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阿賓正傳 > > -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49)抵充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49)抵充

書迷正在閱讀:
好美啊鈺慧說。鈺慧隨著肥豬,騎車來到白沙。這個小漁村叫做小赤村,肥豬的親戚住在村落的邊邊上,見到他帶著女伴來,真是好生熱情,細細款待,盡管肥豬和鈺慧一再聲明,晚餐已經用過了,而且很飽,親戚還是茶餅糕果擺滿桌子,不斷著勸著,肥豬和鈺慧難于拒絕,于是吃得直不起腰。肥豬知道親戚明天一早定當還有海上事頭要干,不方便久擾。又聽說恐怕有臺風會逼近,可是今天白天都沒聽鐘小姐提起,不知道她曉不曉得這消息,明日預定的出海行程該當如何,有點擔心起來,沖過幾壺老人茶之后,便要起身告辭。鄉下人好客,定要留他們在家里過夜,肥豬和鈺慧連忙推卻,說好說歹,才脫身告別而出,跨上摩托車準備往馬公回來。摩托車轉過異前的小廟,眼前便是一穹綿密閃爍的星空,深邃幽遠。好美啊鈺慧又說。肥豬將摩托車停下來,倆人坐到廟前的石階上,鈺慧仰著小臉瞻顧著,肥豬則是望著她俏美的臉龐,倆人都看得癡了。好漂亮,好寧靜啊鈺慧說。你也是。肥豬說。鈺慧對她笑了笑。會不會可惜身旁的人是我。肥豬低著頭說。你你也很好啊鈺慧說:其實你真的是個好人。哦那你嫁給我。肥豬打蛇隨棍上。我可不一定要嫁給好人啊鈺慧聰黠的說。唔,那我會變壞哦肥豬露出猙獰的面目。你不會的。鈺慧說:你答應過不欺負我,你是個有信用的人。肥豬有點兒泄氣,埋怨起做人干嘛要守信用。鈺慧笑著挽住他的臂彎,倚到他肩上,繼續了望星空。肥豬嘆了口氣,只好呆坐著當他的正人君子。天空這么乾凈,肥豬說:我猜臺風是真的。那我們最好趕快回去跟大家講。鈺慧說。他們再度乘上摩托車,向市街馳來。回到飯店,他們去找文強,卻在他房間撲個空,肥豬想了一下,便告訴鈺慧先送她回去休息。鈺慧和淑華一間房,來到門口,淑華正好打開房門。喲淑華斜著眼看她們:你們回來了嗯還手挽著手鈺慧紅了臉,趕快放開肥豬說:他只是送我回來。是嗎淑華轉身走回房里,鈺慧和肥豬也都進去,肥豬順手帶上門。哇肥豬一看房里天翻地覆的景像,說:你們一定是剛打了第三次世界大戰。淑華說:一群人才走沒五分鐘,說要出去吃宵夜,你們要再晚回來,我也要尋去了。嘻嘻,那也看不到你們這么親蜜的場面了。我們哪有什么親蜜鈺慧急了:你別胡說。是嗎淑華走過來攬著鈺慧的腰說:我檢查看看淑華說完就彎下腰,進鈺慧的裙子里,鈺慧這時穿的是一件吊帶背心裙,她急忙后退,罵說:三八鬼,肥豬在這里你別胡鬧。嘻嘻,不讓檢查沒關系,淑華還在笑著:我說給大家去判斷好了,嘻嘻,肥豬,你艷福不淺哪是啊肥豬一把拉住她,從背后將她擁進懷里說:像這樣,的確是艷福不淺。啊呀,死肥豬,快放開我。