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阿賓正傳 > > -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41)誘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41)誘

書迷正在閱讀:
春假還剩一天,鈺慧和孟卉明日就要回臺北,孟卉的爸爸也即將回國,姑姑趁最后的機會約了溫泉旅館的老板到家里來幽會,自是春光旖旎,纏綿無限。她們早上相約見面,才進門就迫不及待的寬衣解帶,黏在一起以后便分離不開來了。倆人從臥房干到廚房,從客廳干到浴室,還跑到孟卉的房間大大弄,那老板了三次,直喊受不了,可是姑姑不肯放過他,強逼著把他再度舔硬以后,拉他到車庫里,在姑丈的 中,姑姑放浪形骸,車門四開,大喊大叫,又顛鸞倒鳳了一次,已經下午二點多,才讓他回去。姑姑全身大汗湯汁淋漓,等他走后,就回房間沖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洗出來真是無比的暢快,她坐到妝臺前,赤裸著嬌軀,慵懶地對鏡梳整頭發。忽然門鈴叮叮咚咚的響起俏皮的節奏,姑姑笑罵了一聲:死鬼不知道忘了什么她抓起一件浴袍披上,再在頭發扎上了一條毛巾,蹦蹦跳跳的下樓,咿呀的就將大門打開,沒想到門外站著的是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士,姑姑的滿臉笑容不由得變成尷尬羞臊,急忙抓緊浴袍,說:志賢,是你那志賢踏進客廳,看姑姑衣衫不整,也很難為情,問說:嫂子,大哥在嗎原來這志賢是姑丈的同事,年紀很輕約莫三十出頭歲,是姑丈帶入行的后輩,但是他學識好肯學習又有沖勁,已經和姑丈同樣都在公司當起業務經理了,不過他仍然像當初跟著姑丈時一樣稱他為大哥,自然也叫姑姑為嫂子。志賢常常會到她們家里走動,所以其實相當熟稔,只有從他去年結了婚之后才比較少來,但終究不是需要客套的朋友,所以他很自動的就脫下皮鞋,走近到沙發坐下,姑姑也當他是自己人,陪著在沙發的另一端隨便落坐,一手還拉著浴袍,一手就輕松的按著頭上的毛巾,一晃頭,烏黑濃密的秀發落下成為美麗的波浪,然后用毛巾在發稍揉搽著。他出差不是要明后天才會回國嗎姑姑一邊搓著頭發,一邊反問他。啊那我記錯時間了,因為一直都在春假中,志賢說:我還以為他昨天或今天就回來了呢什么事嗎姑姑問,她交疊著雙腿,不免就露出在浴袍外。也沒有什么事,想他出國這么久,過來找他敘敘而已。志賢說。他雖然時常和姑姑見面,卻從來沒看見過她這樣芙蓉出浴的嬌美模樣,不禁吞了吞口水,坐立難安起來。姑姑看在眼里,心中竊竊的笑了笑,忖道:男人都是色狼。她將毛巾披在肩膀,站起身來說:你好久沒來了,先坐一會兒,我去倒杯咖啡你喝。