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阿賓正傳 > > -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53)暗渡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53)暗渡

書迷正在閱讀:
敏霓很快就在阿賓懷里睡著了,阿賓不愿她著涼,小心的將她抱起,穩當放平在她的床上,替她蓋上被單。忽然間電又來了,燈光亮起,敏霓擠了擠眼,懶懶地側翻過身體,并沒有醒來。阿賓確定她已然沉睡,才輕手輕腳的穿上衣服,回到書桌電腦前坐下來,好奇的查閱目錄,找出幾個游戲玩著。一會兒之后,他覺得很無聊,便想到廚房找點什么吃,吃完好來陪敏霓一起睡。他走出房間,把門虛掩著,到廚房也懶得開燈,打開冰箱一看,就只有一盆酸梅湯,總比沒有好,他找來一只碗舀滿了,關上冰箱,靠在水槽前喝著。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兩個女人。本來,阿賓在廚房里因為襯著敏霓房間透來的余光,水槽前的窗外是一片漆黑。忽然側前方亮起一小塊方方的型狀,那兩個女人就面對面站在那里。事實上,那里只有一個女人,而且阿賓只能看得見那個女人的肩膀以上,大概是三十來歲的少婦,圓圓滿滿的臉蛋兒,畫得細細彎彎的柳眉,活珠般的大眼睛,蓬松起伏的一頭秀發,帶著成熟的韻味,她正在浴室里對鏡撩動發稍擺pose,所以阿賓一開始以為是兩個人。浴室的窗戶并不大,和阿賓這邊的窗口夾成直角,靠得很近,那女人走出浴室,阿賓左探右探,兩分鐘后她就又回來了。阿賓揉了揉眼睛,果然沒錯,她已經卸去了衣物,他斜望過去,透過鏡子的反,隱約可以看見她豐腴的上半身,哦,美麗的女神,阿賓那尚未盡興的巴受到刺激,又不聽話的站直起來,他憋得難受,便將它掏出褲檔,一下一下的捋著。女人很優雅的轉動身體,留意鏡子里的映影,阿賓把握機會,爬上不鋼水槽,果然就清楚的看見她白玉一般的裸體。她有肥漲的子,雖然并不高挺,但是也不算下垂,球頂上的暈相當大,顏色很淺,所以無法仔細分辨出頭的位置,她每一舉手投足,就帶起軟軟的波動,阿賓的眼珠都要瞪掉出來了。她還有圓呼呼的粉臀,鼓鼓彎彎,光滑細膩,可惜腰身少了些曲線,所幸仍不失迷人的誘惑力,年輕也許正在流失,但是妖媚卻在增加,全身上下都顯示是個尊養處優的主婦。她自戀地細看著鏡中自己的每一寸肌膚,并且捧著飽碩的部作出撩人的姿態,臉上帶著勾魂的神情,自己向自己拋著媚眼,阿賓暗嘆一聲好浪貨,站在水槽上,用力的套動起巴,酸酸的快感從子端彌漫開來。女人還在戀戀的捧著羊脂一樣的房,兩只拇指在暈中間捻起圓圈,阿賓這才瞧分明她微微突起的小珠。阿賓就覺得奇怪了,以她的年齡來說,怎么還能保持這么可愛少女般的尖。女人把自己弄得瞌瞇了眼,臉蛋兒飛起一抹桃紅,她才依依不舍的搖了搖頭,轉身取起蓮蓬,扳開龍頭把手,讓清水散灑在本來就晶瑩的軀體上。然后她取了一些沐浴,涂搽在前,再慢慢抹向其他地方。阿賓正看得欲罷不能,那該死的電力公司又停電了。他不甘心的繼續站在水槽上,幾分鐘過去了,還是一團漆黑,才悻悻然跳下來,他記得剛才在冰箱旁邊有一只小手電筒,就向那邊索過去,不久就找到了,他按亮開關,手電筒的能量明顯不足,光線昏昏黃黃的,他藉著微弱的燈光,準備回敏霓的房間。