淑華驚慌起來。肥豬將她抱得緊緊的,還在她腰間亂:你說要去跟大家說什么啊說說淑華掙脫不開,認輸了:什么都不說是嗎肥豬低頭聞著她的發香:我可以得到什么保證鈺慧也來說情:肥豬,我和淑華那么要好,她開玩笑的,你放開她。不肥豬說:有時候,有人會說溜嘴。淑華連忙向肥豬表示絕對不會,肥豬說:我覺得必須幫你加強一下決心。譬如說怎樣加強淑華擔心的問。譬如說他咬上淑華的耳朵,淑華怕他真咬痛她,一動不敢動,肥豬說:鈺慧,你現在也有看到,和我親熱要好的是淑華對不對他這一輪話直呵得淑華雙腿發軟,鈺慧忙笑著打圓場,說別鬧了,肥豬卻認真的舔起淑華的耳殼,淑華被那鉆入頭皮的麻癢聲響搞到聳肩縮脖,她吃吃的笑起,討饒說:好肥豬,我不敢了啦,求求你嘛她不說話還好,一撒嬌央求,肥豬被她那騷膩的聲音哄得心火都上來了,他將舌尖鉆進她耳朵之中,淑華連叫:不要不要不要鈺慧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肥豬的大手在淑華的腰間四處探索,嘴巴從她的耳朵移到面頰,變成在吻她了。肥豬不要淑華搖著頭,卻躲不掉。肥豬的手掌向上漫移,淑華邊扭動身體,邊用雙手來阻擋。肥豬并不躁進,和她糾纏在一起,乾脆玩起她的小手來了,淑華一個分心,被肥豬穿越過防線,一下子雙都落入他的掌握之中。淑華穿著一件短袖的家居服,充當睡衣用,肥豬入手之后,覺得滿掌溫潤軟滑,便在她耳邊說:好啊,連內衣都沒穿。淑華因為房被他握住,越掙動就越會摩擦,她只好停下來,可憐的說:放過我嘛肥豬轉頭過來。肥豬說。淑華轉頭過去,肥豬欺下腦袋,吻上她的嘴,淑華厭惡的縐緊眉頭,怕沾上他的一嘴油膩。沒想到肥豬卻很溫柔,馴馴地將她的香唇上下都啄了啄,然后淺含細品著,他很有耐心,沿著淑華的唇緣咂了兩圈。淑華發現肥豬并沒有想像中的嫌憎,她偷偷睜開眼睛,發現肥豬也正在看他,眼中滿溢著溫情,淑華一時糊涂,把小嘴兒張開,肥豬的舌頭便輕易的伸進她的齒間,一探一探的挑逗著,同時他的兩手中指像蜜蜂那樣在淑華的一對蓓蕾尖上采著,淑華官能上的刺激不斷地揚升,終于忍受不住,將舌頭遞給肥豬吸吮著,悶悶的嗯哼起來。鈺慧面臨奇怪的局面變化,傻在當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想不出方法來勸阻肥豬,只能在一旁乾著急,后來聽見淑華居然哼出聲音,又轉擔憂為訝異了。淑華手上的推諉已經停止,僅僅是覆抓在肥豬的腕上,任憑他時而強捏時而輕揉,她挺起膛,迎接他的愛撫,兩顆小小的豆豆,勇敢的浮立著,使得家居服也突出了兩點。肥豬將淑華拖抱過來,倒臥到床上,淑華才噫的一聲,頭腦清醒了少些,又再度扭身掙動,嘴中長長地念著不要,手上的力氣卻明顯小很多,幾番做作,倆人又熱烈的吻在一起。我我出去好了。鈺慧偏著頭想走。別出去肥豬連忙說。別走鈺慧淑華說:救救我可是可是你們我我鈺慧嘟著嘴。你看電視好了,肥豬手已經伸到淑華的裙里,他說:千萬別出去。