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阿賓正傳 > > -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48)澎湖灣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48)澎湖灣

書迷正在閱讀:
阿賓陪鈺慧回到學校和同學集合,她們此次畢業旅行的主要目的地是澎湖,大約有卅多人參加,鈺慧和阿賓到了校門口廣場,不免表演一出依依不舍,文強等人便過來搗蛋,打鴛鴦,阿賓只好笑著和鈺慧道別,回家去了。這幾日的行程是交給一家旅行社安排,出面和旅行社交涉的事是由文強負責。那是一家小型的旅行社,平常大多只是承辦一些長青團或進香團,公司小價格當然就便宜,這是文強找上他們的原因。和文強接洽的是一位鐘小姐,名片上印著業務經理鐘淑霞,文強知道她其實是老板娘,在經費上就對她層層相逼,想要殺一個理想的價錢。鐘小姐在市場上跑業務,豈是等閑之輩,她雖然已經卅歲還要多一點,人卻出落得標標致致,平時穿著打扮時髦雅麗。每回文強到她們公司來討論行程,她和他在的隔間里,鐘小姐一邊談著公事,一邊又是撒嬌又是憨笑,矯揉作態,偶而還捏捏文強的手,他的膝蓋,文強充其量只是個臭未乾的學生,那里經得起她這番手腕更有一遭,她起身彎腰替文強倒茶,文強從她寬闊的領口看見她那粉嫩的房,被一條半杯的罩托得肥肥凸凸的,不免暈頭轉向,迷湯被灌了一肚。不過幸好幾次商談下來,鐘小姐固然手段高強,生意也不含糊,果真替文強規劃出滿意的行程和價格,而且和文強也變得相當熟稔了。暑假是島內旅游的旺季,在同一個時段,這家旅行社一口氣接了六七件案子,本來文強他們的行程是計劃由老板,也就是鐘小姐的先生領團導游,但是突然跑出來一團東海岸的case要他帶,其他的導游人員也已經都另有安排,鐘小姐心想這種學生的小團體,不如便自己帶了罷這家旅行社是她丈夫和小叔合開的,小企業當然什么都得自己來,像她小叔帶著另一團五百人的小學生去南部,小叔的太太帶著另一團也是到澎湖的,已經早一天出發,她平時跑業務所以帶團經驗最淺,負責最少人的團體是最恰當不過了。當鐘小姐隨著游覽巴士出現在校門口時,頗出文強意料之外,一問之下原來是由她來帶團,就又變得很高興,美女相隨總是比臭男人好,便召集幾個這次活動的干部,和鐘小姐簡單再磋商一些注意事項。他們將搭機過海,在澎湖停留四天三夜,回程搭船到高雄,換乘游覽巴士沿途到幾處游樂園玩,回到臺北解散。人數到齊,大伙兒搭上游覽車到松山機場,候機登機,五十分鐘的飛行航程,中午時分,降落在馬公機場,鐘小姐早聯絡有兩輛小巴士來接送,直駛下的飯店,各人分房放好行李,便到對街餐廳吃午飯。下午安排的行程是公路可達的環島景點,太陽很大,大家都穿得很簡單,t恤短褲大草帽,只有鐘小姐還是一身都會女郎,細肩帶緊身衫荷邊短裙,撐著一把細花陽傘,領著大家沿途介紹人文、景觀和古跡。火熱的太陽曬得眾人發昏,幸好年輕人力旺盛,鐘小姐可就有一點受不了了,當這一站停在鯨魚洞時,她指點大家向海邊去,自己遠遠的留在車旁的樹蔭,閃躲一波波熱浪的侵襲。鈺慧和一堆同學在大大小小的礁石上跳來跳去,靠近到海浪拍得到的地方,首要的工作當然是先照相留念,然后大伙兒紛紛四散分開,一小群一小群的活動著。鈺慧、淑華和自然是湊到一起,與兩三個男生泡在一洼巖間的小海塘玩水,文強走過來,鈺慧自從知道他和交往怪異后便不大搭理他,文強自討沒趣,就轉去和淑華她們講話。