他走到一半,意外地聽見有人在敲門,這可怎么辦那敲門聲聽起來有點倉促,這時候會是誰呢他又不是敏霓家里頭的人,可以去開門嗎想起敏霓睡得正香甜,他考慮了一下,轉過來向大門走去。他拉開門把,門外的庭廊因為有緊急照明,還是亮著的。門口站著一個女人,阿賓和她一照面,兩人就都愣住了。這不就是剛才在洗澡的那個美婦人嗎阿賓的心突然怦怦亂跳起來,她的頭發雖然已經扎了一條毛巾,零散的水珠仍然散掛在邊邊,她身上穿著一件浴袍,可能是匆匆抓來的,所以她右手還提捏著領襟,滿臉錯愕的對阿賓眨眼睛,好一朵出水芙蓉。婦人心中也有老大一個問號,隔壁明明只剩下敏霓獨個兒在家,那里來的這樣一個高大英挺的男孩子,長相模樣又討人喜歡,忍不住仰臉就瞅著他直瞧。對不起,阿賓問:有什么事嗎我是住隔壁的,女人微笑說:敏霓在嗎唔阿賓有點難為情起來:敏霓剛剛睡著,我能幫什么忙嗎噢,那真是抱歉,女人說:停電了,家里剛好沒有準備,我想借支手電筒或是蠟 ,可以嗎這當口真問倒了阿賓,他想了一下說:手電筒我看到的就只有這一把,而且,你看,也快沒電了,蠟 的話也許要找一找。敏霓的媽媽都會將它們放在廚房。這女人應該和敏霓的母親很熟。那我去找一下,可以麻煩你幫忙找嗎對于敏霓家的環境,阿賓恐怕還比不上她清楚。好啊女人跨進來,她腳上套著毛拖鞋,走起路來沒有聲音。他們靠著手電筒越來越黯淡的光線向廚房走去,女人膽子小,伸手抓著阿賓的手腕,邊走邊問說:你是敏霓的男朋友嗎阿賓覺得不好承認,免得給敏霓帶來困擾,就說:不是,我是她學長。哦她說,但是哦字拖得很長,不知是什么意思。她快走兩個小碎步,靠到阿賓旁邊,將軟呼呼的房挨在他的上臂上,阿賓忍不住稍稍晃了晃手肘,更感受到她房的豐滿圓熟,她恍若不知,隨便他揩油。倆人走進廚房,都不曉得蠟 收在何處。從哪里找阿賓半轉過身來,手臂更明白地摩過她的前。抽屜吧女人伸手向前指,身體幾乎是要貼在阿賓身上。或是這一邊阿賓故意迎上去,指著她的背后另一排抽屜。倆人自然貼貼得親切,阿賓順手抄抱住她的腰,她抬頭看著他,說:隨便你。隨便我阿賓和她兩張臉距離不到五公分。隨便你從哪里開始找她的呼吸濃濁起來,嬌甜的臉蛋兒紅紅的。阿賓還是認為應該從他的對面開始找,他向前再挪了一小步,女人幾乎把臉埋進他的肩脖之間。阿賓手長,已經構著了上層抽屜的拉環,他把拉環向外輕抽,女人不曉得怎么搞的,突然雙腿一軟,整個人傾黏到他身上,阿賓跟著也 躑了一下,手上失去輕重,把整只抽屜拉出軌道外,跌落到地面,乒乒乓乓抽屜里的東西掉了一地。原來女人長相標致,妝扮也時髦,除了婚前交過幾個男朋友,婚后仍然有一些男人追求騷擾。她很喜歡被勾搭的感覺,證明她依然美麗動人,但她又若離若即點到為止,讓那些人想吃吃不著,天天恨得牙癢癢的,就更加對她獻,這種成為男人注意的焦點最令她滿足了。意外的是,她今晚遇著阿賓,就情不自禁地被這俊挺的男孩所吸引,看著他強壯的體魄,攬著他結實的臂膀,突然產生了許多遐想,內心深處的悶騷情被喚醒,忍不住又想要展露魅力,挑逗挑逗他。可是說也奇怪,也不過只和他身體相磨了幾下,自己竟然熱意一陣一陣,老是往男女燕好的方面去想,這男孩,若是被他年輕的巴進嫩里,要命哪,光是想像就夠舒服的了,她腿間一燙,雙腳不聽使喚,便仆跌到阿賓懷里。