哦不要,不要這次淑華恐懼起來:肥豬別進來哦拜托啊肥豬到他想的地方,淑華抵擋不住,又覺得陣陣快感,咬著牙死撐著,肥豬說:鈺慧,你來坐淑華旁邊。鈺慧聽話地斜坐到床緣,淑華像溺水者一樣的緊抓著她的手求救,然而鈺慧也愛莫能助,肥豬正隔著內褲在淑華流與蜜的江南地上愛憐著,她哀求要他停下來,但同時,她也殷殷期盼,渴望他繼續下去,淑華真是又害怕又喜歡又害羞,上身左右翻覆不停,鈺慧將她摟過來讓她枕在腿上,她哦哦的沉吟,顯然春情已動。肥豬拉高她的家居服,露出少女可愛的淡藍色圓點內褲,他將臉伏在淑華的腰間,到處亂吻著,淑華被癢得吃吃地笑起來,肥豬將在她私處的手指伸進內褲里,那兒有一些潮濕的分泌,他沾著那些體,在淑華嬌嫩的粉上涂來涂去。淑華乾脆快樂的啊叫出來,將鈺慧的手牢牢執住,屈開雙腿,歡迎肥豬的到訪。肥豬著她那又軟又滑的夾縫,聞著她幽幽的體香,陽具早是又硬又痛,但是他仍舊專心地在淑華身上下功夫,好讓她體內的無名火越燒越旺。啊,淑華,肥豬贊美的說:你全身大概是肚臍最漂亮。你你胡說,淑華不服氣:人家嗯全身都很漂亮是嗎肥豬說:我瞧瞧肥豬將她的家居服往上一直捋到腋下,便看見了她那雙青春逼人、渾圓彈手的房,肥豬正面跪著伏到淑華身上,一手一個,揉完了搓,搓完了捏,淑華唔唔的嘆著,辛苦的說:你好重啊鈺慧忍不住噗嗤一笑,淑華就罵起來了:臭丫頭笑什么嗯嗯真的好重啊壓扁扁了肥豬伸出舌頭在她的尖上多舔了兩下,然后撐起身體,將自己的外衣外褲脫去,淑華恐懼的說:你你你要做什么肥豬說:你說呢不要淑華說。肥豬低下腰要來脫她的三角褲,淑華趕緊提著褲頭,肥豬執意要脫,淑華扭動身體閃躲,甚至翻過身來反趴著,想要保護自己,卻偏偏更方便了肥豬的企圖。他輕易地將她的小內褲拉褪到屁股下,露出她又翹又結實的小屁股,那上頭幼細的肌膚,肥豬看得都快失心瘋了,他用雙手在淑華左右的肥上都用力掐了一下,掐得淑華酸癢無比,呵呵的喚著。肥豬將淑華的腰枝向上捧起,淑華以為她要干她了,驚慌無助的攀向鈺慧,緊緊攬著鈺慧的頸子,雙腿卻已經被肥豬架跪起來,她的身體橫掛在鈺慧肩上,后頭門戶大開,已成肥豬囊中之物。肥豬還是很從容,他只輕輕地在淑華屁股上來去,久久沒有進一步的侵擾,淑華才漸漸不那么擔心。但是肥豬奇招很多,他還是開始出擊了。他左手沿著淑華的屁股溝,先到她的肛門周圍,淑華再度緊張得不得了,可是他并沒多作停留,一滑就過去,淑華才既安心又失望,肥豬的食指越過旱地,首先接觸著小唇的最下端,那里形成一度缺口,黏黏軟軟,他指尖帶著指身,戳著磨過淑華半閉的門戶,淑華發不出聲來,只能不住湍急的濕喘。肥豬看著她的小蠻腰,她因為短促的呼吸在隱約蠕動,這曲線是那么細膩、那么光滑、那么可愛,他彎下身體,在她的腰眼上吻著。淑華則和鈺慧交頸相擁,耳鬢廝磨,滿面都是愉悅表情。肥豬的手還在往前滑,手掌、小臂都陸續地切磨過她的兒口,淑華原先的水份不減反增,將他的手臂都擦的油亮亮的,最后他伸前托到淑華的脯上,就停在那里,一邊用手掌玩耍著她的房,一邊用上臂撮動著她的唇,弄得淑華萬蟻嚙心,淋癢不堪。