肥豬眼尖,涉著水偷偷溜過來問鈺慧:怎么了你和文強前不是很有話說哼,臭男生,鈺慧一臉卑夷:你們都一樣,臭男生。啊又關我的事了肥豬很無辜,他看鈺慧意興闌珊,便說:瞧,你腳邊有一條魚真的哪里鈺慧低頭張望著。那兒那兒沒有啊我看不見鈺慧彎下腰來。這兒啊吶肥豬將腳撩出水面,鈺慧的臉俯的很低,他用腳趾夾了一下鈺慧的鼻頭,笑說:吶咸魚啊他仰天長笑,立刻轉身逃走,鈺慧氣得哇哇叫,追他不上,便直接撥起海水向他潑去,肥豬狼狽地逃往人多的地方,鈺慧照潑不誤,眾人突然被海水襲擊,都是一愣,馬上起身還擊,一時間水花飛揚,還沒弄清楚敵人是誰,已經相互潑得天昏地暗。肥豬乘亂走開,坐在一旁的礁石頂作壁上觀,鈺慧、淑華和不曉得為什么后來竟變成大家群起攻擊的對象,被潑得一身濕透,她們的t恤都黏在身體上,穿的茶色的t恤倒還好,只是將曲線呈現出來,鈺慧和淑華是白色的,貼在上好像透明一樣,內衣罩一清二楚,她倆的上圍又都豐滿,搖搖晃晃的惹人暇思,怪不得男生要拼命朝她們潑水了。結果還是淑華先發現,摟著鈺慧轉身走開,她低低的向鈺慧講了幾句話,鈺慧垂首一看,果然春光外泄,便紅著臉和淑華手拉手離開戰圈,向岸邊走來,正好肥豬就踞在那里,還看著倆人的前傻笑。看什么看淑華雙手攬。只有鈺慧知道其實他是始作俑者,氣得朝他踢起一排水,肥豬也不閃,讓海水劈頭淋下,鈺慧看他滿頭滿臉,噗嗤一聲卻也覺得好笑,肥豬將他的t恤脫下,讓鈺慧拿著遮在前,自己只剩下背心內衣。哦淑華說:你們有鬼哦,死胖子,你干嘛對鈺慧那么好,我呢你沒關系,肥豬說:同學嘛,分一點給大家看,肥水不落外人田。淑華氣得來抓他耳朵,三人笑成一團。文強在遠遠這頭看著鈺慧,心中有些落寞,還在水塘中玩耍,他無所事事,轉身回到岸邊,離集合還有半個小時,算了,先回巴士上好了。他提著布鞋踽踽地向上走來,回到車邊,聽到后面有人說:你怎么回來了原來是鐘小姐,他隨便回答說:太熱。是啊,鐘小姐說:好熱啊這兒好,有蔭有風,涼爽多了。于是文強和鐘小姐就站在樹蔭下聊起來了,他們望著銀光閃閃海面,胡亂談著。倆人有說有笑,加上出外游玩環境自然,不似當初在談的是生意,彼此都心情輕松,又更親近了許多。文強看著她裸露的香肩,問說:你不怕曬黑嗎說完還伸手在她肩上沾了沾,鐘小姐說:怕啊,曬得好疼。真的我看看。文強逮到機會在她肩頭來去。鐘小姐不改風騷特質,咯咯地輕笑著,回過來也對文強一下捏一下,還說:只聽人家說老牛吃嫩草,還沒聽說嫩草反過來吃老牛的。一頓取笑,弄得文強尷尬不已。鐘小姐雖然年齡比他大,而且也已經結婚,但實在是漂亮,文強明知道她帶點妖嬈,動手動腳好像亂沒氣質的,其實是因為工作養成的習慣,反正有豆腐多少吃一點,不吃也白不吃,同學都不在沒人瞧見,便藉口有的沒有的,和她拉拉扯扯挨挨靠靠。鐘小姐梳了一頭典雅的發型,頂一付太陽眼鏡就擱在發上,眉毛描得細細彎彎的,淡淡的眼影,長長的睫毛,鼻梁挺直高聳,耳垂上掛著又圓又大的白耳環,不住的輕搖著。她的嘴唇最迷人,厚厚圓圓的,涂上橘紅唇彩之后嬌艷欲滴,鵝蛋般的臉頰,白皙的頸子,橘黃色的緊身衫只到肚臍上,顯出纖細的腰身,部雖然不大,卻也堅實圓熟,那短裙隨風飄逸,一雙玉腿迷人之極,修長光滑,腳上套系著白色涼鞋,看起來很輕爽可人。文強不禁脫口稱贊她漂亮,鐘小姐聽了自然很高興,嘴上卻不依的指他胡說,文強賭咒說絕對實話,鐘小姐便打趣的夸他也很英俊,不如自己就給他當女朋友,文強假戲真作,拉著她的手來掛在自己臂彎,鐘小姐也半開玩笑地將頭靠在他肩上,倆人都笑起來。