阿賓將她抱緊,猜不到她有這么多心思,抱著她溫潤的身體雖然過癮,他卻擔心那一陣吵鬧會不會驚醒了敏霓,女人既然站不住腳,他就扶著她蹲坐下來,廚房外聽來并沒有什么動靜,大概敏霓還在美夢中沉醉著。女人坐在地上,浴袍裙擺外翻,露出一邊細嫩的大腿,衣襟敞開,阿賓蹲著,居高臨下,她那又圓又大疊巒起伏的雙峰,正隨著呼吸律動著,阿賓想要不看都不行。女人枕在阿賓手臂彎里,抬頭望著阿賓,阿賓也不避諱,大剌剌的還是向她口直瞧。看什么她問。看你。他大膽的說。好看嗎她挺起,這可是她的驕傲。阿賓拎著手電筒,照在她的球頂上,她的頭果然是很小,躲在大暈當中,輕巧而可愛。很好看。阿賓說。阿賓用被她枕著的那只手,從她肩頭往下滑,指尖輕觸,溜向她的暈,繞著頭畫圈圈,并且向中心集中。女人牙齒輕顫著,當阿賓終于碰到她的頭時,她的身體不禁用力的抖起來。阿賓放下手電筒,空出手來細撫著她的大腿,女人不甘示弱,也伸手來他的褲襠。唔好硬啊她說。阿賓忽然摟住她,抱扶她站起來,讓她坐上流理臺,抓著她的腳踝一起擱放到流理臺邊緣,女人的身體不禁向后仰倒,兩腿大開,她連忙一手后撐,一手拉著浴袍掩護下體,不過也沒辦法完全遮住,露出肥肥的一小阜內褲。阿賓拾起手電筒,蹲到她的胯前,她好笑的問:你想作什么阿賓將手電筒湊近她的大腿處,女人固執的將手護在阜外,阿賓扳她不開,索拗折起她的食指,去壓攆她自己的軟。唔她半瞇著眼睛哼起來。阿賓借刀殺人,把她扣得手腳無力,那充當防御工事的手已經沒有作用,阿賓現在很容易就把它挪走,他將手電筒快枯竭的燈光覆照在她的神秘區域上。雨停了,四周一片漆黑寧靜,她和阿賓一起看著圓氳燈光下那飽滿的美麗三夾角,阿賓倒轉手電筒,塞給云雀要她拿著,然后雙手撐開她的大腿,女人柔若無骨,聽他擺布。阿賓舉起手指,將內褲底布勾住,向一旁扯開,她那乾凈清雅的戶就真相大白了。女人的兒像只熟透的小桃子,豎中一條虛掩的合縫,質鮮美,楚楚動人。阿賓吐出舌頭,用尖端小心的沿著那縫隙撩舐,女人怯怯的暗抖,阿賓再多來回幾次,那縫隙自動的緩緩咧開,里頭粉紅的嫩臠袒露出來,隙縫上頭并浮起一顆小蕾,阿賓得意的繞著珠珠打轉,縫隙因此越張越開,綻放成一朵盛開的花蕊,層次分明,嬌艷欲滴,蕊下突然凹陷,源源的水份從那兒汨汨流出,正是吃人的溫柔鄉。阿賓毫不猶豫,舌尖撥動兩旁的片,深深探入,女人抬起下巴,紊亂的吐著氣,手電筒早已拿捏不住,啪地一聲跌落地面,霎時失去了光芒,兩人眼前一暗,陷入了深邃的黑黯之中。阿賓兩手攀住她的大腿,狠狠地吃著她的花蜜,她柔胰捧住阿賓的頭,不停的扭動身體,并且努力地將屁股前挺,好教阿賓吃得更深切一些,阿賓豈敢辜負美人恩,劬勞的替她服務著,她咿咿作聲,吟叫不停。啊啊舔得真好啊唉呀唉好舒服嗯嗯他們彼此看不見,卻生靈活動地感受到對方的存在。哦哦天哪你真好啊啊阿賓每逗她一下,她就跟著仰臉抽抖一下,偏偏阿賓咂得又快又急,她就辛苦的僵直顫栗,浪汁連連。嗚嗚不行不行了啦啊啊阿賓用一小指尾去碰她的菊花瓣,她翻起白眼,表情都凝結了。呃不要我會死啊啊女人倒抽著氣,一陣緊 ,噗出一大灘燙人的熱情騷水。嗚完蛋了啦啊唷可是阿賓還不肯放過她。別啊別弄我了啊啊阿賓舔到激烈處,女人觫斛不已,迷離間,突然廚房外大廳的小燈亮起,電又來了。