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阿賓正傳 > > -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36)園游會

章節目錄 少年阿賓 (36)園游會

書迷正在閱讀:
開學沒多久,剛好學校舉辦校慶園游會,每班學生都被分配到一定額度的園游券必須推銷出去,因此人人怨聲載道,直呼暴政必亡。阿賓寒假中沒能履行承諾,未找到機會讓憶如約她的男朋友來臺北,一直耿耿于懷,所以當他知道學校要辦園游會之后,他和敏霓趕忙打電話到臺中給憶如,請她和男朋友一塊來玩。憶如起先一聽很是高興,事到臨頭卻又猶豫起來,敏霓就罵她,若是倆個人都要這樣扭扭捏捏不如放棄算了,她才硬著頭皮答應去約他。阿賓和敏霓互相啄磨,要想辦法在這回見面時,讓憶如和那個人一次搞定,免得憶如日后又要來向他們訴苦,倒真是棘手的事,便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商議起來。園游會那一天,氣溫轉為溫暖,學校才大清早就熱鬧滾滾,各攤位都在準備該用的物品,匆忙來去的男生女生,人馬雜沓,加上高分貝的廣播音樂,和平時安靜的校園大異其趣。十點鐘左右,阿賓、鈺慧和敏霓,在學校大門口等憶如,敏霓旁邊還黏著一個男生,大概就是她兩個男朋友之一,她也懶得跟阿賓他們介紹,只說他叫建豐,然后不管他,只顧和阿賓及鈺慧說話。十幾分鐘后,憶如終于到了,帶著她的男朋友,果然是忠厚木訥有余,他自我介紹叫甘丹,阿賓說這名取得好,從沒看人把姓倒過來寫還能當名字用的,大家一聽便都笑了。憶如也是初次見到鈺慧,才知道原來阿賓有這樣漂亮的女朋友,怪不得敏霓時常會有一種淡淡的哀怨感。寒喧已畢,他們六個人于是進到校區,在學校各處走著,敏霓和阿賓不停地介紹校內的草木堂舍,然后又到園游會場上,在眾多攤位中吃喝玩樂著。憶如對于今天成員安排十分滿意,這樣很明顯她和甘丹都會被視為一對,許多親蜜的舉動像拉拉手靠靠肩都理所當然起來。中午不到,他們都早就撐飽了,敏霓和建豐在會場遇到朋友,暫時和他們分開。經過鈺慧她們科的攤位時,文強、淑華和都在那里,大家不免又七嘴八舌相互問候。他們賣的是熱湯圓,來光顧的客人不少,文強藉口人手不夠,硬拖鈺慧留下來,還問阿賓說:借你女朋友用一下,沒關系吧阿賓聳聳肩,笑著說沒關系,文強等他們走遠一點,偷偷地在鈺慧的屁股上著,鈺慧啐他,他就嘻皮笑臉說:阿賓說沒關系的。阿賓陪著憶如她們繼續逛。逐漸接近中午,很多人都躲到涼的地方去,攤位間的人潮開始變稀了。他們來到一個冷清的攤位,有人在叫阿賓,卻是依,原來這是阿賓自己科上的攤位。阿賓,依罵他:你整個早上死哪里去了,都沒來幫忙我陪著朋友。阿賓解釋。你的朋友依笑顏逐開:真好我們這兒今天都門可羅雀,過來惠顧一下吧沒問題阿賓掏出一疊園游券。門票一人收園游券二張。依說。門票憶如和甘丹望著依背后用帆布圍得密不通風的棚子,有些遲疑:里面是什么阿賓只是笑著,付了四張票給依,依熱情的推著憶如和甘丹來到一處簾門,說:請進,保證值回票她們傻傻的進得里面,發現阿賓并沒跟來,她們有一點不知所措,不過既來之則安之,看看到底玩的是什么花樣。