淑華原本和鈺慧臉貼著臉,這當下意亂情迷,居然纏著鈺慧在她粉腮上亂親,鈺慧被她的激情所感泄,不閃不避,斜著頭讓她去吻,淑華啜了一陣,慢慢吻到她唇上去,倆個可愛的美人兒于是嘴對著嘴,小舌相勾,深吻不已。肥豬牽起淑華的手,伸放進入他的內褲里頭,去撫他那火熱堅硬的命子。淑華張手一握,size不小,還燙滾滾硬梆梆,便捉著它上下摞了幾下,肥豬的頭又暖又大,抵著她的腕臂內側讓她覺得好溫馨,她放開鈺慧的嘴兒,回頭看了肥豬一眼,卻發現肥豬是在盯著鈺慧瞧,她醋意橫生,忘了幾分鐘前還在扭擰掙扎,回身將肥豬摟住,把他一起扯跌到床上,扶著他的臉說:看我看我別看她肥豬看著淑華,當然不能否認這小騷貨的確也是個迷人尤物,他用手理了理她前額的秀發,把她從眉心吻到鼻尖,淑華才滿意的笑了,肥豬重重壓在她的身上,讓她有一種緊迫的美感。她伸手到肥豬胯間,拉開他內褲的褲頭,找到陽具掏出來拿著,引導它的前端觸在水源頭,輕輕的搖動磨擦。肥豬愛我淑華說。你叫我什么肥豬問她。親愛的愛我她說。肥豬將大頭向她身體里面刺進一點點,淑華嗯的瞇起眼睛,搖著屁股迎接他。愛這樣夠不夠肥豬問。不夠不夠淑華當然不滿意。肥豬又多送進了一點,頭已經隱沒在她的里,他又問:夠不夠哦不夠再再多一點肥豬微微退后,再向前一挺,進了半。夠了吧他說。啊還要還要哦淑華呻吟著。肥豬用力一 ,總算全軍覆沒,被淑華妥妥當當的包圍著,前頭抵緊了花心,淑華快樂的噫了一聲,肥豬說:貪心鬼,統統給你了。淑華兩手用勁的將肥豬鎖緊一下,然后放松開來,說:好哥哥你真好真好唔,我記得你剛才說不要肥豬說。要,要,淑華怕他要拔出去:我要可是肥豬真的在退后,淑華的雙腿急忙夾上他的腰要挽留他,肥豬退到門口,回力一壓,重新深送到底,淑華才知道,原來他要開始干她了,又連聲叫了哥哥,讓肥豬明白她的歡迎。肥豬的屁股一聳一聳地抽動巴,同時和淑華嘴對嘴相互吮吻不停,這倆人濃情蜜意卿憐我愛,鈺慧卻愣坐在一旁當傻瓜,看他們妖打架,雖然她只是當著電燈泡,卻也身歷其境,悸動不已。鈺慧,肥豬轉頭吩咐她:幫我把內褲脫掉好嗎肥豬的內褲還卡在大腿上,鈺慧坐退到靠近他的腿側,替肥豬提拉著褲頭,肥豬并攏膝蓋,鈺慧很容易就將他的褲子脫去,肥豬于是張大雙腿,推壓架擠,將淑華的兩腳舉起在半空中,隨著他的抽送不停地搖晃。鈺慧坐在他們后面,第一次活生生看見男女生殖器官在進行交合的特寫畫面,既好奇又驚訝,淑華紅鮮鮮的可愛兒,原本是那么狹小幼嫩,現在正滿塞著肥豬那大的陽,眼四周濕淋淋的,還陸續有更多的汁被柱子壓榨出來。肥豬的本錢雄厚,可惜大肚皮從中作梗,不免在功能上多打了幾分折扣,他回頭發現鈺慧正看得眼紅,就說:鈺慧,請你再多幫我一件事,替我用力推屁股好嗎鈺慧不曉得推屁股要干什么,不過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跪到床上,依言替肥豬推起屁股。