兩人在幽暗中久了,再微弱的光線都足夠相互看清楚,阿賓站起身來,濕糊著嘴,和她緊緊擁抱在一起。女人在他懷里躲著喘息,卻又不安份,偷偷動手替阿賓解起衣褲,阿賓沒有系皮帶,褲頭一松,就整件掉落地面,女人拉開他的內褲松緊帶,探囊取物,捉住一條殺氣騰騰的長蛇。哦好長好啊女人吃驚的圈起嘴唇。她溜下流理臺站著,將阿賓向外推去,阿賓退后兩步,踩到方才掉了一地的雜物,里面果然有幾燃過的蠟 .他靠到這一頭的窄柜上,女人面對著他,伸手抽開了浴袍的腰帶,她雙手執襟,優雅的拖動浴袍滑下肩頭,然后雙臂攬,讓房擠成一堆,接著大方的放手扔開浴袍,兩只子左右浮蕩,她側身弓腰,挺擺首,模樣蕩極了,女人現在光致致,只余下頭發上的包巾,和下身的內褲。她的內褲前面是大大的v字,鏤花透空,高腰斜切,背后卻是細細的t型,把她盈盈擺蕩的粉臀完全凸顯,阿賓看得眼花潦亂,拼命吞著狼狽的涎沫,巴一跳一跳的向上撐起。她也將妙目盼著阿賓,轉身讓阿賓看清楚她豐盛的體,阿賓撲上前去,沖動的拉下她的內褲,她吃吃笑著,又閃又跳結果還是被他脫走,大白屁股搖搖晃晃的,她再轉了兩圈,舞到冰箱前背對著阿賓,踮起腳尖翹著屁股,擺明故意要引人犯罪。女人手扶著冰箱,腳踏三七,身體站成斜s型,把豐肥臀淋漓盡致地show出來,然后回眸一笑,那騷勁兒便是圣人來到眼前恐怕都不能自持。她攀著冰箱往下滑,腰枝款擺,雪雪的身體搖成一幅幕,臀縫下如紅椒般的唇時隱時現。女人最后蹲在冰箱前,挺腰將臉貼在鏡面烤漆鋼板上,重心前倚,雙腿齊開,鮮美的屁股向后突起,兩瓣臀靠在扳起的腳跟上,曲翹動人,阿賓舉著大巴蹲到她身后,她回頭再給他一個又騷又媚的笑容,阿賓觸著她片分毗的地方,向上一伸,大的家伙便弄進了一大截,這女人又濕又緊湊,阿賓無法逗留,再一送,女人張噘起紅唇,他已經深挺到底。哦好深好啊嗯嗯快動快動不行阿賓說。哎呀快動嘛快干人家嗯好不好她撒嬌懇求著。不行,阿賓又說: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云雀她說:人家叫云雀快快干一干我哦快點嘛人家癢阿賓向外抽出一半,再向前送入,云雀快樂的輕喚著:哦好舒服好啊啊有多世間第一哦哦對哎呦這么的哥哥叫什么名字啊嗯阿賓阿賓用力的干到底。唉吆撞到了云雀說。撞到哪里嗯嗯撞到撞到心坎上了啊啊又又撞到了啊好舒服好厲害啊哦哦親愛的倆人都覺得這樣的姿勢很穢,感受又十分深刻,當巴頂到最里處的時候,云雀的花心就裹圍著大頭,黏著它不讓它離開,阿賓要用力抽拔才能將它退出,可是一路上還是被云雀所攀吸著,好不容易等到退至洞口,馬上就忍不住回進去,云雀清脆的嬌叫聲便又響起。嗯再來哦哦再多一點啊啊阿賓用力的 著這騷婦人,她屁股越翹越高,阿賓乾脆捧著她的屁股和她慢慢站起來,一邊抽送著,一邊推她走回流理臺。云雀身不由己,被逼得向前走去,來到水槽前,雙手扶住了邊緣,突然右腿騰空,原來是被阿賓橫膝托起,將腳架放到水槽里,這一來姿勢更蕩了,云雀斜腰抬臀,側站在流理臺邊,左腳踮立,右腳高踏,美兒凸凸隆出,一巨長的棍通在夾縫里,抽間還有漕漕的濺水聲,云雀實在被干得太過癮了,唉地閉眼長嘆,兒口猛縮,快樂的又泄了一次。阿賓停下來讓她休息,倆人站姿保持不變,阿賓俯腰和云雀臉兒相貼,云雀略略斜過臉,用眼尾瞪他說:大壞蛋阿賓莫名其妙說:怎么了云雀嗔啐著說:那是我的房間,你你偷看我原來云雀從窗口看見了自己亮幌幌的浴室,阿賓否認也沒有用了。