結果帆布棚里也沒什么,突然一個女生不曉得從哪兒蹦出來,嚇了她們一跳,那女生說:倆位好,我是本站的主持人。她有模有樣的站到一張講臺一樣的桌子后面,說是要講解本站的游戲規則。你們有兩種選擇,那主持人笑著說:首先,們再交園游券二張,可以在我們棚子后面的神秘人物中,任選一位俊男或美女贈送你們一個吻。原來賣的是吻,這可新潮了。我們我們沒有園游券了。甘丹老實說,因為阿賓沒進來。那還有另一種選擇,那主持人依舊笑容滿面:來賓可以相互親吻,如果能連續吻足五分鐘,那將由本站贈送十張園游券。憶如立刻知道了這就是阿賓的安排,她轉頭斜睨著甘丹,恰好甘丹也在看她,她不禁紅了臉。來請就位吧主持人不問她們的意見,就打鴨子上架。她拉她們面對面站著,憶如低下了頭,甘丹則是一臉尷尬。開始吧主持人說。可是那倆人動都不動,主持人催著說:快啊憶如心里頭也急,甘丹扭捏了半天也只是扶住她的雙肩,這時候主持人手上不知從哪兒來的一軟教鞭,輕輕拍在甘丹的手背上,說:你倒是攬好人家啊甘丹才雙手將憶如松松地抱住,主持人又催他端起憶如的臉,他照著做,倆人目光相接,同時都感受到對方心口的狂跳,甘丹凝視著她,憶如眼波流動,真有說不出的明媚動人。主持人并不說話,只將教鞭的末端點在甘丹的后勺,手腕略略一壓,說也奇怪,那軟桿子居然能將甘丹的頭推動,甘丹和憶如越靠越近,憶如閉上了眼睛,小嘴兒微噘,甘丹在接觸到她紅唇時猛的顫了一下,倆人深深的印在一起。主持人的鞭子又忙起來,她不時地糾正甘丹雙手抱緊,手掌要在憶如背上撫動,要倆人再貼得甜蜜一點,叫憶如也鎖緊甘丹的脖子,命令接踵發布,逼得倆人只能依照她的指示去動作。甘丹吻住憶如軟綿綿的櫻唇,心中一陣陣激蕩,憶如羞羞地張啟唇瓣,讓甘丹將它們輪流吃在嘴里,甘丹想也想像不到,女孩子的嘴唇吮起來竟然是這樣甜美,使他內心中幼年遙遠的欲望逐漸被喚醒,憶如還偷偷地將香舌一點一點的吐進他嘴中,他更吃得津津有味,將她一條軟滑黏膩的舌頭吸緊放松,享受著憶如的溫柔。憶如被心愛的男孩擁吻著,也是滿心歡喜,她呼吸急促,不斷的暈眩,愿意這樣一直和甘丹吻下去。甘丹強健的體魄給她無比的安全感,他的臂膀將她摟得喘不過氣來了,憶如全身都貼合在他懷里,她也感覺到,甘丹的某個地方有異常的悸動。她們迷惘在香噴噴的親吻之中,好久好久,才短著氣分離開來,額頭和尖仍然互相頂著,四眼對望,彼此已經都明白了對方的情意。甘丹突然想起還有別人在,不免心中一跳,轉過頭來四顧盼望,帆布棚里除了她們就空空如也,主持人早不知去向,講桌上放著一疊園游券,甘丹喚了兩聲,更里面的那一層棚子里也沒有回應,甘丹想進去看看那主持人還在不在,憶如卻拉著他說算了,取過園游券,掀起布簾走出帳棚,棚外也是一個人都沒有,連阿賓都不見了。憶如心中雪亮,挽著甘丹的臂彎,和他說了幾句話,倆人自行去逛其余的節目。事實上,在第二層棚子里是有人的,那兒有阿賓、依還有那主持人。這地方真的是阿賓他們科上的攤位,他們早上自己烤了小乾來賣,大概是太好吃了,數量又準備得不夠,還有同學不斷來偷吃,不到一個半小時,乾就清潔溜溜了,既然沒東西賣,同學們索作鳥獸散,于是這布棚正好被阿賓和依用來作道具,她們躲在第二層棚子里,從帆布縫看著憶如她們吻得天昏地暗,可說是大功告成,待她們取了園游券而去,阿賓直稱贊依和那主持人演技一流。