她匆匆的沖了一下身體,照例又在鏡子前顧影自憐著,她自己都發現,她容光煥發的臉蛋兒上,又多了一抹騷騷的風情。她坐回床緣,春山鼾聲如雷,巴軟綿綿的垂著,大概想破他的頭他也料不到,妻子今晚在兩個部屬的巴下狂浪的歡好過,戶里還余有點點男呢。云雀反向側躺在春山的身邊,瞇眼吟笑著,而且笑得好動人,她張開嘴兒,含住春山的巴,開始吞吞吐吐地吸吮起來鈺慧和淑華興奮的換著泳衣,因為等一會兒要出海去玩兒。今天早上外頭的天氣還不怎么穩定,海象惡劣,不適合水上活動。鈺慧和淑華到澎湖來盼啊盼的就是想到外島走走,拍些美美的照片回來,好不容易中午風浪轉小,鐘小姐宣布下午可以乘船出海去,大家都雀躍起來,沖回房間去準備大小事宜。鈺慧和淑華在泳裝外面套了件t恤短褲,和同學們搭著接送小巴士到碼頭去,路上鈺慧看著沿途的景物,問肥豬說:這里我們前兩天來過,對不對肥豬點頭稱是。車抵碼頭,鐘小姐安排了兩艘小漁船,她們沒有人搭過漁船,一個個都是城市土包子,新奇的到處索,鈺慧和淑華已經強迫著肥豬開始替她們拍照了。漁船噗噗噗地開動,她們大聲歡呼,在小小的甲板上手舞足蹈著。漁船在港內行駛,都還平穩,等離開了防波堤的保護范圍,波濤漸大,漁船上下起伏得厲害,眾人都坐下來抓著船桿,表情就有點僵硬了。忽然間一個浪頭撲上傳來,每個人的衣服都濕了好大片,大家先是一愣,接著全部前仰后合的大笑起來,最狼狽的是鈺慧,她連腳上的白布鞋在慌忙中掉了一只,差點被海浪沖走,在旁邊一手撈救住,才沒有落進海里,可是已經盛滿海水,里外濕透了。啊怎么辦鈺慧苦著臉接回來。哈哈,淑華取笑她說:不如連這只也脫掉好了。鈺慧撇嘴瞪她,想想也有道理,就蹲起來脫下余著的那只,和濕了的這只并結合綁在船桿上,襪子也都脫掉了,就光著潔致的腳丫子,又和大家嘻鬧起來。兩艘船一前一后,慢慢地航向鈺慧她們在甲板上作起團體游戲,舉凡學生的學級越高,游戲就越無聊,所以大專生玩的多半和幼稚園小朋友玩的差不多,反正大伙開心就好。有一回合,鈺慧輸了,大家決定要懲罰她,她也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有人使壞,提議罰她親吻在場的每一個人,鈺慧啐罵了一聲,昂首驕傲的說:吻就吻。她不分男女,繞著甲板一圈,在每個人臉頰上各親一下,眾人都鼓掌叫好,只是在親吻文強和肥豬時各有不同的尷尬,等到全部都親過了,有人說:開船的阿伯和小弟還沒親。鈺慧跳進船艙,拉著阿伯和一旁幫忙的小弟也都親了,阿伯呵呵的笑著,露出零亂的牙齒,那小弟才十五、六歲,羞得滿臉通紅。大伙兒又叫又跳,像瘋狂了一般。太陽正烈,漁船往遠方一處平臺模樣的島嶼航去,越靠越近時,淑華舉手齊眉遮蔭說:唔,有人住嘛,不是無人島。肥豬笑說:你還以為是魯濱遜漂流記嗎這是哪里鈺慧問。員貝。肥豬說。鈺慧和淑華哪懂什么圓貝扁背,船一靠岸,便和大家爭先恐后地跳下碼頭,鐘小姐約略點了點人頭,確定到齊,告訴大伙要橫切過小島到另一岸,幫她帶路的是方才開船的小弟。也不知道是哪個人提議的,說日頭這么大,女生走路太可憐,應該由男生來背,男生一聽全部都附議,女生則嬌嗔著半推半就,分配下來,巧得很,除了鐘小姐以外,每位女生都有人背,譬如說淑華就給肥豬背,給文強背,鈺慧嘛, ,這個給開船的小弟。我不要鈺慧小聲抗議著。