文強得寸進尺,便說要既然是女朋友那么自然要親熱一點,作勢就要去吻鐘小姐,鐘小姐笑著閃躲,文強又說不然由她來吻他,鐘小姐場面見多了,這種小男生才不當一回事,就隨口答應了,文強側著臉,等她來吻。鐘小姐是打算等嘴唇接近他時,用手指在他臉上輕點一下,假裝吻過了,平時她如果帶著長青團時,最拿手這一招,那些老先生無不笑顏逐開,樂上半天。鐘小姐將嘴嘟近文強,沒想到他一扭脖子,嘖的在她嘴上親個結實,而且還攔腰將她抱個滿懷,得手后便嘻嘻的奸笑起來,鐘小姐才知道上了惡當,在他懷中扭擰掙脫。雖然嘴上說是開玩笑,卻實在是這男孩在對自己調情,不免兩腮泛紅,心里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的:這男孩子好大的力氣啊,被他抱著,好好啊呀我在想什么她假裝生氣地甩開文強的手,文強連忙將她摟回,說著好話哄她,她才又笑起來,推著他的說:小帥哥,別這樣。文強將抱著她的手放開,倆人也不好再攀著臂,但還是站得很近。海風大,不斷地吹起鐘小姐的裙腳,鐘小姐的裙子那么短,大腿又白,文強早已經想入非非,那裙子飄啊飄,文強的心也飄啊飄。鐘小姐好像站久了腳有點痛,背過去彎著腰在揉著腳踝,文強的心臟立刻狂跳起來。原來她腰一彎屁股一翹,短裙便向上拉起,從大腿到下半個屁股都一骨碌顯露出來,還有她那白色細薄的三角褲,伏貼在兩瓣屁股上,鮮活生動,更加誘人。文強的眼睛都看直了,一顆心撞得像要跳出嘴巴來似的。他假裝蹲下來穿鞋子,偷轉過臉來向她望去,老天,那屁股離眼睛還不到廿公分,膚清肌明纖毫畢露,巒起的圓,彎彎的臀線,斜覆著的內褲縫邊,高高的從股側巧妙地在臀下交會,交會處那兒還有小小的一地隆突,呼呼軟綿綿的樣子,充滿真實感而且緊迫十足,文強看得心跳更瘋狂,呼吸紊亂,腦中轟轟作響,老二硬的發痛。鐘小姐把腳弄了好一會兒,文強也看了好一會兒,直到她站直回來,他也趕快站起來,鐘小姐回頭看他表情怪怪的,不知道他偷窺春色,還笑他樣子愣頭愣腦。文雄異心突起,便說這邊風大,邀鐘小姐回車上坐著再聊。鐘小姐心想也好,就和他回到其中一輛小巴士,上車的時候,文強讓鐘小姐先走,他在后面從下往上又趁機看了一次裙底風光,而且這次走動時和剛才靜止中又有不同,她那兩丸臀上下抖晃,挪來擠去,雖然只是一二秒鐘的一瞥,已經夠文強回味的了。上車以后,他們看到司機將腳擱在駕駛盤上,睡他娘啦。倆人也不驚擾他,輕聲的走到車后,找個位置并肩坐下來,起先倆人還很正經的談天,說著說著,鐘小姐發現,文強一雙賊眼老是在自己的臉龐上滴溜溜打轉,她又別扭又竊喜,文強年輕斯文,長得也英俊,哎呀,還在看心里真煩。你干嘛一直看我鐘小姐嗔道。因為你很漂亮啊文強說。那你也不能一直看我啊她說。咦你不是說做我女朋友嗎文強說,還直對她瞧。我我鐘小姐被他橋得慌,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文強和她幾乎是鼻尖要觸著鼻尖了,他逼視著她,突然一沉,吻到她嘴上。這回不像剛才那樣只有蜻蜓點水,而是軟軟的深印在她唇上,鐘小姐失去了主張,豐唇任由他一下又一下的吮著,文強兩手用力將她抱緊,她嬌柔的身體就柳枝般的在他懷里搖擺,嚶嚶的細喘。文強的手在她腰上的空隙探索著,到光滑的肌膚,鐘小姐更是全身酸癢無力,文強沿著她雪白的脖子吻到肩膀,還輕輕地啃噬,鐘小姐嘴上說啊不可以,雙手卻忘情的纏過文強的頸項。