肥豬藉著她的助力,使勁的上下 動。他在前頭時還招招分明,這當兒被鈺慧層層推來,立刻又快又有力,又深又重實,疾風暴雨,哪里還有間隙鈺慧推得有趣,一下接一下的十分高興地按著,這倒是爽死了淑華,平時男人再多么強悍也弄不出這樣的激烈節奏,她只覺得小兒完全被霸占征服,快感急急竄升,像煙火般連連疊疊向上爆發,情欲潰決,已經無法收拾。啊啊淑華亢聲大叫: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哦哦死鈺慧你幫他欺負我啊啊天哪啊那我不推了。鈺慧說。不不行不推這時候不能不推啊啊好妹妹乖鈺慧推快一些千萬啊啊千萬別停了哦哦別別要了我的命兒啊啊對好舒服啊好哥哥好妹妹啊你們要干死我了啊啊哎呀哎呀鈺慧別停肥豬也說,他也從沒能把女人干得這樣徹底的,巴硬的像鐵棍子一般,痛快極了。鈺慧便繼續推,淑華的騷水簡直是噴著飛灑出來,床單一片水漬。啊啊親哥哥我要完蛋了淑華嚷著:要死掉了啊啊我從來沒這么美過哦好哥哥好鈺慧我要來了說著果然就有一大股浪水,咕濟的半撒半流,涌泌出口。哦好舒服啊啊這一陣這一陣啊來了來了啊啊啊天天哪不不會停哦怎么這樣沒有停啊還在高潮啊啊哥哥干死妹妹了啊啊又一陣啊唉唉我我唉死了算了哦哦嗯嗯她一連串高潮了數次,四肢將肥豬的身體牢牢扣緊,怕他飛了似的,肥豬被她的美包裹得差點就要交差,幸好這時鈺慧停下手來,她扶著肥豬的屁股不再推送,跪坐著夾緊雙腿,她也覺得,浪水已經流滿了一褲子。哥淑華不再嫌肥豬重,抱著他撒嬌。小騷丫頭,你真美。肥豬撫著她的頰,疼愛的說。你好壞,淑華幽幽的抱怨:人家第一回和你要好,你就這樣兇狠。他們竊竊地談起情話,鈺慧的臉上好像又重新被標上100燭光,她這次不甘寂寞,半玩笑半故意的將手從肥豬的屁股向下滑,慢慢的到肥豬的囊。肥豬對鈺慧有著不同的情愫,自然不怕鈺慧是否會弄痛他,鈺慧逐漸將他整袋的荷包捧在掌心,并且輕輕揉著,肥豬真的打從心里快樂出來,硬巴還在淑華的身體里面,后頭再有鈺慧在幫他把玩囊,天底下哪能有更美好的享受桿子忍不住漲得更大更硬,還一跳一跳的興奮難平。淑華心細,感覺到他的變化,就問說:鈺慧,你在做什么鈺慧不理會她,肥豬怕淑華再問,運轉著腰,緩慢溫和的又抽送起來。好哥,這次可疼疼我淑華怕他又狂 一頓。沒了鈺慧的幫忙,肥豬要狂也狂不上來,鈺慧仍舊著肥豬,但是以逸代勞,攤開的手掌并不移動,就擺在他的腿間,當肥豬往外抽出時,鈺慧的手指便會撩刮過他的巴桿子,當肥豬再向內送進時,他那囊自動又放回鈺慧掌中,肥豬越干越舒服,本來就要破關而出的陽已經封鎖不住,肥豬腰眼酸麻,動作不免開始僵硬。淑華知道他馬上要,連說:哥別在里面,我今天不安全肥豬一聽,趕忙頂膝高跪,并且挺起身體,借勢將巴拉出,淑華也想撐起上身,打算要用小嘴去吸他,沒想到肥豬才一拔放開來,火熱的一條白柱已經從馬眼直直勁,濺注到淑華前,等淑華坐好了俯肩到他腰下,他早就丟盔卸甲,弄得淑華一身都是白濁的黏,但是肥豬仍然不失雄偉的氣象,殘喘的在顫抖中。