既然不能否認,阿賓就輕輕地抽送了兩下。唔嗯云雀又閉上了眼睛。云雀兒阿賓再停下來問:你自己一個人住嗯云雀搖搖頭:人家有老公的阿賓聽說她有老公,大巴就跳了一跳,他忍不住又深干兩下,云雀唉喲的垂眼浮起憨笑。老公怎么不在讓你對鏡自憐阿賓用力抵到很里頭。老公和同事去吃飯哦輕一點啊阿賓你好嗯,你這么美,又這么騷,阿賓問:一定還有男朋友。啊云雀說:才沒有呢人家很乖的啊啊說實話。阿賓越越快。沒有啊啊真的沒有云雀仰著頭:啊呀我老公回來了阿賓朝云雀家看去,果然有個男人跌跌撞撞進到浴室,看起來是喝多了酒,不一會就蹲彎下去,阿賓和云雀從窗戶這邊就看不見了。接著浴室門口又站出來一男一女,臉上也都紅紅的,正擔心的看著可能是在嘔吐的他,男的轉頭對女的不曉得講了些什么話,女的點點頭,然后男的就走了。你老公喝醉了阿賓替云雀設想:你要先回去嗎那邊云雀的老公搖晃著身體站起來。臭春山云雀罵起她老公,回頭對阿賓說:不要嗯再弄我嘛弄好了我才回去阿賓就捧著她的屁股,用力地干著,云雀看著那女的攙著她老公站在鏡子前,喃喃又罵起來:死春山該死的啊啊阿賓再多干我啊干我哦哦阿賓真的把她干得麻趐趐的,云雀暗忖,要是老公看見自己和阿賓這種羞人的畫面,唉唷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她不由得更覺得更加刺激興奮,搖著屁股和阿賓對應起來。對面窗里,她老公一臉鐵青,垂頭喪氣,撐在洗臉盆上,慢慢恢復了一絲絲神,那女的拍撫著他的背,讓他更好受一些。那女的長得嬌小,她紅唇合動,對他說了幾句話,他靦腆地苦笑著,女的也乞乞掩嘴而笑。云雀一面和男人偷歡作愛,一面也對丈夫生起氣來。臭春山她又罵了一次。她的老公當然不知道他老婆正在這頭罵他,他和那女的又講了幾句話,阿賓和云雀都看到他突然愕愕的呆住了,那女的則是平靜的仰望著他。啊啊輕點嘛云雀對阿賓說,眼睛可一直牢牢的看著對面:該死的小虹啊在在搞什么鬼啊那女的你認識阿賓好奇的問。嗯嗯是我老公的同事嗯剛才那男的也是云雀姐,阿賓說:她好像在你老公呢。啊啊云雀急起來:怎么辦怎么辦阿賓狠狠的猛幾下,突然將巴抽出來,他用力把云雀推爬上水槽,然后自己也跳上去,從背后再度抱住她,巴前穿,云雀嗯哼一聲,又被干上了。他們這一來就看得明白了,果然那叫小虹的真的是用手在搓著春山的褲襠,春山反應不過來,就傻傻立在那兒。我剛才也是這樣看你阿賓不打自招。大渾蛋云雀不曉得是在罵誰。那小虹并不漂亮,不過也并不丑,她頭上梳了一個圓髻,戴著絲邊眼鏡,穿了一件花格子連身長裙,身材卻是挺好,前突后翹,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她的手仍然在春山胯間揉著,察覺春山開始發熱發硬,就變本加厲,拉下他的拉煉,伸手到里面探尋不定。春山這可糊涂了,他對于眼前的情景實在不理解,醺醉的腦袋一片混亂,只覺得小虹變得好美好可愛,底下的巴被她得好爽,酒氣又是混混亂沖,忍不住就開始勃起。小虹的手繼續蠕動,好像從褲襠中抽出了些什么,她笑得很蕩,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線,她慢慢蹲跪下來,將臉貼近春山的下身,阿賓和云雀從這個角度雖看不見,卻都知道她在做什么。