說著她便走進廚房,志賢看著她那光著腳丫娉娉婷婷的背影,心頭忽然緊繃地酸瘠起來,他想:大嫂子好美啊姑姑在回到客廳的時候,浴袍已經結好扎上腰帶,不必再用手去抓著,她端來兩杯咖啡,彎腰放下一杯在志賢面前的茶幾上,她看見志賢的眼睛在飄移搜索著她浴袍內的,她就保持那姿勢停了一下子,替他擺好糖包、和調羹,姑姑心想:偷看我,嘻嘻,哈死你姑姑坐回方才的位置,放下自己的咖啡,然后兩手都舉起來整理頭發,她一邊和志賢閑聊,一邊側頭抹揉著頭發,上半身就不免有一點震動搖擺,志賢看見她那浴袍的交叉的領口因此慢慢的滑開,現出一小半邊圓圓滿滿雪雪白白的房,姑姑恍若不知,繼續搓著頭發,那房就輕輕地搖晃不已,志賢想看又不敢一直看,心癢難忍,不時的變換坐姿,姑姑雖然佯裝談笑,豈是真的沒有察覺,她故意作弄他罷了。志賢看著姑姑的白越搖越穿梆越多,已經顧不到禮貌,眼睛盯得發直,姑姑的房還在晃著,眼看就要露出暈尖,突然姑姑就站起來,說:你再坐一會兒,我上樓去一下。然后姑姑轉身走上樓梯,志賢滿心失望,又看著她那搖曳生姿的屁股,那么圓那么翹連內褲的凹痕都沒有,原來,大嫂子里面是一絲不掛的他等姑姑完全上樓了,才趕緊整理托正了已經發硬的巴,真糟糕,他譴責自己,這是人家的老婆,好朋友的老婆,怎么可以胡思亂想。但是繼而又想,這是人家的老婆,好朋友的老婆,不看白不看,免得便宜了別人。他來找姑丈,姑丈既然不在,他寒喧已過,理當辭別離去才對,但是現在他說什么也舍不得走了,姑姑叫他再坐一會兒,他就再坐一會兒吧姑姑再下樓時,換了一件緊身的黑色露肩小可愛,將隆細腰全部襯托出來,下身是一條輕松的白色小短褲,其實都是孟卉的,姑姑特意去取來穿上。這樣子涼快的打扮,每當她轉身背向時,那屁股的可愛下緣就會遮掩不了,而被人看見。就是要你看這是姑姑的打算:能看不吃,活該姑姑回到沙發上,端起已經有點冷的咖啡呷了一口,問說:對了怎么沒帶你太太來啊她趁假期回娘家去了。志賢說,并且裝作漫不經心的去抽取幾上的一疊報紙,結果不知怎么搞的,居然將自己的咖啡給碰翻了,幾上地下都是咖啡漬。哎呀他自己驚呼一聲,慌張地想要找個東西來擦拭。不忙,不忙,姑姑畢竟是家庭主婦,她告訴志賢說:你別動,我去拿抹布,免得弄臟了你的衣服。姑姑到廚房里拿了兩條抹布回來,彎著腰將幾上的咖啡擦去,志賢就又看見姑姑前飽滿的球,被小可愛撐著捧出一大半,軟軟呼呼的樣子,啊,她恐怕還是沒穿內衣,真是的,只要再露一點,再露一點就能看見頭。姑姑手臂在桌面上抹著,那兩團就像要搖出來似的,志賢的心跟著噗通噗通的亂跳不止。姑姑又蹲下來去擦拭地板,那景觀就更突出了,小可愛承受不了房的重量,被沉沉的撐開,凹陷的溝變得丘壑分明,志賢覺得他的巴簡直在發痛了。姑姑不斷的在地板上移來移去,后來還跪趴著背向志賢,圓圓的美臀便高高地蹶起,那件短褲是那么的短,所以褲腳就自然地彎成弓狀,掀撩翻翹半遮半現,整個大腿,下半片嫩屁股,甚至粉白的三角褲都窺然可見,志賢差點想撲上去按住姑姑便來狂亂一番,但是他只是想想而已。姑姑終于擦好了臟污,她回頭對志賢嫣然一笑,說:我再沖一杯熱的給你。然后她站起來,裝作蹲酸了腰,還故意挺了挺,才又進廚房,果然不久又端出一杯香噴噴的咖啡來。志賢這回不讓她放到桌上,伸手去接,順便了一下姑姑的柔胰,姑姑笑著讓他接過去,她又將剛才志賢沒拿好的報紙遞給他,他赧然的攤開來左右看著,姑姑也取過副刊,站在他旁邊隨意的瀏覽了一下。