有什么關系笑她說:那小弟也挺不錯的,只是小了點、瘦了點、黑了點、土頭土腦了點鈺慧被她說得都有些好笑,最無辜的是那小弟,他今天被他祖父拉來出公差已經相當不樂意了,居然還要做牛做馬,真是倒楣到家。所幸鈺慧長得實在夠漂亮,方才被她淺吻臉頰時,他的心碰碰亂跳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平息,能夠再為她效勞,倒也沒啥好抱怨的。眾男生呼嘯一聲,背起身旁的女同學,跟在鐘小姐和那小弟的后面,吵鬧的離開碼頭。喂,鈺慧輕柔的問:你叫什么名字慶仔。那小弟說。麻煩你了。鈺慧說:其實我可以下來自己走。沒關系,慶仔說:就快到了。慶仔將鈺慧背到靠進海水的地方才讓她下來,鈺慧又跟他道謝了一次,淑華和也都到了,從背包中抽出一條大毛巾來 在地上,大家把隨身的提包配件都擺到毛巾上,然后就開始脫去外衣,露出原本就穿好了的泳裝。慶仔走去和鐘小姐交談了兩句,轉頭又多看了鈺慧一眼,然后循著原路跑回去了。眾人迫不及待地沖進海水里,愉快的玩成一團。鈺慧和淑華都帶了面鏡,浮在海面上游動著,縱然只是那美麗的背臀曲線,還是惹來男生們貪戀的眼光。肥豬陪在她們身邊,三人越漂離大家越遠,淑華并不善泳,肥豬不時的提醒她回到淺一點的地方,淑華嫌他羅嗦,倆人斗著嘴,鈺慧見她們打情罵俏,也沒興趣聽,就說她要自己多游幾趟,轉身起自由式,馬上就在幾公尺之外了。鈺慧泡在清涼的海水里,耳中只有手腳打水的聲音,真是逸閑極了。她游出幾百公尺,翻身仰漂著,享受無重力的世界。她一個人悠游夠了,才慢慢地朝岸邊游回來,同學們有的在淺水戲鬧,有的在沙灘玩耍,她在灘頭站起來,卻找不到淑華和肥豬。她沿著沙灘散步,往著有幾塊突出圓巖的那頭走去,離開同學漸漸有一段距離,就看見了淑華和肥豬泡在幾塊小巖石浮突著的淺水中,各自倚石斜躺,隨著海浪的起伏,正愉快的聊天著。鈺慧朝他們走過去,淑華看見她了,向她招呼并且笑得很燦爛,肥豬則有一點不大自然,鈺慧跨進水里,突然低啐了一聲,雙手腰盯著他們瞪眼。淑華依然笑得很燦爛,肥豬則神情更不自然了。原來他們浸泡在水中,看起來若無其事,鈺慧走近了才發現,肥豬的長鞭被掏出來在泳褲外,淑華用兩只腳掌合夾著他,前前后后地在套動。喂鈺慧生氣的說:你們也該有分寸一點。有什么要緊又沒人看見。淑華說:鈺慧來幫幫忙,我的腳好酸了。我才不要鈺慧嘟著嘴說。來,坐這邊。淑華拉住她讓了讓位置,鈺慧斜著眼,不甘不愿地坐進水中。淑華仍然用腳玩著肥豬,同時笑嘻嘻的同鈺慧說話,肥豬的表情越來越奇怪,淑華突然彎腰抓著鈺慧的腳踝,拿她的腳掌去替代自己的工作,鈺慧的腳掌中意外多了一肥碩的,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肥豬的表情越來越無法形容。淑華是那么頑皮,她靠到肥豬那邊去,用手指摳動他的頭,肥豬怎能受得了,牙齒不停的打顫著,她滿意的咯咯笑起,轉頭探望周遭,確認四下無人,她斜拉開泳裝的 口,露出大半邊的房,送到肥豬嘴邊,肥豬一口啃住她的頭,淑華雪雪呼痛,卻也不退縮,咬著下唇任他吮食,臉上似笑非笑的望著鈺慧。