春山擺著頭,阿賓猜他非常的舒服。你老公一定很爽,阿賓小聲告訴云雀:那個小虹的嘴唇那么厚那么感,吸吮起老二來包準很過癮。云雀氣得身體不停發抖,阿賓乾脆停下來泡著,以便觀賞對窗劇情的發展。小虹努力的前后搖晃肩膀脖子,吞吐了許久之后,才離開春山,仰著臉看他,同時用手替他套動著。她站起來,手上就握著春山的陽具,轉身往浴室外走去,春山身不由己,便跟著她的牽引一起向外走。外面便是云雀和春山的臥室,可以看見一小截床角,小虹將春山推倒到床上,自己也撲上去,然后是一陣死纏爛打,阿賓和云雀只能從偶而伸出來的部份男女肢體自己去想像了。阿賓看云雀臉上晴不定,就緩緩地恢復抽送,這時后小虹和春山那邊已經塵埃落定,春山平躺在床上,下身剛好擺在阿賓他們可以看見的這邊,他的陽具舉立著,樣子很特別,兩頭尖中間,長度倒是普通。小虹蹲騎在他身上,長裙提到腰間,內褲也不知道是本沒穿還是啥時候脫掉了,只見到一顆圓圓鼓鼓翹翹吊在半空中的屁股,她移樽就教,一手扶持著春山的巴對正位置,一寸寸地將它吞沒。阿賓和云雀被浴室得門墻阻隔,只能看見他們的下半身,但是那就夠了。春山平躺在床上動都不動,小虹跨伏在他身上,令阿賓熱血沸騰的是,小虹那誘死人的屁股居然能像蟲一樣,死黏著春山不住蠕動,臀浪連連滾滾,蔚為奇觀。哇阿賓跟云雀說:這妞兒比你還浪呸,誰浪了云雀說:我可是良家婦女。阿賓沉沉地深送了兩次,云雀禁不起 弄,輕哼著沒節奏的樂曲。阿賓過幾十下之后,覺得礙手礙腳,便跳出水槽,再把云雀抱下來,提到一旁的長桌上,讓她仰躺著,抓開她的腳踝,橫著巴在她唇上磨來磨去,把云雀的湯汁沾得到處都是,然后才對準開口,長驅直入,云雀本來就被他搞得春情泛濫,一想到老公在隔壁和女人也正干著同樣的勾當,醋味翻起,又有另一種激動的感覺。阿賓因為這樣的姿勢才看清楚云雀兒的全貌,她的兒口毛發清稀,集中在上方形成一個等邊三角形,彷佛是一株杉柏的遠影,說實在的非長漂亮。他有勁地著,造成云雀一雙肥上下左右不住的擺動搖蕩,十分動人,可惜云雀卻心有旁 ,嘴上雖然還是喘聲哼聲斷斷續續,思緒卻反覆矛盾,神色不寧。啊嗯阿賓唔我該怎么辦啊怎么辦阿賓用力壓上她豐滿的身體,說:不必怎么辦,專心和我作愛。阿賓大開大闔,闖進闖出,云雀漸漸被逼推到緊張的境地,暫時忘掉了老公和小虹的事。阿賓快馬加鞭,盡力的取悅她,云雀抱住阿賓,高舉雙腿盤夾他,倆人激動的對吻著,阿賓的每一次抽,都從云雀的騷帶出股股浪水,云雀的興致越來越高昂,膣開始痙攣,連同阿賓的巴都一起 縮著。唔唔好哦再用力好阿賓干得好深姐姐好爽啊哦又到那里了哦快快親弟弟我快來了啊啊賓哦你好會啊啊我要來了啊天哪噢噢來了來了姐姐丟了哦哦她的美兒噗唧噗唧地冒出更多的黏湯,阿賓也痛快到了極點,頭暴脹,青筋浮動,他連忙撐起身體,卻把云雀也帶坐起來,他將巴從云雀的兒里抽出,云雀低頭看那充滿雄風氣概的殺人工具,它抖擻的跳了兩跳,一沱陽便從馬眼飛噴而出,甚至噴到云雀的下巴,因此沿著她的房腰腹都濺成一條白色的連線。嘩云雀說:你好有神啊他們在桌前相擁了一會兒,云雀急著要回家,阿賓幫她穿好浴袍,略略整里了頭巾,從地上撿起兩只蠟 給她,只是她不見得還有需要了。