哈,這個人真滑稽。姑姑不曉得在報紙上看到什么,咭咭的笑起來。什么我看看志賢被勾起好奇心,也想看,他伸手想去攀拿姑姑手上的報紙,姑姑卻還想看,笑著轉過身躲他,說:等一下,我再看一下志賢沒料到姑姑會躲,手指沒抓到報紙,剛好勾住姑姑背胳肢窩下的小可愛,他吃了一驚,警覺反應這是不禮貌的動作,該當縮回手,指頭卻僵硬無法放直,唰的一拉,那小可愛立刻被扯脫離開正常的位置,浮現出姑姑光滑潤澤的背膀。姑姑和志賢都呆住了,姑姑茫茫然的轉過身來,這下更糟,她的右邊房完全掙脫了小可愛的束縛,完整的裸裎在志賢眼前,志賢則是傻傻的盯著看,姑姑白皙的房上還看得見隱隱的絲絲青痕,型渾圓完整,大大的褐色暈,小葡萄般的豆站直在上面,姑姑一臉難以置信的回盯著志賢瞧,倆人停下一切動作,靜靜地沉默相對著。也許是過了有一世紀那么久,志賢才悠悠還魂,他伸起顫抖的手,小心翼翼的捏住小可愛的上端,將它拖回去原位把房重新罩住,可笑的是他大概是要安慰姑姑吧,還反手在姑姑的房上拍拍像哄撫小孩一般,姑姑看著他一臉無辜的可憐樣,忍不住嗤的一聲笑起,走過一小步再靠近他一些,志賢忐忑地看著她說:對不起,嫂子。姑姑又再逼近他一點,裝作生氣的瞪著他,他連忙收回視線,反而正好端睨著姑那幾乎已經貼上鼻尖的房,他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起氣來了。干嘛不敢看我姑姑說。不不是的我好看嗎姑姑冷靜的問。好看嫂子很漂亮。那為什么不看了姑姑問。我我他答不上來。姑姑彎下腰,將臉湊到他面前和他對望著。為什么不看姑姑又問。嫂子嗯啾姑姑忽然在他的嘴上輕啜了一下,把他嚇了一跳。姑姑又挺直身軀,雙手拉著小可愛的底端,緩緩的往下拉,那上端的松緊帶困難的滑溜過姑姑最高的峰頂,團團的被繃得緊緊的,突然那對房一跳,小可愛掙扎開來,雙清清楚楚的送到志賢眼前。好看嗎姑姑再問。嫂子我我唔唔志賢吞吞吐吐,咿唔了半天。他再也受不了了,發狠的將姑姑攔腰一抱,把臉埋進姑姑軟軟的懷里,姑姑嚶嚀一聲,然后抱著他的頭,撫弄他的頭發說:乖志賢還坐在沙發上,姑姑身子一矮,跨跪坐到他膝上和他面對面,和他互相凝望著,她輕輕的問:乖志賢,嫂子給你干好不好志賢一聽這么麻的問話,差點兒全身都酥化掉,慌不迭的答應說:好好好好什么姑姑對著他的臉吹氣。好好我要干我要干嫂子他連聲音都在顫抖。姑姑捧起他的臉,和他接吻起來。他則是雙手抱抓著姑姑的屁股,除了在短褲外面,還穿進短褲里,連著三角褲一起揉動,姑姑的臀仿佛新蒸的粉桃,細軟又有彈,起來十分舒服。姑姑瞇著媚眼,倚身將他一推,便把他推倒在沙發上面,姑姑柔若無骨的靠在他懷里,他兩手仍是貪戀著姑姑的屁股,而且還蠕蠕的伸展到兩腿之間,一面著大腿內側,一面碰觸著姑姑溫暖的圣地。唔別這樣姑姑嬌嬌地說。她拉起他的兩手,借力撐坐在他身上,然后又牽起他的雙掌,一起敷蓋到豐滿的雙上面,志賢不是傻瓜,立刻忽輕忽重的揉搓不停,更用掌心去研磨那已經堅硬的頭,姑姑嗯嗯的表示歡迎,下身也壓在他胯間搖動著。喜歡嫂子嗎姑姑閉著眼睛,臉上洋溢著浪笑。喜歡喜歡嫂子的什么姑姑搖甩著頭發。嫂子很美很漂亮志賢說。你老婆也很美啊姑姑說。