鈺慧去留兩難,腳掌繼續夾護著肥豬的硬物,感覺它在隱隱跳動,一下子淑華又貼過來她身邊,鈺慧既然腳掌合攏,大腿必然分開,淑華伸手到她大腿上撫著,這次輪到鈺慧咬牙切齒了,淑華更過份的在她的秘堡上,鈺慧忍不住輕喚起來,肥豬在對面瞧著,雖然并不能多看見什么,卻比真的看見了什么還緊張,他仔細的欣賞鈺慧的每一個表情,鈺慧羞急交加,又擋不住淑華的搔擾,激動傳達到腳上,就更用力的捋晃著肥豬。肥豬腦中一片混亂,他臉上現出了詭譎的笑容,鈺慧覺得他的棍子漲硬異常,還有奇怪的悸動,她連忙站起身來,果然看見肥豬的胯間浮漂著不規則的白色黏,原來他已經泄了。這時一波浪頭涌來退去,那黏立刻消失無蹤。鈺慧輕罵了幾句,逃回岸邊,伸指對他們做了羞羞臉的動作,淑華嬌嬌的笑著,肥豬滿臉歉意,她白了他們一眼,小跑步往同學那邊回去。躺在毛巾上曬太陽,看著走過來的鈺慧,忽然問她:鈺慧,你的鞋呢鈺慧才猛然想起,她的鞋掛在漁船上忘記解下來。糟糕,在船上我得回去拿。她說。你要走回去馬路正燙著呢說:先穿我的去吧鈺慧草草套上那雙鮮紅的,套回t恤,急急地往碼頭來路跑去。她憑著簡單的記憶,果然尋回碼頭,她們乘來的那兩艘漁船都還在,鈺慧跳上她原先乘坐的那一艘,在甲板上找來找去,也沒看見白布鞋的蹤跡,她繞到船側,推門往船艙里進去。鈺慧一進船艙,就看見慶仔坐在角落,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她和慶仔就都一起愣住了。慶仔兩腿張開,褲子褪到腳跟,正在自慰。鈺慧目瞪口呆,一句話講了一半活生生地吞了回去,她雖然意外,反而比不上他所受到的驚嚇,慶仔整個人一抖,眼睛瞪得像牛鈴,渾身僵凝著,只剩下右手茫茫地繼續套動著。慶仔今天先被鈺慧吻了臉頰,又背著她柔若無骨的嬌軀跑過小島,一路上鈺慧飽滿的脯一直在他的背上磨著,這是他長這么大從沒經歷過的感覺,他邊跑邊勃起,老二哥在褲襠中不停的抗議。等放下鈺慧,又看她脫得只剩單薄的泳裝,曲線玲瓏剔透,實在熬不下去了,就急忙跑回來,他祖父上岸干活去了,他馬上躲在船艙中狠狠打了一槍,才稍減心頭之火。可是也沒過多久,滿腦子就再又都是鈺慧豐腴的身體,彷佛在他眼前搖擺、搖擺、搖擺,他不能按捺,掏出老二,閉上眼睛,想像鈺慧的美妙身體,又一次打起手槍,他套得天昏地暗,有人上船也不知道,等鈺慧開門闖進來,一切都來不及了。鈺慧看他一副驚嚇過度,又挺著陽具的表情,突然覺得好笑,她欺他年幼,便沉聲說:你在作什么慶仔也真是古意,他照實說:在在想你鈺慧對這個答案倒是十分意外。她原本以為慶仔只不過是少年青春期的沖動,沒料到他是有目標的意,而且那目標居然還是自己,看他靦腆的模樣并不像說謊,不由得困惑地眨起眼兒來。那那你想得還滿逼真的鈺慧看著他手中硬梆梆的東西說。我我慶仔知道鈺慧在注意他的老二,他羞赧的轉身背對鈺慧,并且分辯說:其實,我只是隨便想想而已是嗎鈺慧有趣的走進來,關上門:你繼續想啊慶仔呆了半天,說:這樣子,有點難想鈺慧靠在儀表上,橫縮起一條腿,她就只有穿著一件t恤,下半身剩下泳裝最后的倒三角形,慶仔回頭看著,眼珠簡直要爆出來了,鈺慧說:這樣呢慶仔的手飛快的動起來,沒有時間回答鈺慧的話。鈺慧慢慢的向他走去,船艙很窄,兩三步就到了他背后,她好奇的彎腰低頭,看清楚慶仔手中的家伙,慶仔心想反正丟臉不如就丟到家,不再遮掩,讓她看個夠。