淑華將他的半軟條含進嘴里,溫柔的舔吮著。肥豬年輕氣盛,不一會兒就又神抖擻,雄壯威武嚴肅剛直,隨時可以報效沙場了。鈺慧在肥豬挺直身體時,已經不到他,當淑華舔起他的巴,她就坐過來淑華這邊,看著淑華忙碌地狼吞虎咽。淑華知道鈺慧在后頭看,舉臂護著肥豬,鈺慧打了她的屁股一下,說:慢慢吃,又沒人會跟你搶。淑華將肥豬服伺得舒舒服服,她沿著棍兒前后套吸,肥豬扶著她的頭,忍不住挺動起來,淑華就有些難過,側臉躲開在一旁輕咳著,嬌嗔著說:輕點兒嘛肥豬被那那騷浪模樣搞得再度熱血澎湃,淑華抬高肩膀,將那縐亂的家居服脫去,變成赤條條一絲不掛,她跪轉過身來,背脊貼緊肥豬的腹,肥豬揉捂起她的雙峰,將她的尖頷在指縫中玩耍,淑華舉臂向后吊摟著他的頸子,稍微踮高雙腿,讓肥豬的硬巴晃彈進她的腿間騎夾住,她仰回小臉,一瀑秀發半掩著姣好的面容,肥豬不禁看癡了。哥哥,從這里。淑華輕搖屁股,連帶將巴前后磨擦。肥豬捧舉著她的纖腰,讓淑華穩穩地彎下身體撐在床上,淑華見鈺慧就坐在一旁,順便將她撂倒,鈺慧驚呼一聲,淑華又把她吻上了。鈺慧兩手無助的揮舞著,淑華滿嘴都是男人濃郁的味道,鈺慧很快地就被逼昏了頭,手掌垂落到淑華背上,櫻唇乍啟,主動的和淑華相互吮吻,嘖嘖有聲。這是倆個女孩子第二次唇舌相纏,剛才淑華處于緊張的局面,藉著和鈺慧親嘴來壓抑驚慌和情欲;現在她和肥豬都已是輕車熟路,便專心的戲玩起鈺慧來了。她的十指在鈺慧前,隔著厚厚的衣服握取鈺慧的房,并且忽快忽慢的輕輕揉動,鈺慧挺著腰枝享受著,淑華分出一手向下滑,探進鈺慧的裙底,鈺慧本懶的抵抗,任憑她到那濕黏黏的大腿深處。淑華的指尖壓著她多汁的肥沃田地上,在鈺慧耳邊小聲的說:好濕好滑好浪啊,小鈺慧。嗯嗯鈺慧哼著。不過,肥豬現在是我的,淑華繼續摳動鈺慧:你想要他上你嗎不不要不要鈺慧搖搖頭:好淑華,你我我有在啊。噢再多一點用力一點鈺慧說。淑華就將手指穿進鈺慧的內褲里,朝著她的兩片嫩刮上刮下,鈺慧舒服極了,趕快找到淑華的小嘴又親在一起。肥豬只知道她們在喃喃細語,聽不到她們說什么,他低頭看見淑華高翹的美臀,便先退后讓巴挺直抵到淑華的唇上,他輕快的點動著,淑華正和鈺慧吻得香,兒口傳來美妙的感覺,便將腰兒壓得更低,讓屁股翹得更好一些,并且向后迎湊,果然幾下就將肥豬的頭吃進兒中了。肥豬輕巧的往前一擠,很順利的就進了大半條,淑華愉快的哼著,肥豬再推推她的兩團屁股,讓巴緩緩地抽出,淑華里面的薄圍黏著巴桿子,被肥豬的家伙拖出小小一段來,粉紅細嫩嬌柔可愛,看得肥豬更加興奮,馬上又用力一刺,淑華的大唇上有稀疏的幾毛,都被扯帶進去了。淑華嚶嚶沉吟,滿足的翻起白眼,肥豬受到鼓勵,多幾次進出,越越深,就撞到淑華的花心,大巴將內里擠得充實無比,淑華被他弄到浪水直流,紛紛被頭菱子刮退涌出兒外。淑華自己讓男人干得過癮,手上對鈺慧卻毫不輕饒,她將食指中指都挖進鈺慧的戶中,在膣壁上快速的擦動,鈺慧開始浪勁大發,別過臉去,唉叫起來。