沒有嫂子美我我還喜歡嫂子的好大好圓志賢說。姑姑睜開眼睛,從他身上站下來,慢慢的搖擺著走到客廳中央,將那圍在腰間的小可愛脫去,然后解開短褲,轉身背對著他,雙腿腳尖上下點動,讓臀部也波浪般的起伏著,然后將短褲緩緩的捋下,翹起圓臀,讓白色三角褲繃滿在屁股上的動人模樣給志賢更看個夠,她再轉身回來,那短褲便松松的落到腳跟,姑姑隨腳一踢,剛好飛撲到志賢臉上。志賢半坐起來,喃喃的說:哦不嫂子我說錯了你全身天都美天哪你這曲線你是魔鬼姑姑雙手抱,俯身彎腰,仰臉用媚眼吊他,然后伸出食指,向他做出勾引的動作,志賢失神的想站起來卻又馬上軟跌在地上,姑姑嗤嗤的恥笑他,他干脆就從地板上爬過去,來到姑姑腳邊,巴結的抱著她的腿。姑姑將他扶起,他站直起來還比姑姑高一個頭,姑姑替他脫下西裝外套和領帶,丟到一旁,再解開襯衫,然后伸長香舌,垂首在他的頭上舔起來,志賢啊的呵出滿足的聲音,姑姑更在頭上輕咬著,志賢就連連發抖,東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了。姑姑同時解開他的皮帶,拉下褲拉煉,讓他的長褲自動地滑掉下去,然后隔著內褲,溫柔的撫起他的是非,志賢幾乎又要站不住了。志賢右手攬著姑姑的腰,時而在她曲滑起伏的背部和臀部若離若即的游動,搔得姑姑酸癢癢的憨笑,她仰臉斜靠在他的膛上,志賢低頭吻住她,左手憐愛的捂著她的頰,姑姑像貓咪一樣的摩挲著臉,在他的掌心鉆動著,心中又甜又慌,暗罵道:該死怎么像是戀愛的感覺志賢厚實的舌頭不停的在姑姑嘴兒里掃動,唾源源的度給姑姑,姑姑也不介意,一口一口的吞下肚去,她雙臂激動的鎖緊他的頸子,同時扭動身軀去磨擦他。好不容易她們互相松開嘴來,倆人嘴角都是對方的口水,姑姑一泓秋水直直地瞄住志賢,拉著他的手,一轉身躲到他的身后,為他拉下襯衫,然后用房貼著他的背,雙手環到前面,伸進志賢的內褲里,抓著了他的巴。那巴入手的感覺并不巨大,硬硬的也只有十公分左右,算是袖珍型的,姑姑在志賢的肩背上到處咬來咬去,雙手卻把巴掏出來,右手握好位置,便一晃一晃的套動起來,左手還捧著囊,輕輕的稱托著。志賢從心眼里美得發毛,閉眼仰頭,享受著姑姑的服務。舒不舒服姑姑小聲的問他。啊美死了他說。你不是說要干我嗎姑姑又小聲的說。哦嫂子來呀,來干我啊姑姑挑釁的說。哦志賢酸麻得厲害。來啊嫂子等你來干呢姑姑放開他,然后一把將他推開。志賢正在興頭上,突然沒了著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姑姑咯咯地惡作劇笑著,一幅看你怎么辦的表情,志賢可真要瘋了,挺著硬巴就來抓,姑姑扭動了蛇腰,左右閃躲著他,倆人嘻嘻哈哈的在客廳中穿梭,春情蕩漾不已。后來姑姑假意跌趴到沙發上,志賢跳上去將她撲住,她便軟言軟語的求饒,還一腿直伸,一腿弓起,將屁股和阜美妙的突顯出來,然后回眸拋給他一個動人的媚笑,志賢熱血為之沸騰,一口就咬在那臀上。哎呦姑姑浪浪的哀叫著。