文強的手向上移,鐘小姐還在喃喃念著不可以,文強已經攀上她的雙峰,用掌心不住的壓揉著,鐘小姐嗯嗯地哼著,雙眼慢闔,雙唇搶著去再和文強吻在一起。倆人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文強的手從衣下穿進緊身衫里,拉低鐘小姐那薄薄的無肩帶罩,直接握住她的房,并且在頭上不停挑逗。鐘小姐全身苗條,恐怕就這兒最多,雖然不能和像鈺慧那樣豐滿的脯相比,卻也頗有份量,文強惡惡的蹂躪著,鐘小姐咬牙切齒,低聲吟哦。唔前座的司機圖然伸起懶腰來,倆人都嚇了一跳,慌不迭的將衣衫拉好,坐正過去,幸好那司機并沒有回頭,鐘小姐柔柔地按著文強的膛,悄聲告訴他晚餐后去找她,文強點頭,鐘小姐又笑著在他褲襠撈了一把,捏了捏他那堅硬的家伙,輕罵著不死鬼,才站起來,倆人錯開時間分別下車,這時同學們都紛紛的往岸上回來了。大家吵鬧一陣,繼續上路,又到了西臺古堡,最后在西嶼燈塔等著欣賞落日,偏偏夏天晝長,坐了半天眾人失去耐,還是登車轉頭走,一路回到馬公。晚餐時候就熱鬧了,原來另一團由鐘小姐的小嬸子帶團的,今天已經出海去外島游玩回來,明天就要回臺灣,兩團在餐廳會合,把餐廳擠得水泄不通,喧鬧無比。鐘小姐妯娌倆見面,不免先相互詢問這兩日的情形,彼此鼓勵一番,她們依慣例不和旅客坐在一起,陪同司機和助理導游合桌用餐。晚餐后是自由活動時間,文強和幾個人上街,馬公市就這么大,走來走去總是碰見同學,每個人手上盡是咸餅、花生趐和烤魚乾,邊走邊吃,不成體統。路上又遇到淑華和,卻不見了鈺慧,文強忍不住出言詢問,淑華說肥豬不曉得哪里弄來一輛摩托車,要去白沙找親戚,鈺慧跟著去了。文強心頭酸不溜丟,也不好說什么,逛了一陣,回到飯店,沖過澡換過衣服,揀了個四下無人的時機,去敲鐘小姐的房門。一般飯店對于旅行社的帶團導游都會特別優待,免費提供好的房宿餐飲,鐘小姐住的便是間致的蜜月小套房,她將房門拉開一線,看見是文強,才將門煉解掉,躲在門后讓文強閃進來。鐘小姐也已經換過一套無袖連身短裙,房間里響著系統音響的浪漫音樂,文強牽起她的手,將她拉近來摟住,她靦腆的低下頭,文強帶了她跨著舞步,轉繞著到床邊,雙雙倒臥到床上。文強攬著她的腰,一起相擁坐到床頭,雨點般的吻著她的臉蛋兒,鐘小姐斜倚在他肩頭,欲拒還迎,文強慢慢吻到她感的唇上,她的唇彩早已卸去,沒了化 品的濃馥,換成一抹清香。文強濕濕的舔過她的唇邊,她難耐的張開嘴兒,文強三過其門而不入,她著急起來,香舌探出唇外,和文強的舌尖纏弄了半天,索用力鎖抱著他,將他的臉壓過來深吻在一起,直吻到倆人都透不過氣,才喘呼呼的彼此放開來。你千萬別認真哦鐘小姐說:我可已經是一個小孩的媽。那更有風韻文強吻向她的襟前。嗯哦鐘小姐呻吟著。我不只要你當女朋友,文強咽嗚著:我還要拿你當老婆哦哦文強左手攬著她的腰,右手隔衣玩弄著她的部,鐘小姐情不自禁的想起年輕時和丈夫的纏綿繾綣,好久,以經好久沒有這種激動的感覺了,情緒層層的高漲,私處卻濡濡的濕潤起來。她自從幫丈夫經營旅游事業以來,接觸的是三教九流,憑著七分姿色三分斛旋,公司雖然不大,幾年來還算是有聲有色。的確時常會有客人藉機吃她豆腐,她也都應付得過去,就算稍微犧牲一點,為了生意,老公也不致于吃醋。可是今天這男孩,只不過二十郎當,臭未乾,怎么被他一挑逗,就心猿意馬,情欲賁張,和他糊搞瞎搞,甚至要背叛老公了呢啊自己已經到了狼虎之年了嗎老公啊鐘小姐心里想著。