淑華將她的裙子撩高一些,露出她的白絲細邊帶三角褲,鈺慧已經顧不得身體是不是會被肥豬看見,緊緊抱著淑華,一臉都是渴望,淑華自己也讓肥豬得花枝亂顫,兩個美人兒要有多蕩,就有多蕩。鈺慧最沒用,淑華一邊啃著她的耳朵,一邊深深的扣弄她的兒,她激動的挺擺屁股承擔,肥豬在淑華屁股后面干得兇狠,更看得急火攻心。他弄淑華,淑華弄鈺慧,等于他間接上了鈺慧一樣,雖然鈺慧還穿著內褲,可是在淑華的扯弄下,私處若隱若現,美妙的景象把他惹得忘情起來,巴大漲特漲,只好按著淑華的屁股,更加疾風烈火的抽送著。淑華真的要快樂死了,她沒想到和肥豬作愛會是這么暢美的經驗,她完全失去抵御的余力,只能努力抬高屁股,去接受他所帶來潮涌般的歡愉,然后轉嫁到鈺慧身上,盡量的針對她的感點進行攻擊,讓她也陪自己放聲浪叫,滿室生春。當循環效果輪回回到肥豬的感官上時,便又再一度爆散出去,三人相互取悅,生生不息。結果還是鈺慧最早完蛋,她不停地拋高圓臀,和淑華的手指緊密碰撞,然后長長的一聲嘆息,騷水冒得將三角褲浸成透明,還沿著大腿流下來,兒緊縮猛抖,香唇顫動,被淑華玩到高潮了。而淑華也好不到哪里去,肥豬強悍的攻擊一直把她往高潮上推,她的兒口像噴泉般津津的飛濺著愛汁,她叫得快要喘不過氣來,該死的鈺慧現在還故意來捏著她的兩只頭,教她如何能再多撐片刻,當場花心亂縮,將肥豬的巴吸得差點拔不出來,腰枝僵直酸麻,肌膚泛華,小臉兒 垂在鈺慧肩上,也跟著高潮了。最后輪到肥豬。淑華剛剛美完,肥豬只覺得頭被她的心吸納得無力把持,再多抽動了幾下之后,實在挺不下去了,巴前端膨脹得異常肥,只好趕快退出,跳起來蹲騎到淑華腰間,手掌握著巴套了兩套,陽卜地向前飛得高又遠,在淑華背上畫成一條白痕,有幾滴還濺過淑華的肩頭,落到鈺慧的臉上唇上,鈺慧也不介意,伸出舌頭咬著嘴唇,將那些東西逐一舐進嘴里。肥豬扶著淑華倒下來,淑華又抱著鈺慧,三人并頭躺著,肥豬的手在淑華身上游走,給她溫柔的撫慰,淑華回頭和他吻了好一陣,牽起他的手,再向前放到鈺慧上,鈺慧假意不知,肥豬忍不住還是揉了幾下,才坐起身來,找回自己的內褲。你要走了嗎淑華舍不得他。嗯,肥豬說:我還是回房去,你們這里說不定等一下他們還會再來,別讓你們為難。淑華坐起來,拉著他的手:哥哥,你以后還會來疼我肥豬在他臉上了,笑說:你這么乖,當然疼你。肥豬穿好衣服,香了香淑華的小嘴,鈺慧也爬起來,肥豬在鈺慧的臉頰上輕啜一下,鈺慧舉手彎掌對他做了一個bye bye的手勢,淑華跳下床,摟著他再多吻一次,才讓肥豬開門離去。淑華回來和鈺慧坐在一起,將頭枕在鈺慧肩上。干嘛鈺慧說。啊,我好像又戀愛了。淑華說。你一直都在戀愛,不是嗎喂,淑華說:你千萬別跟明健說哦我又不是大嘴婆。鈺慧說:好熱啊,我想再去洗澡。好啊,我們一起洗。淑華說。于是倆人手攜著手,一起進了浴室。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