阿賓,依邪邪地對他一笑,問說:你想不想也得到十張園游券呢阿賓一聽,立刻將她用力抱到前,低頭就要吻她。依卻掙扎著,罵說:要死了,不是和我啦嗯阿賓奇怪的停下來,不和她和誰布棚里只剩下另一人在,依掙脫阿賓的懷抱,跑過去攀在那主持人肩上吃吃的笑著,說:和學姐。阿賓呆了一下,不知道她葫蘆里賣什么藥,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原來如此,這主持人,她一定是依的那一位室友,曾和他有親蜜關系卻未曾晤面的那女孩。阿賓走向前,有禮貌的牽起那主持人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叫了聲學姐,學姐的臉紅得像蘋果,小聲的說:我叫安安。阿賓將她摟起,她也窩進他懷里,安安幽幽的說:我好想你哦,阿賓。阿賓大為感動,彎下脖子,吻在她的臉頰上,她馬上轉頭和他互相將嘴封住,熱熱切切的舌戰起來。安安穿著一襲寬寬松松的大針織衫和側開的短裙,她有圓圓的臉,甜甜的笑容,一支可愛的小眼鏡架在梁上,眼睛瞇瞇的,前額的頭發卷起波浪有時會遮住一半的臉蛋兒,她身材不高,略微有,尤其她那甜美的聲音,阿賓暗罵一聲該死,他應該一開始就認出來才對。阿賓吻夠了她的嘴,撩起她的頭發,吻向她的耳后和脖子,將她親得天花亂墜,她喃喃地一直說:我想你阿賓的右手開始不守規矩,從她的背后到她軟軟的腰,同時往上竄升,安安本不拒絕,任他輕薄胡來,阿賓兵不刃血,未受阻抗便掌握到她前的堡壘。安安雙不大,卻很軟很柔嫩,他恣意的采擷著,甚至透過幾層布,他都可以發現到安安的尖在急速的挺硬。依早就識趣的躲開,帳棚里只有他們兩人,安安任憑阿賓上下其手,她也渴望他上下其手。阿賓又將雙手都到她屁股上,并且不停的摩挲著,更將她用力一捧,她整個人便被阿賓抱起,安安唔唔幾聲,仍和阿賓吻得密不通風。這內層的帳棚中也擺有幾張課桌在一起,阿賓便將安安抱到那邊,放她坐在上面,這樣一來,安安低阿賓高,他就彎著腰以免和安安的嘴兒分開,同時也乘這個便,從安安的裙腳進她的大腿,他得那樣輕,安安忍不住就哆嗦起來。阿賓著著覺得不方便,就從下面解開她裙子的鈕扣,待解得四五顆,她的裙布自然向兩邊張開,露出她嫩嫩的大腿和白色花點的底褲。安安連忙將雙腿并攏,可是阿賓接著將手掌巧妙的伸進她雙腿之間,他也不怎么出力,安安就失神地配合著將腿兒張開,阿賓越越高,也發現安安的體溫越來越熱,當他的手伸到最熱的地方時,剛好在一處軟軟的包上面。安安于是更抖得厲害,哼哼聲不停,阿賓在她顫得最兇的時候,手指頭離開了她,她才松了一口氣,可是又很失望。阿賓自腰間捋起她的針織衣,然后放開安安的嘴,將上衣完全脫去,她就只剩下那套內衣褲,圓圓潤潤白白凈凈的體態,令阿賓眩目不已。阿賓讓她斜身仰撐在課桌上,然后蹲下腰來,替她脫去她的三角褲,放在她身邊。安安盯著阿賓的每一個動作,當自己的私處暴露時她也不遮掩,看來是放開了心,她從上回被阿賓著棉被干過,便時常惦念著他,所以當依找她來幫阿賓演一出戲時,她馬上就答應了。依和她住一起,當然知道她她的心思,事成之后,便設計讓她和阿賓再圓一場春夢。阿賓也在脫著自己的褲子,安安曉得馬上就要和他再有一番惡戰,心中又慌又美,浪水悄悄的泌流而出。