有道是弟如其兄,慶仔的老二也像他黑黑瘦瘦的,但是結實悍,一顆頭卻是很大,有點像是鼓槌。他用力的套著,突然頭上傳來美妙無比的感覺,他一看,原來是鈺慧張開手掌,讓他的頭抵在掌心,慶仔爽得差點要叫出來,渾身都在顫栗,鈺慧詫異的問:你怎么了好舒服他困難地說。這樣就舒服鈺慧恥笑著他:這樣呢鈺慧將手掌合包,磨動他的馬眼,慶仔已經在大聲呻吟。你可真沒用啊鈺慧說。我我鈺慧撥開他的雙手,親自替他套動起來,嘖嘖,這家伙還真不是蓋的,雖然并不長大,卻是奇硬無比,鈺慧有趣的捋上捋下,慶仔斛觫得更厲害了。啊啊他沙啞的叫著,一股熱直噴而出,鈺慧不及走避,下巴上沾了一些。唔好多鈺慧用兩手囫圇著。那巴依舊抖抖的跳著,卻沒有軟下去的跡象。鈺慧等他把漿水都吐完,又輕輕的套動。喔我的天,真的好舒服慶仔說。嗯還是不乖鈺慧玩著他仍然堅硬的棍子。啊他又嘆起來。鈺慧快速的撫弄他,他轉眼間就恢復了原來的活力。我我可不可以慶仔嚅嚅地問著。什么鈺慧也不回頭,用手指有趣的繞著頭轉圈。我可不可以,慶仔看著鈺慧翹起的屁股:你唔,只給你一點點哦鈺慧說。慶仔心虛地伸出手來,撫在鈺慧的粉臀上,只穿了泳裝的屁股又細又滑,他哪里曾經有過這樣香艷刺激的經驗,一只手貪戀的在鈺慧大腿臀部來回之再三。后來,他大著膽子,彎起中指食指,輕觸過鈺慧隆起的私處,見鈺慧只是搖搖屁股,并沒有反對,就更進一步將指頭留在那里,慢慢地攆壓著。這就是女孩子的那個慶仔好感動。他不停的來去,覺得鈺慧的泳裝褲底逐漸濕起來,他弄了一陣子開始駕輕就熟,膽子更大了,沿著布邊進鈺慧的泳裝里面,找到了最濕潤的谷地。啊你作什么鈺慧只是這樣講,并沒有制止他。慶仔解釋也沒用,更何況他并不想解釋,就只是專心的在軟軟的沼澤中攪來拭去,鈺慧越來越黏和,不自在的扭起屁股。嗯鈺慧兩只手都去玩他的硬巴:你好硬哦,怎么會這么硬呢不知道慶仔得意的說:本來就都這么硬鈺慧故意很快的套他十幾下,慶仔沖動極了,起身連同鈺慧都撲倒在船板上,沒頭沒腦的壓在鈺慧身上亂扭,鈺慧先是低呼一聲,后來看他什么都不懂的蠢樣,又乞乞地輕笑起來。傻瓜,你在作什么鈺慧半瞇著眼瞪他。我我不會慶仔說。不會什么鈺慧還是在笑著。不會全部。慶仔說。鈺慧再瞪過他一眼,伸手將他推翻下來,撐腿跨上慶仔的身體,反過來將他壓在底下。慶仔初經風浪,實在緊張萬分,他手掌扶住鈺慧的雙肘,正努力的發著抖,害得鈺慧都連帶搖晃起來,她作勢要假咬他的手,他就急忙回縮,鈺慧尾隨追咬著他,他躲得又慌又急。什么都不會,也要學人做壞事。鈺慧取笑他。慶仔喘得發暈,鈺慧向后到他棘手的小子,她抬起屁股,扯開泳裝的襠布,溫溫柔柔的靠到他的大頭上,慶仔打娘胎起也沒遇過這樣的美差事,命子頂端被黏滑甜膩的軟所包裹,難以言喻的快感直襲口,忍不住挺著屁股往上沖,把巴進了大半,得鈺慧張起小嘴卻叫不出聲來。啊你壞死了鈺慧好不容意才吁了一口長氣:小孩子要好好學啊不要搗蛋好舒服好舒服慶仔還是禁不起誘惑,繼續搖著屁股,這樣一來就不只是他舒服了,連鈺慧也騷癢癢地舒服起來。啊別動別動嘛啊啊鈺慧想制止他,但是慶仔已經不受指揮,如脫 野馬般的狂拋起屁股來。啊慢點啊啊唉呀哦哦慢唉鈺慧沒料到他會突然發動攻擊,因此完全無法防御,只能由他一下狠過一下的抽頂刺,鈺慧浪水綿綿,慶仔則無師自通,沒多久就把整巴都 沒在銷魂窟里頭了。嗯叫你別亂動嘛鈺慧浪呼呼地說,不過也真的是很過癮。