老公卻是在臺灣的另一邊,和她隔著山隔著海。算了誰知道他現在是不是摟著哪里來的狐呢大家都來玩嘛哼她自己編排了藉口。文強可沒他那么多心思,手上用功,曲里拐彎的拉下她背上的拉煉,那衣子一松,向前袒跌下來,原來她內頭穿的是一件淡藍色單薄的全杯罩,將部高高的吊起,可是那上半部是鏤空的蕾絲,一痕趐透雙蓓蕾,連暈都若隱若現,文強扶住她房的外緣,輕細的用指頭劃著,鐘小姐吃癢,不住的搖晃。文強低頭逐步向飽滿的球上吻來,左手緊抱著她,都快把她的腰折斷了,右手配合著將那罩一扯,鐘小姐左邊房便掙脫出來,挺立的頭才剛一露臉,馬上被文強搶口掠進,含在嘴里舔吮著。文強將那棗紅色的蕾用嘴唇牽引得高高的,然后讓它彈回去,整個房便不定的動蕩著,他立刻又將它含進來,一吸一放沒個安靜,弄得鐘小姐舒坦無比,臉上盡是癡癡的失魂樣。文強的右手順著鐘小姐的身體向下滑,在她的大腿上輕輕撫慰,鐘小姐覺得渾身都有螞蟻在爬一般,怎么樣都不對勁,所以當文強將她的雙腿拉彎擱放得門戶大開時,她一點都沒有反抗的余地。鐘小姐白嫩嫩的大腿左右分張著,雙腿交會處,一小片淡藍色的薄布包裹著一只脹卜卜的果實,偶而大腿一合,那小地方更夾鼓得肥孜孜的,十足要引人犯罪。文強放開嘴巴,左手上移,穿過她胳肢窩繼續把玩著她的房尖,右手從鐘小姐的大腿進占那橋頭堡,一上去,好家伙,既多餡又彈手,絲絲的水份還透過薄布滲出來,文強在那布丘上用四指指尖不停的揩搽著,引動鐘小姐身體的無限快樂,她仰起臉,張開厚潤的芳唇,從喉頭滾動出低沉的吟唱。鐘小姐一邊叫著,一邊用手在文強胯間巡訪,她拉開文強的褲煉,探囊取物,將他不安份的小二哥抓在手里。文強則像在把玩樂器一樣,恣意對鐘小姐的秘處放肆撫弄,鐘小姐隨著他的指頭婉轉嬌啼,騷水汨汨流出,即使隔了一層布,仍然將文強的指頭沾泄得黏滑濕漉。文強的指尖刻意停留在她微微突起的那一點,連帶對它底下的凹陷,急速地輕攆搖晃,上邊握住房的左手也加強對頭的搓捻,鐘小姐全身都僵硬抬挺起來,文強還不放過她,繞著小顆粒更兇悍的顫動,鐘小姐呀的長叫起來,文強感覺到手指被噴上一團濕熱的霧氣,低頭一看,鐘小姐下身浪水淋漓,連大腿兩側都潮濕模糊,已經高潮了一次。文強放開她跪起來,鐘小姐就酸軟的躺落到床上,文強將自己很快的剝光,然后也將鐘小姐脫得一絲不掛,都還沒來得及瞧清楚,鐘小姐就害臊的轉身趴伏過去,文強跪到她背后,捧高她的屁股,讓她跪成張腿翹臀的姿勢,鐘小姐羞得將俏臉藏在手掌里,突然一股要命的溫柔從下體傳來,原來是文強湊頭舔在她的要害上。鐘小姐怎能不叫她咿咿唔唔的悶哼起來,腰枝蠕動不停,屁股卻翹得老高,好讓文強吃得更深一些。文強的舌頭順著她的裂縫舔,把她的水一口一口吞咽下去,有時候在她的蒂上鉆剔一下,有時候挖進她的唇里去,更壞的是還吻過她的會,在她菊門口舐得她魂兒都快飛了。文強幾乎是將臉埋進鐘小姐的腿間,他的舌頭越挑越快,鐘小姐再度昂聲呼喚,臀抖動不停,噗的一下,熱烘烘的騷水噴了文強滿臉,她又丟了。文強挺起腰桿,跪近她的身體,鐘小姐飄在云端還沒回過神,一股堅硬的力量從身后侵入進來,她啊的淺淺一叫,抬起臉來,盡是浪的笑意,回頭瞄著文強,他已經開始進出抽送了。年輕人有充沛的活力,轉而表現在他鐵一般硬的機能上,鐘小姐覺的痛快極了,這是老公近年來所沒有的,文強捧著她的屁股飛快的動著,他雖然不大,但是專以速度取勝,把個鐘小姐干得時而仰首時而低頭,秀發飛飛搖搖紊亂散揚,浪聲斷斷續續連綿不絕。哦哦舒服哦舒服鐘小姐終于不顧羞恥喊出來。