志賢這下更著魔了,他拉著姑姑的內褲頭,便要拉下,姑姑踢騰著雙腳,還是被他脫扯到大腿和粉臀的交接處,露出光致致的桃子,志賢哪里肯放過,連忙擠過頭去,在那白上咬吻吸舔無所不至,姑姑又酸又癢,在沙發上翻滾閃躲,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姑姑才剛洗完澡,身體香的很,卻一下子又出滿身汗。哎唉啊志賢不要饒了嫂子吧我下次不敢了唉呦啊啊那那是啊不要啊不要吃那里啊我不敢了啦啊啊原來志賢福至心靈,棋走險偏,伸出舌頭舔在姑姑的肛門上。啊要死啦志賢不要嘛啊別欺負嫂子啊哎呦癢死了啊志賢我行我素,仍舊舔個不停,姑姑的肛門便驚悸地快速縮動,他偶而將舌頭下滑,才差幾公分,自然就舔挖到濕黏不堪的兒口,姑姑立刻又叫了:啊對哦就是那里啊啊不要走嘛啊我要啊可是志賢還是舐回去肛門上,惹得姑姑恨意綿綿,志賢想動手將她的內褲都脫下,姑姑執住褲頭不放,乞乞笑個不停,就只肯讓他看這一半,志賢索拉著姑姑的腿將她一翻抽,姑姑驚叫一聲啊呀,便被他扳成正面仰躺,可是內褲還是遮在大腿處,不讓他輕易地窺見春光。姑姑張開雙臂,做出要抱的表情,志賢伏下身來,吻在她臉上,姑姑嫣紅的臉頰早就熱得發燙,她帶著浪浪的笑意,伸手到臀后,便再次抓著了志賢的短巴,她像和人握手寒喧般的輕拿住它,親膩的為志賢套慰著,志賢已經是硬得發痛,姑姑取在手里宛如鐵棍一般。嗯進來了志賢姑姑招呼他。志賢緩緩前移,眼睛看著姑姑,姑姑也看著他,當他們輕輕接觸時,同時都麻了一下,志賢感覺到頭被什么溫餪的皮兒包裹住了,舒暢得難以形容,姑姑也覺得兒口最敏感的嫩,被什么強勁的棍侵犯著,痕痕癢癢的不叫不痛快。啊進來嘛全部都進來嘛嗯姑姑同時搖著屁股。志賢往前用力一壓,姑姑呃呃一聲,吊起白眼,短巴就都全部進去了,只剩下囊還貼在姑姑騷黏的腿溝上。哦志賢姑姑呻吟著:動一動沒等姑姑交待,志賢早就在抽送了。姑姑將他抱得緊緊的,嗯哼不斷。啊志賢啊你你現在在干什么啊姑姑問。我在嗯我在干嫂子嫂子好不好干啊姑姑又問。好干嫂子又美啊又好干他說,而且也問:嫂子在干什么啊嫂子在啊啊姑姑說:嫂子在被志賢干啊好舒服嫂子喜歡志賢干嗎志賢又問。喜歡啊志賢好姑姑說:好會干啊嫂子我志賢說:可是我有點短傻孩子姑姑說:嫂子很舒服啊啊志賢好硬好燙好爽啊嫂子喜歡被志賢干啊志賢撐直起身體,跪在沙發上,下體兇悍的沖刺著,姑姑大腿還被白色三角褲套著,雙腳被抬起一同架放在志賢的右肩上,從膝蓋開始才可愛的分彎開來。志賢又在次動手去拉她的內褲,她這時自然沒什么好再掙扎的,只是愉快地不停蠕動,上半身因為體的爽悅而一直抽慉,唉唉呀呀騷叫連連,志賢沒受到阻擋就將內褲脫掉了。志賢這才真正看清楚姑姑的,他將姑姑的大腿壓開,曝露出姑姑黑黑的毛發和紅紅的唇,唇張開處,自己的巴正在那里抽送,桿子上黏滿了閃亮的浪水,模樣亂極了。志賢想到平日和姑姑相見,總是衣冠楚楚,現在卻裸裎著體,彼此的器還緊密的相接磨擦,不由得更加興奮,巴得無比的熱烈與狂暴。唔唔好志賢嫂子浪死了再用力啊啊真好你真有勁啊啊嫂子你好騷啊看我死你啊啊好啊死我啊算你厲害啊啊哎呦這唉用力啊嫂子有點啊啊有點什么志賢問。有點啊有點快要爽出來了啊啊志賢啊再多愛我一點啊啊志賢哪敢怠慢,屁股干得飛快,姑姑也迎湊得浪蕩,志賢的巴剛抽起,她就狠狠的立刻挺上去,直是讓倆人愛得沒一絲空隙。