阿賓脫下長褲,內褲里有強硬的隆起,他再將內褲一扯,巴就如同甩桿那般的彈直挺立,安安一見,心里頭更跳得七上八下。阿賓站近她,等于是將頭移向她的唇,她目不轉睛地看著,頭終于碰到兒口,阿賓又往前輕壓,唇于是分裂而張開,浪水馬上沾滿阿賓的頭,他再壓,唇分得更開,水份更多,阿賓退卻了一下,然后又朝前行進,哦,這回放進了一整顆頭,安安樂稀了雙眼,阿賓再抽再送,兩三趟之后,阿賓還是只躦進一個頭,不肯再多一點。安安著急了,又不好意思催他,阿賓心中當然清楚得很,他卻偏偏好整以暇,伸手來解她的罩,當她那雙白玉饅頭露出來的時候,阿賓簡直是停下了腰下的動作,故意低頭去吃她的尖,惹得安安麻兮兮的。嗯嗯我要她淺淺的哀求。阿賓就動起來,可是來來去去還是那顆頭。我要賓她又說。咦我不是在給你嗎阿賓說。進來嘛進去多少阿賓問。全部我要全部啊啊她還沒答完,阿賓便長驅直入,到她的最深處,頂在花心上。哦天哪安安滿足的呻吟著,她閉上眼又睜開眼,低頭再看那巴入自己身體的實況,阿賓居然還有一小截留在外面,他又幾番進出,難以置信,安安瞪大眼睛看,他竟然能全部進去了。啊賓啊到心里面去了啊阿賓開始韻律擺動,她合手一抱,攬著阿賓的背,雙腳也勾住阿賓的屁股,日夜懷念的景況真的再次重現了。哦阿賓你真好安安的臉在阿賓的膛上磨著,阿賓取下她的眼鏡,又和她吻在一起。底下的巴輕快的抽不停,安安分泌充足,唧唧的響起穢的水聲。唔唔她嘴兒被封,仍不放棄的用子哼著。阿賓記起她的聲音軟而甜美,不讓她出聲是一大失策,連忙又放開她的嘴,果然她就緊抱著阿賓叫起來。哦親親哥哥好學弟啊好美啊我天天想你啊想這樣啊啊你真好真好哦哦她啼叫的聲音又嬌又媚又細又嫩,阿賓的巴更被她肥腴的兒包得緊緊的,實在是個絕妙的女孩。阿賓也故意在她耳邊喘著氣,讓她不住的起著皮疙瘩。啊天怎么會這這樣好哦學弟呀真好學弟好乖啊啊美死姐姐了啊啊我哎呀哎呀啊安安學姐,舒服嗎阿賓問。舒服好舒服太舒服了啊哦賓我的英雄啊美死姐姐啊我愛你啊愛你啊學姐,我也好舒服阿賓又在他耳邊說:安安,你真美幾句話果然奏效,安安兒猛縮,夾得阿賓爽得不得了,巴更直更硬,她自己因而也被得更騷更浪。哦哦天我好舒服啊啊哦我好像好像要到了啊啊快點快點啊天好哥哥我的哥啊啊我要到了啊啊就在這緊要關頭,她們忽然聽到帳外的依以很奇怪的高音說:嗨學長,你來了接著聽到一個男聲問:依,看到安安嗎糟糕安安小聲說:我男朋友來了怎么辦阿賓停下來,他顯得很緊張。安安比他更緊張,不過緊張的是別的地方。她雙腳將阿賓勾得死死的,說:快動,不要離開我,我快來了阿賓立刻又抽送起來,安安咬著牙,不再放浪出聲,但是表情卻實在夠蕩的,她眼中蘊含著無數的言語,猛向阿賓放電。學姐在換衣服,你等一下,依說,還大聲向里面示警:學姐,學長來了,快一點安安當然知道要快一點,阿賓也正在拼命呢嗯嗯喲喲啊來了來了哥啊來了啊啊爽死了啊啊安安高潮了,阿賓再努力的送了幾回,讓她過足了癮,才抱著她讓她休喘一下。