要不要我當你男朋友文強邊送邊問。要要你好啊啊要不要我當你老公啊啊好舒服好老公啊親愛的啊美死老婆了啊啊你好硬啊啊老婆好好舒服啊好爽啊哦哦再用力啊對對啊啊文強忿忿的猛 著,把被鈺慧冷落的怨氣都發泄在鐘小姐的小里,鐘小姐久沒經歷這樣狂放的愛,哀哀的不停討饒。文強的巴硬得脹痛,在縫里捅進捅出,鐘小姐的兒口痙痙地將棍子箍得又緊又爽,文強每一拔出,那圈就從部直捋到頭頸子,這哪像一個孩子的媽這簡直就是春情少女文強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干得滿頭大汗,棍子酸梆梆的。好人嗯求求你讓我休息一下子嗯好不好嘛嗯嗯鐘小姐可憐的說。文強又多抽了三四十下,才老不愿意的拔出來,鐘小姐馬上就仆平在床上,文強乘機將她翻轉過來,她已經沒有力氣來遮掩羞人之處,文強著她的小腹和恥丘,那兒只有稀疏的幾毛,白禿禿一片。好可愛啊文強說。鐘小姐張臂要文強抱,文強伏到她身上,她雙手雙腿便將他勾得死死的,文強移動屁股尋好位置,往前一送,鐘小姐仰臉哦哦親愛的輕叫,倆人又連成一體。文強這回輕抽緩,倆人甜蜜的吻在一起,彼此輪流吸吮對方的唇。你好美啊文強撫著她的臉說。鐘小姐用力的抱緊他,說:再我,快文強不敢怠慢,立刻就聳動腰骨,將她干得小兒漬漬響。好哥哥我快到了啊啊贊美我嗯好老婆你真漂亮你是最美的哥哥愛你干死你好不好乖老婆越干越漂亮對不對文強邊 邊說。啊啊好舒服啊啊好小哥好好老公啊啊妹妹愛你哦哦我我啊啊老婆等我我也要來了文強瘋起來。啊啊哥啊到了到了啊啊鐘小姐底下又流了一灘,兒收縮得又窄又熱,文強再也把持不住,關一松,積蓄多日的陽統統進鐘小姐的最深處。啊好舒服鐘小姐說:我來替哥哥生個寶寶真的媽文強說:只怕便宜了你老公。他們緊緊的相擁,享受著事后的溫馨。文強知道旅行的第一晚,大伙兒多半不睡,定要玩到半夜,他是活動負責人,免不了有人會找他,不方便在鐘小姐房間久留,倆人再溫存了一會兒,約定明晚再見,他吻別鐘小姐,回自己房間去了。鐘小姐躺在床上,想著適才偷情的前因后果,還覺得偷得有點不可思議,只是這刺激的感官歡愉,新鮮又奇妙,實在太甜美了。然而作了虧心事,中忐忑難安,心潮洶涌,胡思亂想,抱著綿被睜大眼睛,總是睡不著覺。她爬起身來,到浴室將身體淋浴乾凈,換件乾凈內褲,拉了飯店的浴袍披上,系好腰帶,也沒穿罩,套了雙房里準備的拖鞋走出房外,想要去找她小嬸子談談天。她小嬸子的房間相隔不遠,她來到門外,敲著門板,半晌之后,里頭才出聲應道:是哪位佳蓉,是我。鐘小姐說。又過了好一會兒,才聽見房門鎖扭松的兒的一聲,卻不拉開,鐘小姐遲疑了一下,轉了轉門把,咦是開了啊這佳蓉在搞什么玩意兒鐘小姐將門推開,房里電視機開著,床上卻空無一人,佳蓉關在浴室里沉郁的說:淑霞嗎我在這里。干嘛大便啊她們妯娌相熟,鐘小姐便開起玩笑來。佳蓉只是悶哼了幾聲,也沒有答話,鐘小姐兀自踱到床頭坐下來,搖著雙腳看起電視來。再過了半天,佳蓉還在浴室里沒出來,鐘小姐耐不住子,大聲喊著:佳容啊你掉下去了嗎浴室里還只是一些聽不清楚的呢喃聲,鐘小姐走到浴室門口,敲門問:你真的是在大便嗎里頭佳蓉說:唔不不是唔既然不是,鐘小姐不用顧慮骯臟。那,我進來了哦說完便將門把一扭,浴室門沒鎖,應聲被推開,鐘小姐當場目瞪口呆,傻愣愣的立在那里說不出話來。原來佳蓉背對著門口,反坐在抽水馬桶上面,身下壓著一個男人,倆人赤身露體,上下巔巔的騎騁,那男人正對著鐘小姐的笑。佳蓉屁股底下,一袋吊幌幌的囊還不停的左右搖蕩,卻是佳蓉的助理導游小楊。