鈺慧的美緊緊將慶仔的巴悶束得水泄不通,慶仔心情雜亂,壓抑不下高亢的欲念,雙手捧住鈺慧的圓臀,十指深陷到她屁股里面,死死的抓牢了鈺慧,奮不顧身地拼命干起來。哦哦你哦哦哎呦好舒服呀鈺慧已經端不成架子,仰臉瞇眼哼哼叫著:嗯每次都好啊嗯嗯你你你真好哦好舒服唔啊老天原來作愛是這樣慶仔快樂的送進送出。然而如此對空挺舉畢竟是吃力的事,慶仔慢慢也支撐不了局面,動作越來越七零八落,只是那孤拔的巴仍然漲硬如故。呵呵干嘛弄不來了鈺慧又扳回一城,沉沉地往下坐。鈺慧一手推撐著他的腰,一手在屁股后面拉提著泳裝,以免襠布妨礙了好事,她見慶仔氣力不繼,便以勝利者的姿態前后擺壓,騎乘起來。好舒服好舒服哦我那個好漲啊慶仔說。嘖壞孩子嗯嗯你好硬哦唔硬得好嗯鈺慧忘情地搖著屁股。可惜五十步笑百步,也沒弄了多少下,她就全身酸軟,頹然仆倒在慶仔身上,慶仔趁機摟著她,吻她的臉頰,鈺慧嘻嘻笑著并沒有拒絕,他就更放心的吻到她的唇上。鈺慧主動地和他對吸嘴唇,勾著舌頭,慶仔的心魂真的要飛上九宵云外了。他偷看著美麗動人的鈺慧,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在作夢,否則怎么會有這樣春光旖旎的艷遇他的手掌在鈺慧背上輕撫,然后拉著她套在外頭的t恤往上脫掉,接著又去扯鈺慧連身泳裝的肩帶,鈺慧低聲罵著:壞男生,又想做什么慶仔變得很聰明了,他現在知道只要做,不須要回答。他將她的泳裝向下捋,鈺慧只象徵的掙扎了兩下,就讓他拉放到腰間,她把雙手抽出,乖乖地趴在他膛上不動。慶仔的目的可不在這里,他抱著鈺慧翻滾,將她壓回船板上,然后撐直臂膀,他想要看看鈺慧迷人的胴體,他也想知道,到底,當他背著她時,那一對靠在他身上柔軟又飽富彈的是長什么樣子鈺慧不遮不掩,大方的讓他瀏覽,慶仔難以置信的看著她豐盈堅實的房,粉嫩幼紅的圓暈,小巧挺立的尖,他暗嘆著,他也發誓,這比他所看過的任何圖片或影片都要漂亮上一萬倍,鈺慧還吸氣挺起膛,那房就隱隱約約地搖蕩著。慶仔跪坐起來,低頭惘惚地注視著自己入鈺慧的情形,巴柱子上青筋暴露,油亮晶瑩,向前入時直盡至卵囊袋子打在鈺慧的臀底上,往后抽退時拔到只留下半顆頭堵在洞門口,剎那間熱血上沖,他短嘯一聲,瘋狂的對鈺慧猛 不停,鈺慧被干得全身的幼無一處不搖曳,她嚶嚶的哼唱著,偶而還吐出一兩句浪呼。慶仔平靜不下來,沒命的來回抽送,次次到底,鈺慧媚眼如絲,小急切的對挺著,騷水一陣接一陣,連屁股都流濕了。慶仔咬牙切齒,腰桿搖得像要折斷一樣,突然驚叫又突然中止,頭深抵心,動作嘎然凝滯,只有巴在鈺慧膣中跳抖著,鈺慧猜也猜得到,這小鬼又丟了。喔喔他終于又喊起來。嗯嗯怎么你啊你怎么了鈺慧明知故問。嗯嗯我我那個嗯出來了他不好意思的說。鈺慧嘻嘻地笑起來,說:那我呢我怎么辦什么什么怎么辦慶仔是真的不懂。我還要啊鈺慧說。唔,我看看慶仔把巴拔出來,半軟不硬的:應該還可以用吧他將鈺慧的泳裝從腰間往臀部褪下,再從腿間往上抽走,鈺慧赤裸了全身,雙腿大剌剌地張開跨架在他肩上,只剩下紅紅的休旅鞋在空中搖晃,慶仔口水猛吞,便又要往她身上撲下。