然后阿賓光著屁股坐在課桌上,看安安一一將內衣褲和外衣裙穿回,當安安打點好衣服,過來和阿賓再吻在一起,小手又去捉阿賓的陽具,它還硬得很,安安不免套了幾套,那陽具就跳動起來,她低下頭,依戀的看著棍,舍不得的吻在頭上,忽然一股浪水又排出來,她心一橫,撩起裙子跳上桌子坐著,手指勾開內褲褲腳,露出毛絨絨的戶說:好學弟,快,再來姐姐幾下阿賓沒想到她居然這樣欲求不滿,男朋友在外面還要賴著男人她,就提起巴,照著剛才的姿勢,順利的一而入,同時狠狠的起她來,管她叫不叫,她不怕他當然也不怕。哎呦哎啊好哥我好好哦天對對那里啊啊美死了快一點啊死我好了啊我的天我怎么這么浪啊啊我浪我騷啊我我啊啊我最騷了啊弟弟喜歡我這么騷嗎嗯喜歡干死你好不好好好我要我要啊啊男朋友怎么辦阿賓問。讓他等啊啊好舒服親哥哥啊我哎我又要又要來了啊我好愛你啊啊啊好好啊啊來了我來了啊啊你真好啊啊完蛋了哦安安聲音沉下去,內褲濕得不像樣,阿賓等她心情平復,才將巴抽出來,安安無力的站起來,又伏在阿賓身上不肯出去。快去,阿賓拍在她屁股上,說:人家在等呢安安抬起頭,期待的說:那你今天晚上到我們那里去好不好嗯阿賓遲疑著:我看看,你知道我有朋友來嘛晚一點也沒關系,好不好我們等你。安安說。阿賓只得答應,安安又吻他一次,才往帳外出去。姑,她男朋友看她出來,埋怨說:怎么這樣久不高興嗎她瞪他。不敢不敢他陪笑著:我們去吃午飯吧她們邊說邊走了,依看她們走遠,才回到帳棚里,她進到最里面,阿賓還是光著屁股坐在桌子上搖腳,她氣得一把打在巴上,罵說:你可爽了,讓我在外面提心吊膽阿賓將她摟過,說:真的對不起,來,讓我疼疼。少來了,還沒出火是嗎想在本姑娘身上發泄別作夢找你女朋友去她嘴上不饒人,手兒可是握起了巴,在頭上逗玩著。阿賓只管讓她說,手上將她的長裙翻起,伸到她私處掏著,剛才依自然也曾在外層偷窺了一下他和安安的戰局,所以褲底也不乾凈,阿賓問說:怎么樣夠不夠膽來一下可沒人替我們把風哦依吃吃的笑起來,說:荒郊野外都陪你作了,還怕這帆布帳嗎依自己轉身伏趴在課桌上,翹起屁股,阿賓掩垮裙子,將她的寶藍色內褲脫到腳踝,對著她圓圓的屁股,也沒什么好說的,上來向兒就是一刺,直抵洞底。嗯輕點依怪他。他剛經歷了安安,興致正高,哪里能輕點,馬上深深淺淺,放力的去干,幸好依也夠蕩的,不久就大量出汁,搖著屁股舒服起來。哦還是你好啊啊你真阿賓看著她美麗的粉臀,那白正揚起波波浪花,他不由得得更來勁,把桌子搖到吱吱直響。好阿賓啊妹妹爽死了啊好同學啊認識你真好啊啊好深啊啊只有你能到啊這么深啊啊好舒服啊啊我一定唉喲流個不停了啊啊果然她的水正從大腿往腳流,阿賓的頭每一拔出,就帶來一波洪峰,不久地上就出現了點點水跡。哥哥哥哥啊我我會死乖妹妹,我也要來了。阿賓說。啊壞哥哥和別人爽到最后啊才找我啊我啊一次不夠啊我不管啊我要多幾次嗯哦阿賓說:我答應了安安晚上去找你們,陪你到天亮,好嗎真的依說:好好這樣好那妹妹先讓你爽一爽啊啊她夾緊小,果然讓阿賓繃緊了神經,一下子就要完了。我要來了哦哥我也是啊啊我們比賽誰先到啊好不好啊啊哦我我我了嗯結果阿賓先到了,他一點一點的噴灑著,趁著巴還沒軟,他還是賣力的做最后的抽動。啊啊依連著也高潮:好阿賓好親親嗯嗯阿賓暢快的壓在她背上,她頑皮的翹起小腿,鎖住阿賓的腳彎,回頭和他淺吻,帳棚因為溫室效應十分暖和,加上滿滿的春意,成為倆人甜美的小世界,不管外面正急速的變著天,反正,那是外面人的事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