佳蓉小楊你你們鐘小姐一句話卡在喉嚨,吐不出來。她跚跚的倒退一步,這時候從浴盆的圍簾里卻跳出來兩個光溜溜的大男人,一撲便把鐘小姐擄住,鐘小姐嚇得哇哇大叫,他們一人抱,一人提腳,將鐘小姐抬到電視邊的短沙發上,動手就來解她的浴袍,鐘小姐如何能抵擋得了,一陣混亂之后,浴袍就被他們扯下丟在地上,倆人見她只穿著內褲,一聲歡呼,各執住她的一手一腳,低頭分別在她的兩只房上亂舔亂吸。小楊和佳蓉還是面對面抱著,小楊邊捧著她干,邊走出浴室來到床去。鐘小姐一時連都東西南北分不清,那倆人架著她,還將她的雙吃得津津有味,弄得她全身無力,讓她想叫也叫不出聲來。小姐乖,讓我們疼疼你。一人說。他們彎張起她的雙腿,同時伸手在她阜上觸著,而且還挖進內褲里,唇蒂到處輕忽的亂揉。這倆人雖然霸王硬上弓,卻不是魯莽的人,他們專找鐘小姐最敏感的地方捏,玩得鐘小姐雪雪嬌噓,迷亂起來。他們留心鐘小姐的表情,見她開始恍惚,玉門里也漾出點點愛,就不再強押她,將她翻過身來跪著,發現鐘小姐的內褲背后原來是t型的感剪裁,自然更加興奮起來。他們其中一個人跪到地上去,對著鐘小姐的屁股溝伸舌就舔,另外一個人跳上沙發靠背坐下,將一又長又彎又硬的在鐘小姐臉上搖晃拍打著。屁股后面那一人扯開她的三角褲底,吮著她的唇,她張嘴想要叫出來,那長巴趁亂塞進她的嘴中,她吐不出來,那人又按搖她的頭,她沒有辦法,只得替他含著。嘿,這妞兒的兒一舔就張開了。背后那人說,不知道那是因為鐘小姐剛被文強過的關系。那人沒有耐,站起身來蹲著馬步,鐘小姐覺的戶一暖一緊,他已經干進來了,她剛和文強作完愛,雖然沖了水,里頭卻還滑得很,那人一刺而入,便就開始一挺一挺的抽著,鐘小姐覺的他的巴肥肥軟軟,不像文強那樣堅硬,但是放在兒中卻是還蠻舒服的,鐘小姐心想完了,怎么連被非禮也都這么痛快前面那人一直催著鐘小姐吸他,鐘小姐無心細想,就晃著頭幫他上下吮動,也合該那人巴長得好,鐘小姐居然漸漸吃出滋味來了,除了嘴巴,雙手也來握著套摞,樂得那人棍子更翹更硬。好小嘴,太好了他說。老板娘,背后傳來小楊的聲音:我們這團的客人不錯吧啊,原來是老板娘,失敬失敬正在她屁股后面 她的那人說,卻得更用力起來。沙發蓬的一聲,原來是小楊又將佳蓉抱到沙發上放著,那沙發是那么小,佳蓉和鐘小姐便一躺一跪并列在一起。小楊壓架著佳蓉的腿,大開大闔的抽送,佳蓉自始至終都只是輕輕的低吟,抱著小楊沉醉在他的身下,小楊側頭看著鐘小姐被倆人同干的模樣,伸手過去秤拿住她的子,滿意的揉動起來。本來被鐘小姐舔著的那人,忽然將巴抽退,轉過來抵到佳蓉嘴邊,佳蓉張嘴就吃,現在便成是倆人同干佳蓉了,鐘小姐轉過臉看著這難以置信的景像,小楊將她的頭一攬,吻上她的嘴巴,她也不管是誰了,馬上伸出舌頭和他攪和著。這時候在后面那人噫呀的擠著聲音,巴在鐘小姐兒中跳了一跳,顯然已經了,他抖了一會兒之后,跌坐到地毯上喘著,鐘小姐也無力的伏在沙發背上。小楊見狀,將巴一拔,乖乖隆得咚,好大一,又又長,她將鐘小姐翻成正面,再把她的內褲一脫而下。哇,包子他看著鐘小姐肥滿的阜說。他架起鐘小姐的雙腳到肩上,將頭抵在唇外磨動,鐘小姐沒看見他的巴,只是難耐的嗯哼不停。哦旁邊傳來佳蓉的聲音,原來那彎巴的家伙已經補位干上她了。她剛才和小楊的 弄的時候悶不吭氣,現在卻高聲的言浪語起來:啊啊王大哥好啊好彎巴啊啊彎巴哥哥啊啊鐘小姐訝異的轉頭過去看她,小楊俯在鐘小姐耳邊解釋說:對客人,所以要有禮貌一點老板娘,我要干你了。