云雀接過蠟 ,問道:你真的不是敏霓的男朋友阿賓笑著搖搖頭,云雀抱著他又親了一陣,套回拖鞋,丟了一聲,匆匆回家而去,留下阿賓收拾從抽屜里跌出來的東西。云雀出了敏霓家,跑到自己的門前,一推開大門,本來就要沖進臥房去捉奸,卻看見臥房門外站著倆個人鬼鬼祟祟在向內偷窺,其中一個就是剛才和小虹出現在浴室門口的那個男的。這兩人和小虹都是春山的下屬,春山因為酒席間喝得爛醉如泥,這兩人要送小虹回家,就順便連春山一起搭回來,春山家先到,小虹和一人扶他上來,一人在車上等著,可是春山的情況很糟,他老婆好像又不在家,小虹擔心春山一個人不妥,就要這男的去告訴還在車上等的那人一起上來,先把春山照顧好,晚一點回家沒關系。這男的下樓去找同事,小虹陪著春山。小虹雖然容貌普通,平時倒是風騷得很,只不過春山向來不言笑,她對這上司僅管頗有好感,卻沒有機會和他親近。那男的下樓之后,只剩下她和春山獨處,此時不上手更待何時,于是便發生了阿賓和云雀所收看到的那出戲目了。那男的伙同在車上等待的那人,拎著一小袋宴席間打包的餐點和半瓶果汁上樓,進到客廳之后,就聽見小虹動人的淺叫聲,他們將餐點扔在茶上,趴在門墻角去偷看,原來臥室里表演著妖打架,倆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悶聲閉息的欣賞下去。房里的小虹把自己 昏了頭,完全忘了有人會上來的事,只顧騎著春山馳騁,享受一陣接一陣的快感。門外的倆人看得也興味盎然,小虹這浪貨整日在公司里招蜂引蝶,吊人胃口,果然是個欲旺盛的女人,待會兒等她爽完,非把她拉來再顛狂一番不可。就在內外交煎之際,沒想到云雀回來了,臥室里面交媾著的倆人自然不知,臥室外的倆人卻嚇了一跳,他們連忙將房門再拉回一些好遮蔽住,轉直身問候云雀,心里七上八下。你們在做什么云雀沒想到屋里還有其他人,同樣也是嚇了一跳。沒沒事,嫂夫人。最早和小虹一起出現的那個男的說,云雀知道他叫仲韓。他還推著旁邊那人說:沒事,對不對阿銘。阿銘也連聲稱是,憨憨地說:是是我們以為你不在這阿銘口齒遲鈍,云雀聽了卻也心虛,便輕描淡寫說:剛才停電,我去隔壁借蠟 了。仲韓轉移重點的說:嫂子,嫂子,我們帶回了一些小菜,春山哥有點醉了在洗澡,嫂子來用一點。他們害怕云雀進房撞破小虹的好事,結果恐怕不堪設想。其實云雀也正擔憂著,如果這時春山和小虹出來,當著外人的面,事情如何了結她就應聲說:是嗎我看看有些什么說著就過來長沙發上坐下,將蠟 擺到一旁,解開紙袋挑看,仲韓和阿銘趕忙一左一右將她夾坐在中間,好隨時能纏住她,免得她又想往房里去。云雀拿出紙袋中的免洗筷,夾起一小塊羊片吃著,仲韓和阿銘再獻,倒了一小紙杯的果汁遞給她,云雀看了倆人一眼,伸手便接過來。云雀交疊起雙腿,那浴袍的下擺順勢滑開了,云雀也不去扯它,讓雪白的大腿披露裸出一大截,仲韓和阿銘當下就被吸引住了,目不轉睛的盯著看。云雀向后挺身倚在靠背上,舉起紙杯,將果汁飲下,也許是她太不小心了,有一些果汁從杯角溢流下來,順著嘴邊、下巴、咽喉流到膛上,云雀慌張的停舉著杯箸,卻已經沒有手可以來擦拭。仲韓為人乖覺,立刻把握機會,用手掌在云雀的肩下抹著,越抹越低,逐漸到她軟軟的上。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