哦哦快點嫂子完蛋了啊志賢啊嫂子愛你啦啊出來啦出來啊啊姑姑一臉迷惘,臉上又浮起那的浪笑,志賢停下來趴在她的身上,問:嫂子爽嗎好爽啊姑姑說。大哥平時也常干嫂子嗎是啊,你大哥也還很有勁呢姑姑說:不過沒有你好大哥的老二大不大他又問。姑姑嘻嘻地笑起來:最少比你大一倍。哦志賢有點喪氣。干嘛姑姑捧正他的頭:嫂子喜歡你啊,都肯給你干了嫂子真的舒服嗎什么真的假的,舒服就舒服嘛姑姑嘟起圓圓的嘴。嘖志賢在上面親了一下。姑姑忽然一翻身坐起在他身上,巴可還套緊在里。讓你爽個夠好不好姑姑對他揚了揚秀眉。說著姑姑就慢慢搖動起臀部,然后越搖越快,連帶那一對房也晃動如驚濤駭浪,志賢不客思議的看著心目中端莊的嫂子,才知道原來她內在是這樣的蕩。看什么姑姑故意刺激他說:小巴,干我啊志賢一聽,忿忿的猛然挺動,將姑姑頂得哇哇亂叫。笑我你敢笑我死你我啊我才不怕啊我才不怕啊啊嫂子沒想到你這么騷這么浪志賢說。啊還這么欠干啊姑姑替他補充:啊干死我啊好舒服啊嫂子志賢大著膽子問:你常偷情嗎要死了問這什么話姑姑自然不會承認:也才和你這一次啊啊可是你好浪啊志賢說。因為嫂子啊愛你啊姑姑問:你平時啊看見嫂子啊不想上我嗎想好想志賢說:可是你是嫂子啊現在被你干上了啊什么感想爽爽死了志賢說。他用力一撐,坐直起來,將姑姑緊緊地抱住,低頭咬住姑姑的頭,不知輕重的嚼起來,姑姑痛而轉為刺激,也抱緊他高聲的尖叫,整個人上下不停的聳動,讓志賢爽到了極點。嫂子啊我要了啊姑姑聞言,晃得更厲害。唔唔他說就,一股陽立即噴進姑姑的浪兒里,他大概是積了不少日子了,真是又濃又多。哈哈姑姑笑他:繳械了騷婆娘他咬牙說:我馬上就可以再得你求饒是嗎姑姑故意又用力坐了兩下,他那巴居然還沒軟化:唷真的哩好志賢,別干壞了嫂子。志賢聽她這種葷言腥語,巴馬上又挺得鐵直,他猛一翻身將姑姑壓回沙發,大叫一聲:干死你干死你,馬上急急地著巴進她的小,狂風暴雨般的猛起來。這一來倆人就都沒空說話了,姑姑只是忙著嗯嗯啊啊的騷叫,志賢沒命的前后拋動臀部,讓陽具閃電般的疾著,他雖然短,卻十分夠力,干得姑姑水花四濺,哥哥弟弟的亂喊一通。著著,志賢和姑姑逐漸都有點勞累起來,一個不小心,雙雙傾倒在沙發上然后又滾下到地板,模樣狼狽不堪,倆人忍不住咭咭的對笑起來。志賢將姑姑摟抱著,巴還不愿離開嫩,就一同側臥著繼續干,這個姿勢可不能只靠志賢一個人的努力,姑姑也配合著對挺起屁股,恨不的和他擠成一體,志賢咬著姑姑的脖子,姑姑也咬著志賢的肩膀,忽然倆人的腰眼脊椎都同時一酸,志賢的陽連綿的噴出,姑姑則是叫著猛夾小,齊齊到達了高潮。他們躺在地板上,懶散地交纏著不肯起來,姑姑問:跟嫂子說,你喜歡端莊的我,還是喜歡挨的我都喜歡,都喜歡,啊嫂子,志賢說:完蛋了,以后我見到你,一定都會硬死了。那就來干我啊姑姑說。大哥在怎么干看你的本事啰姑姑說:起來現在,陪我去洗個澡。志賢先爬起身來,伸手想將姑姑扶起,姑姑看著他縮成一小丸的巴,笑著用腳趾頭去夾他,他躲著挪到姑姑面前,姑姑體貼的為他舔了幾口,然后挽著他站起,倆人相摟著腰,往浴室里去。