鈺慧卻嬌笑著蜷縮起身體,摟曲腿,不讓他得逞,這招果然好,慶仔又著急起來,想盡辦法要貼近鈺慧,鈺慧反正鎖緊門戶,拒絕合作,倆人在船板上糾纏不清,笑聲連連,最后鈺慧被他擺成小貓趴跪睡覺的姿勢,慶仔找到空隙,蹲跪在她背后揮軍進攻,果真英雄出少年,刺進鈺慧身體里的,又是一火熱熱硬挺挺完全勃起的巴。啊啊這次啊弄得好深啊天哪你你這次好厲害哦鈺慧非常滿意。慶仔過幾次,已經變得比較老道,不再沒頭沒腦的亂抽,他回回見底,時快時慢,并且帶著鈺慧把她的屁股搞得又是翹高又是壓低,只有聽話挨的份。唔鈺慧把臉半埋在臂彎里:好啊慶仔你好好哦真的很舒服哦哦又又弄到最深的那里了哦這里嗎這里嗎慶仔故意深著。喔對對啊好舒服你真好再多一點啊啊對好乖再來再來哦哦快一點我好舒服啊最難消受美人恩,慶仔受到稱贊,更加長驅直入的進擊著,鈺慧浪水源源,白玉般的屁股泛起一片嫣紅,花心亂顫,兒口縮得既小又繃,全身都在偷偷發抖,一頭秀發四散擺動,浪蕩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哦哦快點不要停哦我我要糟了啊啊對再深一點我我啊天我好浪啊啊爽死我了啊啊要來了要來了干我干我啊啊一番言浪語把慶仔聽得熱血沸騰,豁出一切死拼活拼的 著。啊啊親弟弟啊我來了啊啊丟了啊丟了丟死了啊啊鈺慧高潮了,她的屁股忘情的向后面擠,好讓慶仔頂得更深,然后僵僵地停在半空中,接著就全身癱軟在船板上,無力的嬌喘著。慶仔第一次看女人高潮,覺得無比的驚心動魄,他隨著鈺慧坐倒下來,巴還有一半泡在鈺慧得兒里。嗯好舒服鈺慧回頭看著他說:你舒不舒服慶仔點頭說舒服,巴卻在鈺慧的兒里跳著。鈺慧爬著回轉過身,那巴就脫離縫高翹起來,她伏到慶仔腿間,挽抓著那紅通通的巴,仰臉看著慶仔,張開小嘴,就著頭吮含下去,咕唧咕唧的舔起來。啊老天啊慶仔要害被噙,免不了哀哀呼叫著:哦這啊好爽啊好痛快啊好酸好嘛哦鈺慧還捏著他的桿子猛套,舌尖往他的吊索上下挑,間隔幾下,就深深地把整巴完全含進嘴里,把個慶仔搞得三魂緲緲,神經越逼越緊,頭敏感異常,偏偏鈺慧都往他最緊張的地方舔,他只是個初經人事的小男孩,關不固,眼看便又要了帳交差。哦哦啊呀叫聲未歇,他的水已強噴出來,這次的貨量明顯少了許多,可是仍舊得鈺慧嘴頰黏糊糊一片。鈺慧卷舌將唇邊的舐下,慶仔將鈺慧扶起來,倆人緊緊地抱在一起,鈺慧還邊捋著他的巴,可惜它這次說什么再也舉挺不起來了。溫存了一會兒,鈺慧問起她的布鞋,慶仔說他不知道,鈺慧拾起泳裝穿著,慶仔呆呆地看著她穿衣的美麗模樣,鈺慧罵了一聲小色狼,把t恤一并穿起來。慶仔也拉上褲子,鈺慧既然找不到布鞋,便想回海灘去,慶仔說要陪她一起去,因為他等一下要帶大家走回沙港。什么鈺慧奇怪的看著他:走回去慶仔拉她下船,然后半蹲著。做什么鈺慧問。背你慶仔說。鬼靈。鈺慧說,可是還是跳上去讓他背。炙熱的艷陽已經轉紅,慶仔和鈺慧回到海灘,鐘小姐正好在集合同學,鈺慧躲進人群里,把紅旅狐還給,沒想到反手遞給她另一雙鞋,正是她自己的白布鞋,鈺慧問她的鞋怎么會在這里,指了指不遠處的文強,鈺慧眨了眨大眼睛,便沒再說什么。鐘小姐向同學們解說著他們即將要踏浪走回沙港,眾人都意外的歡呼起來。慶仔在前頭帶領著大家,潦過退潮后的長灘,邁向海中心,每個人都又驚又喜,踢著及膝的海水,一步一步的朝沙港走去。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