鐘小姐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能繼續哼著,小楊將頭進去,鐘小姐哎唷,哎唷的叫,小楊越越深。啊啊天哪你好長啊啊啊到心了哦哦鐘小姐意外的喊著。好不好啊小楊問。好好天哪我從沒被這么長的啊過鐘小姐說。哦淑霞啊佳蓉突然叫她:小楊很的啊對不對哦我也是被他干過就啊就啊就不能沒有他哦哦王大哥我也不能沒有你啊啊那姓王的笑著說:你這浪貨,被我 著還會想別人,非死你不可。啊啊死我了王大哥我好愛你再干我哦哦真好啊啊淑霞淑霞小楊想干你很久了啊不信你問他啊啊王大哥親親老公啊啊佳蓉還嚷著。佳蓉喔他好長啊啊到心坎上了啊好小楊啊太美了哦哦用力姐姐啊想干我不早說啊姐姐喜歡被你干啊好啊啊弄死人了啊小楊你別管我干死我好了啊啊鐘小姐也嚷著。剛才干過鐘小姐的那人坐回床上,笑著說:你們公司的小姐都好浪啊。鐘小姐記起剛才小楊說的話,一邊被,一邊說:哦這位大哥你剛才也得哦妹妹好啊好舒服啊真的那等會再干你一次。他笑著說。你行嗎那姓王的說:我和小楊一次沒泄,你連剛才和佳蓉小姐那一頓,已經都了兩次了。我少量多餐。三個男人都哈哈大笑。鐘小姐和佳蓉像在比賽浪叫似的,嬌吟聲此起彼落,鐘小姐沒被這樣大的陽具整治過,騷水一陣接一陣的淌著。啊啊我又要到了哦哦天我一直在丟哦小楊哥哥小楊老公我從沒這樣舒服過啊哎呀哎呀又要來了我真的會死掉啊啊來了來了小楊終于也忍不住了,猛 著說:我也來了我也來了淑霞姐你真好我給你了倆人抱得死緊,親起嘴來,佳蓉看得醋意橫生,故意浪叫得更大聲,那姓王的卻說:小楊啊,你完了快些拔出來,我還沒干過你漂亮的老板娘呢啊呀王哥哥才不讓你走佳蓉用腳夾著他的屁股:你在干我卻想著別人小楊爬起身來,姓王的說:妹妹乖讓我干干那浪貨佳蓉只好放他拔出來,他跳到鐘小姐那邊,一而入。啊啊王先生啊你也好啊又長又硬哦我會死掉我我浪壞了啊啊那姓王的其實也快完了,所以才急著要干鐘小姐,現在被她一喊一哄,巴漲的死硬,再猛挺幾下,熱滾滾的陽經也在鐘小姐的小里。三個男人都在鐘小姐的身體里泄過了,都爬到床上休息著,留下鐘小姐和佳蓉癱在沙發上喘氣,佳蓉低聲問嫂嫂說:淑霞,舒不舒服有沒有比你那位小帥哥弄得舒服什么鐘小姐暗吃一驚。嘻嘻佳蓉說:那小帥哥溜進你房間,我和小楊都看見了。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呢鐘小姐反問:你和小楊是怎么回事那死鬼,佳蓉說:有一次出團,半夜來把我弄了,老天,你也嘗到了,我怎能不要他這下可好,兩個老板娘都被他上了。鐘小姐說,邊把浴袍撿回來穿上。放心,他很強的,爽死你。佳蓉說。爽死你才是真的。鐘小姐反唇相譏。我們本來不想讓你知道,誰曉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呵,想獨吞鐘小姐說。本來嘛,要不然那死小楊老是想著如能果干上你有多好,氣死人。佳蓉說。小楊突然跳過來:兩位姐姐在談什么鐘小姐將他一抱:你們明天就要走了,我要你今晚陪我。說著就拉著小揚往外走,邊走還邊說:等會兒姐姐舔你聽得小楊又蠕蠕的要再勃起,連忙進浴室穿衣服,佳蓉待要阻止,卻被那倆人纏上,翻倒在床,那姓王的說:好寶貝兒,再多陪陪哥哥,下回我們公司福利會再辦活動,還來找你們。佳蓉掙扎無益,眼看又是一場混戰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