他們像新戀的情人,相互弄水嬉鬧,將浴室吵得天翻地覆,然后姑姑先取沐浴幫志賢細細的洗凈,接著志賢也如法泡制,他讓姑姑坐到浴缸邊緣上,用泡沫涂遍她全身,姑姑通體舒暢,就閉著眼睛,任他上下其手。不久之后,姑姑的下身卻傳來一種奇異的觸感,她連忙睜眼一瞧,志賢蹲在她的胯前,正拿著姑丈的刮胡刀在替她剃著毛,而且已經刮下一大撮。啊呀姑姑驚呼起來:你做什么我老公這兩天就會回來志賢嘻嘻笑著也不理她,還是繼續刮著,姑姑眼看被他刮了一大半,阻止也沒用了,氣得嘟嘴瞪眼,下體逐漸被他剃成白凈凈的小女生,自己也覺得好玩,等他刮得差不多了,姑姑也使壞,暗自用勁,突然一股水柱直噴志賢膛,原來姑姑尿了他一身,他登時傻傻的看著姑姑,那尿從尿道口灑過來,姑姑又捉狹的笑了,笑得花枝亂顫,他等姑姑尿完了,一口就湊上姑姑光凈的兒,狠狠的舔起來。哦哦你你這冤家啊啊好好你舔讓你舔啊啊好舒服啊啊志賢嘴中還有堿堿的尿味,可是他幾乎是要瘋了,舌頭猛向兒里鉆,姑姑美得坐不住,軟軟的滑下來躺在磁磚地上,他還是埋首在戶上不愿放開,直讓姑姑浪出一次水來,才騎上她的身體,倆人又癲狂的在一起。志賢啊小巴哥哥啊啊嫂子好喜歡你啊小巴好有勁啊小浪喜歡啊小巴啊啊志賢每聽到姑姑譏笑他小巴,就忿忿的得更兇,姑姑爽上天了,就更挑著小巴、小巴直講,志賢不是鐵打的人,幾輪猛干之后,終究把持不住,泄出來了。嫂子嫂子啊了小巴哥哥等我啊啊我也啊來了啊啊美死人了嗯嗯她們這個澡算是白洗的了,只得重新沖過,因為再也沒多余的力氣來調情,所以才真的洗浴清凈,志賢帶姑姑找了家餐廳,用過一頓情人晚餐才送她回來,在門口吻別而去。姑姑回到臥房,將自己脫了個光,上床擁著棉被,甜甜的睡去。睡夢中,她覺得好像又和溫泉旅館老板偷上了,他正為她舔著,他巧妙靈活的舌頭,帶給她無限的美感,讓她汨汨而流,她自己都忍不住挺著戶相迎。沒多久,夢境幻化,怎么又變成和志賢摟在一起,志賢努力地挺著腰,將陽具進小嫩中,一下一下的辛苦干著。咦不對志賢的巴沒這么長,頂不到子口啊這時花心卻被得酸酸麻麻,啊是誰這是誰是誰的巴在自己的兒里呢那么真實那么甜蜜那么熟悉姑姑不忍心張開眼睛,卻將雙手一抱,用濃膩得化不開的嬌懶聲音說:老公回來了怎么這個時間飛機要這個時間到,有什么辦法被她抱著的男人笑起來,果然是姑丈:唔脫光衣服睡思春啊等你嘛啊啊想不想老公啊姑丈在抽送著。想啊想啊想死了啊啊老公啊想死我了啊啊舒服啊啊再嗯嗯干嘛將毛毛都剃光了姑丈問。啊啊要死了人家是啊要給你啊驚喜嘛啊哎呀你壞啊偷人家啊不要嗎我拔出來要要啊再用力啊老公啊我愛老公啊啊別拔啊我到天亮啊那我一定會死掉姑丈笑了。我不管姑姑說:誰叫你啊丟人家兩三個月在家啊我要我要好,統統給你統統給你姑丈用力的了又。壞老公啊啊這幾個月在外面哦哦有沒有偷吃啊啊唉呦好舒服嗯姑姑問。我這不是來繳貨相驗了嗎姑丈越越用力,也問:你呢你自己有沒有偷吃我我才沒有呢姑姑浪叫著:啊啊好爽啊我天天想老公啊等老公啊啊啊干我干我啊好舒服啊哦哦姑丈得到滿意的答案,就專心的埋頭為妻子服務起來,于是睡房里充滿了女人的高聲浪叫,和男人的低聲喘息,一次又一次的,一次又一次的。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